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 江南裹脚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教九流之地.就是信息最复杂的地方.中情局金陵分部设立在这里真是高妙.一座揽月楼红尘脂粉堆里面.谁都沒想到居然别有洞天.

“大爷.您第一次來吧……我么揽月楼上.月娥、月兔、月姬、月晕……都是鼎鼎有名的头牌.我给您们开地字二号客房……”

老鸨子非常专业.一眼就看出这群人都是富商.今天有举人大爷包下了二楼天子号包房.现在也只能安排他们住在楼下了.不过地子号房对于这群商人來说也足够配身份的了.

风韵犹存的老鸨子搀着易容的肖乐天.鼓鼓的胸脯一个劲的蹭.当她刚刚进房的时候突然低声说道“最近街面上鞑子狗太多.雾姐最近出手够狠的.连宰了金陵两名举人……还抄了扬州一名盐商的外宅.弄死了四条人命……”

“这几天缠脚鬼的名号.已经传遍了金陵.就连京师也都震动了……”

肖乐天沒想到雾姐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就为了在他们秘密出访的时候分朝廷的注意力“先不要说了.安排酒菜我们简单吃一点.然后从密道走……”

包房里的酒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几名头牌之前听妈妈说过这几位客人身份贵重.丝毫不敢怠慢.一进屋子就香风一阵扑了过去.就连载淳都沒放过被女人搂在怀里.脑袋硬往胸脯上塞.

肖乐天一看眉头一皱“都安分一点.你们随便找个曲子唱唱.然后上两瓶葡萄酒.不要烈酒……跟我讲讲什么是裹脚鬼.”

丞相发话自然有不怒自威的气场.几名女人不敢放肆了.叫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在屋子里咿咿呀呀的唱曲.然后赶紧给贵客倒酒.

“爷算问对了人了.这裹脚鬼的故事.还就是跟我们女人有关系.满金陵城也就我们这里能打探到最新的消息……您瞅瞅外面差役四出的.就连曾大帅这段时间搞的严打.估计都跟这件事有关……”

金陵城靠近夫子庙有一位江举人.也是平灭长毛后趁着城里房价便宜.现从乡下搬上來的.这老冬烘一辈子沒见过什么世面.來到这六朝金粉之地.一下子就找不到北了.

大乱之后百废凋零.物价混乱.粮食布匹盐巴等生活必需品都非常昂贵.可是地产、珠宝甚至女人等奢侈品却价格暴跌.

那时候手里有个十两银子就能在秦淮河畔找头牌包夜了.也就是那一年江举人玩女人上了瘾.这秦淮河畔的女人伺候男人都是有专业水准的.跟他家里的黄脸婆和干瘦妾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但是后來经济复苏.物价开始稳定.当金陵城人气越來越旺之后.江举人那点钱也就不够看了.十两银子无非就是在楼里喝顿酒.估计连摸摸手都不让.

“后來.听别的楼的姐妹说.那个老臭不要脸的.沒钱逛秦淮河了.就花钱从他们乡下老家买了十好几个年轻的小丫头.关在一个外宅里说是要**……”

“呸……造孽啊.那些小丫头最小的才七八岁.那老东西居然下的去手.禽兽不如……”

肖乐天阴沉着脸.心情很不好.他当然知道什么是**了.裹小脚是免不了的.各种淫戏也不会少.扬州瘦马命运有多悲惨他很清楚.

“结果半个月前.报应就來了……那个江秀才在外宅折腾了一宿.结果第二天丫鬟叫门却怎么也开不开了.你猜怎么着.那老家伙居然七窍流血死了.”

“哎呦.那叫一个惨啊.口鼻耳朵都往外渗血.最恐怖的居然是他的脚.竟然被彻底的掰碎了.然后用裹脚布给缠成了三寸金莲的样子……”

酒桌上的几名头牌满眼都是八卦的火光“衙门派人來.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好死的.仔细调查了一下房间.发现门窗都是从内部锁好的.房顶的瓦片也沒有破坏的痕迹.也就是说凶手作案后根本就沒法离开这间房子……”

“这就是个无解的悬案.凶手如果是人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除了鬼之外还能有谁.”

女人们乱糟糟的你一言我一语.虽然乱但是至少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明白了.江举人是因为虐待女人而遭到了报应.而金陵城另一位年轻的举人则是因为跟父亲的小妾偷情.后來事情败露.又把那个女人毒杀.

结果同样也遭到了缠足鬼的报应.死法极惨但是无一例外的是脚骨被掰碎然后用裹脚布层层包裹.裹成了三寸金莲的花样.

肖乐天低头看了看几位头牌桌子下的小脚.脑补了一下三寸金莲的样子.差一点就吐了出去.赶紧喝两口酒压一压.

载淳受到肖乐天的教育.也对裹脚这件事深恶痛绝.小皇帝的审美观跟他师傅极其靠拢.女人就得健康为美.一切泯灭人性的扭曲审美观都是犯罪.

肖乐天心中暗叹.这个雾隐小鬼真是个天生的变态.让你行侠义道你居然玩起了阴司恶鬼报应的游戏.不过肖乐天承认.对于中国人來说.阴司恶鬼报应绝对比所谓的女侠复仇更能震撼人心.

这仅仅是一个开头.等到雾隐小鬼他们把这一套游戏玩的越來越纯熟之后.真正干掉几个三品以上的大员.相信裹脚鬼必将成为这个时代.极具特色的一个历史印记.

这时候老鸨子突然从门外笑着走了进來“诸位大人.那些鞑子狗可算是走了.您跟我來……”就在包房内.绕过屏风就是一间卧室.雕花大床旁边是一架高大的花梨木衣柜.只见老鸨子掀开里面的暗格.一条密道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走在密道里.两边都是粉墙.肖乐天把耳朵贴在对面的墙壁上.却听见了有节奏的撞击声和女人的叫声.他这才知道密道其实就是两栋青楼之间的夹缝之地.只不过用巧妙的建筑手法给隐藏起來了.

老鸨子关上大衣柜们.扭头冷笑着对那四位头牌说道“今天这件事.都给我烂到肚子里去.谁敢透露半个字.信不信姑奶奶我就是裹脚鬼.”

几名头牌吓的瑟瑟发抖“妈妈息怒.女儿们不敢造次.”

“很好.一人十两金子.也别说妈妈小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