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君王多横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球丞相府的后花园.肖乐天和王怀远坐在一起捧着酒杯赏残月.巨大的玻璃窗挡住了深夜的寒气.几碟小菜一坛花雕两人喝的正酣.

“昨天翁大人來找我了.拐弯抹角的说了很多.但是意思我听懂了.希望中情局跟他情报共享……”

“哦.老翁也看出不对劲了……也是啊.他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來.也就白顶着名臣的帽子了.”

肖乐天眺望着琉球礼部会馆的方向.他知道今晚老翁就要和小皇帝摊牌了.那个残酷到绝情的肮脏朝廷真相.就要展示在载淳的面前.现在就看他的心灵够不够强大了.

“载淳啊.你可知道皇帝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危的一个群体.非正常死亡率高的吓人.历朝历代都有死的不明不白的君主.”

“在权力面前.人命根本无足轻重.或许是一场暴病.或许是一枚红丸.或许是一群榨干你精血的美女……杀人的方式多种多样.很多都是无法躲避的.”

“权力这东西.从來都不是别人能够给予的.都是自己抢來的.哪怕你继承的是你父亲的皇位.你也得下手抢……跟文官武将们抢.跟异族外敌们抢.载淳啊.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王怀远长叹一声“以前沒搞情报工作.我还以为当皇帝是天下最大的美差呢.现在看看真不是人干的活啊.”

“哈哈.不是人干的难道还是畜生干的.老百姓都认为当皇帝是天下第一美差.吃好的喝好的.美女多的数不清.擦屁股都用黄绸缎……”

“对对对.我以前还以为皇帝都生吃人参呢.而且天天都能吃到炸油条.香死了.”万怀远捻起一片猪耳朵丢在嘴里“后來.我在宫里的暗线给我汇报情报.我才知道皇帝就连一口顺心的饭都吃不到……”

“您知道吗.紫禁城里的饭菜就是一个好看.其实都是温火膳.御膳房做出的饭菜怕凉了.就会不断的用温汤锅來加温.到最后什么美味都沒有了……而且皇帝还得吃太监的口水.每道菜都要太监尝过毒才行.想想我就恶心.”

“大人啊.您一直都说自己永远不当帝王.是不是也怕吃太监的口水啊.”

肖乐天干呕了一下.吃了一块凤梨压了压嗓子“我要是当皇帝了.先把太监这个制度给废除掉.太泯灭人性了……”

“当皇帝有个屁的好啊.站在风口浪尖上提别人背黑锅.有个天灾人祸的还得罪己诏.多少人都是躲在皇帝这面大旗下享福.然后责任都推给皇帝.”

“就说明末的那几代帝王吧.难道大明江山灭亡都是皇帝的责任.那些大臣全是无辜的.很明显是扯淡啊.可是他们就能躲在皇帝的背后.把大部分的责任都给推卸掉.最后崇祯煤山上吊死.算是把所有的黑锅都带走了……”

“载淳可怜哦.当皇帝是他的宿命.逃不掉的宿命……”

肖乐天突然沉默了.他回想起前世同治帝的死亡野史.心中突然闪过一股惊悚的味道.同治在亲政之后.曾经和奕?还有很多八旗贵胄发生过冲突.难道他是被谋杀.

很有可能啊.那些人完全可以收买太监.然后利用同治帝年轻人贪花好色的毛病.故意引诱他离开紫禁城去眠花卧柳.

暗中找几个有病的女人一点都不难.在19世纪.又沒有艾滋病.普通花柳病的致死率并不高.无非就是折磨人罢了.

同治帝死的蹊跷啊.绝对的蹊跷.

“现在我有点明白翁同龢的计划了……”肖乐天喝了一口花雕酒“我感觉翁同龢还有其他师傅.对载淳的所有教育科目.都是有人监控的.简单的说.是有那么一批人或者一个势力.希望他们教育出一个迂腐的皇帝.”

“沒错.那群人不希望翁同龢教出一个明君圣君.或者说强势君主.因为那是跟他们的利益有冲突的.所以翁同龢一直在装糊涂.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腐儒.他跟王师正等人完全不一样……”

“那群人是真傻.而翁同龢一直在装傻.在保护载淳.”肖乐天站起來在屋子里來回打转“局势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满清内部的权力争夺已经残酷到这种地步了.”

王怀远点了点头“恐怕是的.满清自古就有内斗的习惯.当年康熙年迈的时候.几个儿子还争來抢去呢.雍正为了保护乾隆不惜处死自己的一个儿子.乾隆传位给嘉庆更是用的禅让……”

“到辛酉宫变之后.其实满人的中央集权已经被打破了.地方督抚、满清权贵已经瓜分了整个帝国的所有权利.从同治帝登基的那一刻起.那些人就沒想过要把权利交还给陛下.”

“直到丞相带走了小皇帝出国游学.而且陛下还开始组建自己的天子亲军.这都触动了那些人的底线.所有有的人已经疯了.是被丞相你给逼疯的……”

王怀远冷笑着说道“所以他们要练兵.要偷印债券.无非就是希望自己手里有一支军队和一笔财富.最后用來跟咱们对抗.您瞅着吧债券印刷十年内肯定会出大乱.只要那些人感觉自己翅膀硬了.就绝对会闹事.”

肖乐天挠了挠头“十年之内啊.够了.时间已经够了.十年足够我们初步工业化并组建一支现代化的海军了.至于国内的争权夺利.我另有安排.”

王怀远对肖乐天的战略领悟极深.所以沒有继续深问“那么同治帝呢.丞相有什么安排.”

肖乐天长叹一声“我不想逼他.未來人生的路怎么走就靠他自己选择了……如果他选择了安稳.那就送他会北京吧.让他当一个傀儡皇帝.有我们侧面帮一把.我想生命安全还是沒问題的.”

“如果他想闯一闯.想当一名真正的帝王……那我就带他去欧洲.去北美.去看遍这个世界.选择权永远都在他的手上.”

不知不觉之间.肖乐天和载淳已经不是简单的政客联盟了.两人一年多的接触.渐渐有了一种类似于父子一样的复杂情感.

载淳缺失的父爱在肖乐天这里找到了.而肖乐天也乐于看着载淳一点点的成长起來.也许这就是善缘吧.

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书友群变成红包群了.你们真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