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 腊八节/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腊月初八.又称腊八节.这一天是必须要吃腊八粥的.传说中腊八粥的起源是因为一对不知道节俭和勤劳的夫妻.在腊八这天家无余粮.只能用八种豆子熬在一起充饥.

后來人们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好逸恶劳免得到头來过年都要饿死的悲惨结局.所以家家户户都在腊八这一天熬这种杂粮粥.以示纪念.

传说当然就是传说.腊八的起源现在只剩下猜测.但是节日的习俗可是流传了下來.而腊八粥的制作方式也已经不再是难吃的杂粮了.而是一种精致的享受.

北京是旗人文化的发源地.而旗人不事生产有铁杆庄稼可以吃.二百多年又有钱又有闲的时间足以让这些闲人们养出各种各样讲究的习惯.

就说这吃腊八粥吧.旗人家熬的那是最最讲究也是最复杂的.白米里面掺杂的果品有红枣、莲子、核桃、栗子、杏仁、松仁、桂圆、榛子、葡萄、白果、菱角、青丝、玫瑰、红豆、花生……总计不下二十种.

从腊月初七的晚上.人们就开始忙碌.泡米、摘豆、去核、剥皮……然后小火慢慢熬.一熬就是一宿.等到腊八早上一碗香浓的腊八粥就算大功告成了.撒上一勺糖.讲究人家熬的是冰糖.最好还得是琉球产的最纯净的冰糖.

天知道琉球人是怎么生产的.那冰糖块一个个晶莹剔透就跟水晶一样.

如果你认为这就是最讲究的吃法了.那是绝对错误的.真正富贵人家比如说皇宫还有王府.人家吃的干果都是要经过雕刻的.

核桃、花生、榛子、干杏仁之类的要雕刻成动植物最不济还要刻上点花纹.如果条件允许还要制作果狮.就是用几种干果经过雕刻.再用糖浆沾在一起弄成一个小狮子的样子.

等你吃八宝粥的时候.一只小狮子就立在你的碗里了.又好吃又好看.这就是闲的蛋疼的最典型例子.

今年四九城的节日气氛要远超往年.因为乐天洋行和户部达成的协议.让纸质债券进入了流通领域.大量的官员和八旗子弟都得到了不少的欠款.这让素了很久的人们一下子就爆发出了强大的购买力.

光吃腊八粥怎么算过节.家家户户都得弄点鸡鸭鱼肉.肥肉肘子才算过节.反正手里的债券还能花.不赶紧变成东西万一那一天不能用了.岂不是亏死了.

这不是一家两家的想法.整个四九城都有这样的担忧.因为所有闲汉们都知道朝廷又跟肖乐天执拗起來了.

腊八早上.闲汉们在家喝完腊八粥.吃了一碟子扣肉.挺着油汪汪的嘴就去泡茶馆了.一进茶馆张嘴就开始嚷嚷“小二啊……给爷泡一壶俨的來……他娘的我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大清早都就炖肉.不知道爷我这两天想清肠胃.”

这个刚说完.又一个位拎着鸟笼子的八旗大爷挑帘子走了进來“小二……把我的黄莺挂起來……给爷我來壶铁观音.俨着点……去去油腻.这一大早又是甜的又是油的.谁受的了啊……”

这群闲的蛋疼的八旗大爷们.非得用这种方式把今天早上吃了什么给显呗出來.老泡茶馆的人谁还不知道这群人肚子里有二两香油啊.也不点破笑着拱手说道.

“丁三爷早啊.您老吉祥……”

“哎呦……马二爷好啊.你也吉祥……”

“你家老爷子好.”

“好……您家老太太好.”

“好好……您家夫人好.”

“都好.都好……您家小姐公子好.”

“托福.全都好着呢……您一大家子都好……”

……

这就是典型的老北京请安的套路.不把你家所有人都说一遍那就不算完.而且打千也有讲究.不是打打马蹄袖.一手落地屈膝就完了.您得碰肩膀.

就跟西洋人的贴面礼一样.两人打千的同时右肩膀尖得往一起凑.最好是碰一下这才是好兄弟好哥们的打千方式.虽然啰嗦但是体面不是.

真正茶馆小二那得有眼色.不能客人刚要完茶就上.您得瞅着让他们把这一套礼节都行完了再上茶.不然到时候凉了算谁的.

柜台上算账的掌柜撇嘴一笑心说这都是闲的.托了人家肖乐天的福.一下子多给补了不老少的银子.这下一个个都有精神施老礼儿了.以前闹长毛那几年旗饷一下子扣了七成去.杂合面窝头都吃不饱了.还有闲钱喝俨茶.

要是再往前面捯.英法打进北京城的时候.旗饷都停了.想喝白开水都沒钱买柴火去.那时候还打千.饿的你都下不了炕.

掌柜的吧嗒一声拨拉完最后一枚算盘子.然后笑着对二位爷说“丁三爷、马二爷哎……二位就别客套了.赶紧上座喝着……我给您摆上棋盘杀两局怎么样.哎呦.二爷您这一对狮子头可不得了.红如玛瑙.润如玉啊……您得让我开开眼.”

茶馆就这德行.大家伙说话就得捧着说.要把客气发挥到极点.一通臭捧之后才能谈正经事呢.

“哎呦二位爷啊.您们吃铁杆庄稼的就是好.核桃、扳指、笼中鸟……大碗茶烂肉面都不当回事了.一大清早就吃扣肉.这真是上辈子修來的福气啊……”

“不过.您二位神通广大.大清国地界儿里的事儿就沒有瞒得过您们的……您透露透露呗.这乐天洋行发行的债券.到底还能不能要啊.怎么好好的又跟朝廷执拗起來了.您说这二年人们气性怎么就这么大呢……”

要不说旗人就得捧着说.您就得给他架梯子.先让他往上爬.嗖嗖嗖都到旗杆上了.您再撤梯子.刚刚吃了那么多的奉承话.这时候他想下也下不來了.

其实朝廷好多机密就是这么泄露出去的.闲人多是非.正因为他们闲的蛋疼.才会特别在乎别人的奉承.有时候拿着朝廷的机密往外说.也不一定就是为了钱.有时候就是为了一个面子.

丁三爷和马二爷就这么被架在旗杆上了.两人笑着故作神秘的摆了摆手“出我嘴.入你耳.可别到外头说去啊.这也就是咱们几十年的老交情了.要是别人想都甭想知道……”

注:今天只有两更了……昨天订阅掉的厉害.这几天都在十块钱左右.可是昨天怎么就掉到十块以下了.大家别吓唬心净行不.

來17k小说网看大清隐龙.这是唯一一个能帮到心净的地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