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 新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梓建他们的遭遇不是孤立的.在琉球官方和民间强大的助力下.一场拯救天国老兵的行动正在进行之中.

棉兰、狮城、雅加达、三宝颜、泗水、马尼拉……凡是华人聚集的地方都出现了两三人一组的琉球军官.他们打着太平天国和肖乐天的认旗.出现的殖民官员面前.就一句话我们要挑华工.尤其是那些打过仗的雇佣华工.

琉球在东南亚各地区都有使馆或办事处.对地方华商之间的沟通非常频繁.而那些沒有官方机构的偏远城市.乐天洋行和银行的分部也都承担起了协调人的职责.

东海肖丞相曾经说过.身处国门之外.华人有义务帮助华人.这种帮助并不是直接给予金钱.而是在行政和法律方面提供各种各样的支持.

这个时代正是因为有了肖乐天.东南亚的华人们虽然还有苦难.还在受到欺压但是相比前世那个苦难的时代.已经好的多了.

沒人敢阻拦琉球军官们的行动.甚至英国、法国、荷兰的殖民官员也乐见这些不稳定分子被肖乐天召走.

原因很简单.这些天国老兵太难对付了.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暴动.彪悍的老兵根本就不是土著猴子们能对付的.每一次发生暴动都需要殖民军队出面救火.

现在肖乐天能把他们中的精锐和骨干力量带走.那真是巴不得呢.更何况人家琉球还给钱.又不是强迫你.撕毁你的雇佣合同.

什么.你土著橡胶园主不同意.你说琉球给的钱少.哈哈.那你就自己跟那些华人讨价还价去吧.

人家琉球也不欺负你.只让乐天洋行和银行出面.就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橡胶园、锡矿、农庄里的所有产出.都卖不出去.更别想从任何一家银行贷到钱.

无数农场主和矿场老板都是哭着送上的合约.那都是多棒的劳工啊.当年买的时候才花了一个银币.就能压榨到死.两年下來哪个沒给老板赚了好几千银币啊.可是现在却被肖乐天生生的给抢走了.

“肖乐天.你不得好死……”无数土著商人们冲着北方怒吼.当然只是用他们的土著语言还得在背人的地方.

一捆捆的契约合同被丢到了火堆里面.夜色中的海滩无数琉球赶來的大学生们抱着墨水瓶把桌子放在沙滩上.开始点灯工作.

“那个大个子……对说你呢.过來帮忙.怎么一点眼力价都沒有.沒看我一个人忙不过來吗.把矿灯调亮了……”

一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岁的学生很不客气的冲着马梓建还有罗狗喊叫.出人意料的是这两个暴动执行者.杀的土著猴子人头滚滚的天国老兵.却一点气都不生.老老实实的过來帮忙了.

这才是读书人呢.两个值钱的琉璃片子架在鼻子上.那叫做眼镜.真正有学问的人不要看年龄.就得看着两个琉璃片子.越厚学问也就越深.

罗狗可是挺铁将军说的.将军说的话一定错不了.

马梓建看着学生用洋人墨水笔写出一行行清秀的字迹.他就羡慕的两眼直放光.多好啊.那琉球简直就是天堂.

在马梓建的心中.吃糠咽菜无所谓.干活累死无所谓.雇主骂两句也无所谓.只要活的地方太平.那就是天堂.

怎么才能看一个地方是不是太平啊.不是说沒有战争.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打仗的地方吗.看一个地方太平不天平.就看读书人多不多.要是家家都能供养的起大学生.那地方一定是顶顶太平的了.

乱世里面人们都学武去了.哪里有人会学文呢.如果自己的兄弟沒让清妖杀了.估计也就是这么大.我这长兄就是父亲.绝对不让他练武去.太苦了.我兄弟就得读书.将來也像这个大学生一样.用洋人墨水笔写出一行行清秀的字出來.

海风卷起了沙.吹的马梓建眼眶红肿不堪.

“姓名.”大学生问面前的一名铁塔大汉.

“我……我叫驹子……”明明是个战场上的万人敌.可是让这十几岁的大学生问的脑门都见汗了.

“什么.橘子.你怎么会叫橘子呢.吃的那种酸甜橘子.”四眼大学生不解的问道.

“不不不……不是吃的橘子.是马驹子……”驹子急的都结巴了.

四眼有点懵了.沒想明白到底什么是马驹子.江南口音多.很多他也闹不明白.这时候马梓建低声说道“就是小马的意思.农家都有给孩子起贱命的习惯.好养活.驹子的意思就是小马驹子.意思跟小马一样活的健康欢蹦乱跳的……”

“就就就……就是这个意思啊.”驹子急的这一头大汗.

不急不行啊.沙滩上一共就三名大学生.他们手上的羊皮纸卷一式两份.他们往上填写的就是未來这些老兵的身份信息.就是户籍.

一份老兵们会带在身上随身携带.一份要存到琉球户部的.从今往后他们就是双重国籍的人了.琉球、智利都承认他们的国民身份.这可是后半辈子的指望.这张纸可以建祠堂的.

四眼挠了挠头“怎么沒个大名啊.你不得三十多了.”

“回……回大学生的话.沒等俺们村那个冬烘秀才给起大名呢.清妖就把村子给屠了.一百多户人家……就就就.就逃出十几个人來……谁还管我们的死活啊.”

四眼一听心就软了.都是苦命的人啊长叹一声“看你这样的也是沒了亲人的.就你自己怎么起宗祠啊.”

哇的一声马驹子痛哭流涕“沒了.俺祖宗都沒了.祠堂烧了.我连个大名都沒有.就知道自己姓马.其他都不知道……我死俺这一族就算绝了.呜呜呜……”

三十多岁的人哭的跟个孩子一样.后面的老兵一个个也哭声震天.中国人沒有不敬祖宗的.宗族就是人们心中的根.

四眼抹了一把眼里“行了.都别哭了.沒有了宗祠你再建一个不就完了吗.你爹妈的名字还有爷奶的名字都知道吗.”

“知道……”马驹赶紧把自己爹妈爷奶的名字告诉了四眼.户籍纸上就多了一行行的墨水字迹.

“驹子这个名字不好听.也不是大名啊.马驹子.形容马的褒义词就是神骏.要不你以后就叫马骏吧……正好这是重新给你们上户籍.新名字以后也是人生新的开始啊.”

马梓建上去给驹子一个嘴巴子“臭小子有福气了.你可算有福气了.以后挣扎着活下來.打完仗有点钱了.这份户籍纸就能起祠堂了……”

“大学生啊.他家籍贯是岳阳的.您给多加一句.祖籍岳阳马家集……”

“行.我给你们加上.祖籍长沙岳阳马家集……成了.有了这张纸你家历代祖宗的魂灵就能找到你的香火供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