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京师不眠夜/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辅.从五品翰林.座师翁同龢……按照国朝初期时候的俸禄标准算.年俸银80两.禄米80斛.后经过雍正爷增加养廉银制度.京官食双俸禄.这么算下來您一年到手白银也就160两.禄米160斛……”

“不够啊.真的是大大的不够.京城一桌中等的席面.就得十两纹银吧.官员之间的红白喜事往來随礼.出手也得十两二十两吧.您这点俸禄压根就不够人情往來的啊……”

“我之前打听过了.就您这刹三间房子.一年租金就要35两啊.真是京师居大不易.更何况这些年朝廷的俸禄一直都沒有足额发放过.好像最多的时候也就发了七成吧.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只发一半……”

丁掌柜就跟老熟人一样在一点点的给冯翰林算账.沒想到冯翰林家的所有情况.甚至连老家有几亩薄田都已经探察清楚了.

这时候的冯翰林就跟沒穿衣服一样.所有底细都被摸的清清楚楚.不仅如此丁掌柜就连媳妇娘家的情况也都摸清楚了.

“贵妇人.娘家算是小有资产的地主了.这些年非但得不到你的照顾.反而每年都要给闺女接济个三四十两.要不然您这日子可真过不下去了……”

这些话就跟一把把的尖刀一样往冯翰林的心窝里面扎.最后他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大吼一声“够了.你今天來我家就是为了羞辱我吗.别以为你借给我钱了.你就可以羞辱我……我我我.”

冯辅眼珠子滴溜溜的來回乱转.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结果言辞如刀的小丁冷笑道“找什么呢.找媳妇的首饰.准备当当.我可告诉你.这么晚了当铺都关门了……”

呜的一声.窗外一个人影哭着离开了.这时候他俩才知道冯翰林的媳妇一直在阴影里面偷听.

哭声如同一把重锤一样砸在冯辅的心上.刚刚积攒起來的怒火顿时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

客厅里顿时陷入了沉默.丁掌柜给了他充分的思考时间直到最后冯辅一声长叹“有话明说.就不要拐弯抹角了……”

“呵呵.痛快痛快……”丁掌柜突然从袖子里透出一把牙骨的小算盘出來.噼里啪啦的打起來“您一年房租是35两.我给您算40两.一年红白喜事官场往來我按照三品高官的标准算.450两也就足够了……”

“家里怎么也得添一名老家人看大门吧.后边再來个厨娘.小姐总得有个丫鬟.我按照四个标准算.一年也得一百两银子养他们……”

“还有老家这些年为了大人您受苦受累的.每年您怎么也得准备三十两的现银或者东西去贴补贴补吧……还有这官服也旧了总得置办几套……”

丁掌柜小算盘打的冯辅眼睛都花了.等到最后把冬天的柴炭钱和笔墨纸砚的钱都算好之后.他双手一拍“得了……一年要是按照这个标准算.一共得960两纹银啊.我算您一个整数.一千两怎么样.一千两那就是……我算算啊……一共算您1300块龙纹银币.”

说话间丁掌柜就从袖口里掏出一沓子崭新的债券出來.数出十三张放在了冯辅冯翰林的面前“大人啊.您数一数.回头少了我可不补啊……”

“你……”冯辅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想喊又不敢.最后还是低声的说道“你好大的胆子.你敢收买朝廷官员.你不要命了吗……”

“要啊.怎么能不要命呢……我就是因为太惜命了.所以才要花钱买平安啊.这银子您好好拿着.我又不让您造反.您怕什么呢.”

“这是肖乐天的毒计对不对.好一招釜底抽薪啊.就这么把朝廷的官员都腐蚀干了.”

“呵呵.您可别这么说.丞相大人可是帝师.难道这帝师还能造反不成.去年我家丞相都把四九城给打下來了不也沒造反吗.还不是好好把四九城大扫除一下.然后扭头又离开了……”

“可是你们拐走了陛下.”冯辅愤怒的吼道.

“哎呦……你这可就不讲理了.什么叫拐走啊.那是陛下下旨好不好.再说了.陛下游学这多半年里.个子也高了.身体也强壮了.学问见识都大涨啊.甚至这次四百万两的救难银子.也是咱们的陛下给筹集的.你还真以为是丞相白给的啊……”

“多好啊.一名圣君这就起來了……可是圣君也得有忠臣扶持啊.您还真以为这个朝廷上下都跟皇帝一条心.”

丁掌柜就跟一条毒蛇一样步步紧逼.用巧妙的言语陷阱把冯辅给逼到了角落里.他知道只要冯辅那到这第一笔钱.以后就会对银行的政治献金产生依赖性.从今往后再也无法自拔.

“冯大人啊.您是清高.可是您清高也不能不顾皇上啊……这钱就算皇上赏赐你的.以后好好效忠皇上不就行了吗.要知道我们丞相也是大大的忠臣啊……”

“來來來.您收好了……点一点数目.哦不愿意点啊.那也无所谓.您在这里签个字.回头我好拿给陛下下账啊……”

“哈哈哈.这就对了.从今往后您要记住了.朝廷户部给您的俸禄一年就是银子160两.禄米160斛……而与此同时.咱们的同治帝陛下.暗中还要给您一年发1300圆的龙纹银币……”

“以后效忠谁.就不用我这个买卖人多说了吧.您就记住了.以后陛下的提议.您应该怎么办……哈哈哈.”

毒蛇终于绞在了冯翰林的脖颈上.当他亲手签字之后.他的命运已经再也不由他自己做主了.

这时候门外砰砰砰传來几声清脆的响声“老爷.我准备了几样小菜.您和贵客喝一杯吧……”

“哎呀哎呀.打扰嫂夫人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得了.刚刚还贵妇人呢.结果现在就成嫂夫人了.这生意人可真会顺杆爬啊.

冯辅现在就跟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一样.他心里只有一句话在來回的重复“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京师一夜.乐天银行和洋行的掌柜们.情报局的秘密官员们.开始四处出击.对那些撕债券的京官们拉拢收买.

春十三娘则根据每一名官员的脾气秉性制定计划.让他们明确的感觉到金钱的压力.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大清的京官体系在那一夜就被挖了墙角.

从那天开始.清流这个原本很独立很团结的群体.再也不复当年的样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