752 胡同里的穷翰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通讯是统治者有效的控制国家或者一个组织的有效工具.所以历代帝王都非常重视邮路的建设.无论是驿道还是驿馆都是一个帝国所必须的神经线和大动脉.

但是中古世界的通讯手段再快也就那样.哪怕是飞鸽甚至驯鹰传递信息.也不如电报线來的快捷.可是现在的亚洲电报线路网还沒有完全建成.消息的传递只能有限的借助电报的力量.

目前亚洲最长的电报线一条是琉球通向鹿儿岛的海上电缆.而另一条已经完成了80%就是上海到北京的线路.

目前上海到南京.到福州.到济南府都已经可以直通信息了.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济南府到北京的最后一段线路也将完工.

另外.长安、洛阳、郑州的线路也已经完成.最慢一个半月就能链接到主网络上.现在左宗棠的西征大军正在和甘陕一带进行战斗.以往大帅的一封军报要一个半月才能快马入京.现在有了电报线的帮助.最慢十五天也就可以抵达京师了.

虽然还有一些腐儒们在攻击电报线.而且还制造各种各样的迷信传言.但是朝廷已经切切实实的尝到了高科技的甜头.信息的通畅对紫禁城控制这个帝国实在是太有帮助了.

但是腐儒毕竟带着一股腐烂的臭气.他们的脑子也只能理解古书上所描述的三皇五帝.那些幻想的天堂.凡是圣人沒说过的东西.他们都认为是错的.

当然了.白花花的银子和铜钱是个例外.他们也不想一想.三皇五帝秦汉之前.铜就相当于金子.那时候朝廷发俸禄都是直接给布匹和粮食.能赏赐几块铜疙瘩都算是开天恩了.

而现在的大清朝呢.早已经实行了银本位.亮晶晶的银子成为了货币的主流.按说那些腐儒应该大声疾呼.鄙视白银啊.孔圣人可沒花过银子啊.

但是在这一点上.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谁会跟钱过不去嗯.

腐儒们不会攻击银子的.但是他们可以攻击其他一切他们看不懂的东西.比如说电报线.在那些传统儒生的眼中.电报线无非就是驱使鬼怪传递信息的天耳神通吧了.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人怎么能总跟鬼怪打交道呢.

你说不对.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上海发了一个信号.眨眼间济南府就收到了.那么细的一根铜线.里面如果不藏着鬼怪.那怎么可能做到呢.

你也甭跟他们讲电的原理.在他们的心中电这玩意就是鬼神玩的工具.凡人就不应该多碰.

从富庆年初开始推进电报线的建设只是.上书房、军机处这些传统的部门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攻击电报线建设的折子.一个个引经据典、吐沫横飞.这些折子摞在一起都能堆满三间大瓦房了.

清流汉臣当然知道朝廷已经铁了心要建设电报线.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些折子到最后一定是石沉大海.估计高层都沒有心情去看.

但是清流总要找点事情干.不然怎么能现实他们的存在呢.这些瞪眼挑毛病的腐儒们跟一个个好斗的公鸡一样.不炸起羽毛來.别人就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

折子越堆越多.朝廷依然是沉默不语.结果越沉默这群人还就越來劲.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攻击电报计划.人不就这样吗.见到怂人就搂不住火.看见软柿子就往死里捏.

但是他们谁都沒有想到.这次京师的户部之乱.那些撕掉债券.沒钱花的官员们.其实吃亏就吃亏在沒有电报线的保护上了.

因为整场阴谋.压根就不是肖乐天指定的.肖乐天至少还要三天才能得到京师的消息.整场混乱.其实都是丁掌柜还有春十三娘这两个人顺势而为罢了.

翰林冯辅.刚刚在烧锅铺里喝了半斤小酒.一大碗卤煮.花光了兜里最后的十多个铜板.晃晃悠悠的往家里走去.

半路上他看见有卖香甜的桂花糕的.摸摸最后的两枚铜钱.想了想六岁的闺女.苦笑着说道“反正已经都花光了.剩下这两个大钱又有什么用.花掉.花掉.财去人安乐啊……”

两个大钱只能买四小块桂花糕.在小贩鄙夷的目光中.喝的满身酒气的冯翰林钻进了驴肉胡同.往深处自家租的房子走去.

离开了热闹的主街.小胡同里漆黑一片.撕去了伪装的冯翰林不由得悲从心來.端在地上呜呜的哭出了声.

本來按照他的官位.今天能领到一百圆的债券.那可是一百圆啊.整整小一百两的银子.这些钱到手了.欠的租金还清不提.而且还能预付到春节后.

剩下的银子足够一家子吃喝用到春节了.而春节前怎么朝廷也得再看俸禄吧.这么一周转日子不就过起來了吗.

可是好恨啊.怎么就一时冲动把债券给撕了呢.虽说丁掌柜承诺未來给补上.可是这话听听就罢了.一个半月之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

就算真的给.可是这一个半月吃什么去.喝什么去.房东讨债怎么应付.还让媳妇厚着脸皮求情.我是个官啊……

就在他低泣的时候.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太后一看真是贤惠的媳妇和六岁的闺女.

“爹.您怎么哭了……您别哭了.我不要桂花糕吃了.娘说了最近家里钱紧.等过年了给我买冰糖葫芦去……”

听着奶声奶气的声音.冯辅心如刀绞.他还不如娶一个泼妇媳妇呢.至少媳妇一通骂他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传统的汉家媳妇就是这么贤惠.她伸手扶起自家的老爷“您擦擦脸.家里有客人等着您呢.这不是天塌地陷.好歹您还是个官身.这样的沟坎说过去也就过去了……”

冯翰林把那四小块桂花糕放到闺女手里“吃吧.爹早上答应你了给你买的……就是少了一点.少了一点……”

媳妇当时眼泪就流下來了.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哭声來.好半天才哽咽着说道“我是妇道人家.不知道大人们的事情.但是我至少知道小家过日子的事儿……这朝廷到底是怎么了.都已经揭不开锅了.总得想辙啊……”

这是第一次冯辅沒有呵斥媳妇对朝廷的唠叨.他一声长叹看见了站在自家门口的堵门的房东.长叹一声对媳妇和孩子说道“去隔壁王大娘家坐一会.待会我去找你们……”

注:今天第一更送上.一会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