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 同治帝的政治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帅是不是觉得朕已经疯了.在这里口出狂言.不……我只不过是说出了你们心中敢想但是不敢说的话……仅此而已.”

悲愤而又成熟的语气和载淳那稚嫩的面容配合在一起.如果让肖乐天看绝对会笑喷了.但是在古代人的眼里.早慧可是一种吉兆.

儒家自古就推崇早慧.君不见神童的故事流传了几千年.但是伤仲永的故事只有一个.在中国的文化体系里.早熟不是过错而是值得大力宣扬的吉兆.

肖乐天觉得同治帝才12岁说这些大人话感觉很好笑.但是别忘了载淳亲政的年龄就是16岁.因为当年的康熙爷就是16岁亲政的.前有车后有辙.这也是规矩.

所以年纪轻轻的载淳就已经背负上了他这个年纪所不该有的压抑和沉重.在后世小学五六年级的孩子.但是在这个时代却已经开始灌输阴暗的政治学了.

自古君王多变态.跟他们童年时候的教育也有关系.本來应该是玩乐的年纪.却要天天听政.哪里发生叛乱了.哪里出现屠城了.今天瘟疫死了多少人.明天战乱又死了多少……

别说孩子了.就算成年人老是接触这些事情.精神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说自古能成气候的帝王无一不是神经极度坚韧的.

现在的载淳在曾国藩兄弟二人的眼里已经有了几分明君的样子.因为小皇帝已经清楚明确的把湘军现在所存在的一切问題都摆在明面上了.

“朕知道你们有后顾之忧.祸乱半壁江山十多年的长毛之乱.几乎就是湘军独自平定下來的.到现在为止湘军五十万精锐虎踞江南.朝廷里面一些人早就已经坐卧不宁了……”

“大帅应该知道.调您当直隶总督的旨意今年必到.你也不用看我.我知道您们在京师都有自己的眼线.这种事情瞒不了您……”

“左宗棠带兵西征.曾大帅北上任职.然后江南暖风再吹软了湘军的骨头.最后朝廷还会在湘军体系内.扶持出一个分而划之者.这个人是谁.左季高还是李少荃.我想也就是他们两个中任选其一吧……”

“最后湘军的下场是什么.悍卒要么战死在边疆.要么改头换面成为另一只军队的中间力量.最后剩下的则在乡间慢慢老去.江南是个养老的好地方啊.”

“朕今天说的都是实话.也请二位大帅不要跟我藏私.湘军的命运朝廷早已经安排好了.沒什么好果子吃.起于湘最后也回归于湘……朕不是想激怒你们.朕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道理.你们的下场不怎样.我爱新觉罗载淳.未來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曾国藩和曾国荃已经吓的汗出如浆.他们沒想到载淳居然能如此摊牌.如果对方不是皇帝的话.估计就得叫人砍死他.

曾国荃连着冲窗外打响指.每一次发信号老鹰都带人把警戒圈扩大一点.最后以书房为中心.半径五十米的范围里就连一只耗子都沒有了.

载淳悲戚的说道“我的下场还不如二位大帅呢.您们至少有湘军护住.有全天下的汉人保着.最后得一个善终总是沒问題的.哪怕朝廷就是做个样子.也会保你们后代富贵.”

“可是朕呢.朕已经看明白了.我的下场就是一个暴死于京.”

一句话吓得两个老头全跪下了“陛下不可如此妄言啊.请陛下收回这句话……”

“妄言.呸……国朝二百年.紫禁城里的腥风血雨还少吗.”载淳此刻就跟愤怒的小老虎一样.

“从世祖开始.哪一代帝王不是踩着尸山血海登基的.顺治朝有权臣多尔衮.康熙朝有鳌拜和三藩.雍正爷是从九龙夺嫡里杀出來的.就连乾隆爷都废掉了一个亲哥哥.”

“还是高皇帝英明啊.弄了一个禅让.这才让嘉庆登基平稳顺利.后面这几代也算是消停了不少.可是又出來个西夷和长毛之乱.弄的大清风雨飘摇……”

“时至今日.朝廷的权威已经跌入谷底.权力分散于各个派系.所谓的皇帝九五之尊已经只是一个摆设了.我载淳要么坐在椅子上当一头混吃等死的猪.要么就是振作起來跟他们斗.最后來一个暴毙让他们把我阴死……”

说道这里载淳起身对两名大帅一躬身“求二位大帅救我.您就当我是您们的子侄辈.拉我一把吧.”

曾国藩双腿的力气一下子被抽干了.他想搀扶皇帝可是沒想到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一屁股就坐回到椅子上了“老九……快快快.扶陛下起身……何至于此啊.何至于此.”

载淳也豁出去了“天下最难舍弃的就是权势.夺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更别说是执掌亿万人生死的大权了.他们怎么可能放手.说白了.朝廷现在就不需要一名强势、有担当、有能力的皇帝.我载淳表现的越出色越强势.我离死也就越近.”

“皇宫里杀人.还用刀吗.”载淳咬着后槽牙说道.

九帅明显比曾国藩胆子大很多.他双臂用力扶起了载淳.在擦身的那一刹那九帅居然在小皇帝耳边幽幽的说道“陛下.就不害怕.我们哥俩也造反吗.”

载淳眼睛一亮.心说师傅说的果然沒错.想让老狐狸上钩.就得下猛药.舍不得媳妇儿套不到色狼……

隔着两个街区的中情局秘密基地里.肖乐天已经有些半醉了.身边伺候他的只有龙爷和二毛两个人.推开窗户二月的江南夜风还是挺凉的.肖乐天深呼吸一口沒有雾霾的新鲜空气.仅有的一点睡意也消失不见了.

“载淳估计已经开始摊牌了吧.我沒想到他真的会做出如此的决定.其实他不应该这么急躁.再晚一年从欧洲回來之后再摊牌应该效果更好……”

二毛给肖乐天倒了一杯酒“干爹的主意自然是好的.不过陛下是真害怕了.从朝廷吃相难看的抢夺债券印刷配方那一刻起.陛下就知道满清里的守旧派们开始备战了.”

“更何况干爹您一直跟他灌输.君王多横死的道理.历史上所有短命鬼皇帝.在您的嘴里都成了有阴谋的代名词了.您说他能不害怕吗.”

“哈哈……怪我喽.”肖乐天摇了摇头“心中有恐惧.这是一件好事啊.只有心中永远有不安全感.人才有进取心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