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 永别家国故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好……全体都有.立正列队.”铁头陀一声大吼.在场的六百多老兵很快就组成了六个队列.虽然沒有琉球新军那么齐整但是也有几分百战老兵的彪悍.

“吃的不错.喝的也不错吧.一个个美的鼻子头都红了.记住了你们吃的是丞相特批给你们的美国牛肉罐头.琉球水果罐头.米酒都是江南乡亲们酿的……喝到故乡酒了.味道不坏吧.”

提到故乡所有人眼眶都红了“丞相大恩大德.我们以死相报.”六百人集体狂呼.

铁头陀摇了摇头“丞相不用你们以死相报.我们今天召集大家來.也不是让大伙给丞相去卖命的.说真的丞相手下虎贲多了去了.我这种人能混成军官其实靠的就是资历早……”

“所以你们都把小心思收一收.别以为丞相是缺杀人的刀子了.才想到你们这些杀才.你们也不打听打听.东海肖丞相沒有你们都能把欧洲打一个对穿.收起你们心中的狂妄……”

这些杀才就得敲打敲打.老兵战斗力够高但是纪律肯定不如经过新兵养成的新军.很容易就起一些小心思.不敲打不行啊.

“今天我把话给你们挑明了吧.你们谁都别说自己苦.从今往后谁也别提南洋受的这点罪.因为咱们的兄弟里面比你们受罪更多的人有的是……”

怒吼的铁头陀口水都喷到士兵们的脸上了.吼声连泗水的海潮都压不下去.

“你们可知道.就在你们被送到南洋当猪猡的时候.还有一万多侍王的手下.被横渡太平洋.送到了遥远的南美洲……你们不要用白痴一样的眼睛看我.我知道你们听不懂南美洲在什么地方……”

“我就告诉你们一句.南美洲在花旗国的南边.距离咱们这里两三万里之遥.就连当年唐僧取经都沒走了这么多远.要横渡整个太平洋……”

轰的一声.六百老兵不可置信的看着铁头陀.南美洲的距离远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那个时代别说中国人了.其实就连欧洲人很多也沒有受过高等的教育.他们对世界的理解还是跟中世纪差不多.

欧洲平原上赶着干草车吊着烟斗的农夫.挤奶的农夫们.还有旷野里到处乱跑想上学但是沒有钱的孩子们.他们眼睛所能看见的世界也就是家乡那么一小片.对于整个世界的理解未必能比中国人强多少.

恶龙和公主的传说.大西洋里的海怪故事.依然让他们如痴如醉.甚至很多人都相信那是真的.

欧洲都这样了.更何况这些天国老兵了“南美洲在什么地方啊.海外天边啊.两三万里之遥.这得怎么过去啊.”

铁头陀要的就是这种震撼劲儿.他冷着脸喝道“你们以为到了南洋就算海角天涯了.你们以为自己在橡胶园和锡矿还有农庄吃点苦就是下地狱了.”

“狗屁.人家翁德容、陈永禄背井离乡三万里去了南美洲.一万多猪猡吃的苦是你们的十倍.你们好歹还有口干净水喝.人家在沙漠里面背矿石啊.你们有他们苦吗.”

“南洋日子不好过.你们好歹还能看见周围有乡亲.你们多少还能听到一点乡音.可以人家呢.干燥的沙漠里十年都不会下一滴雨.全是洋人沒人会说中国话.他们甚至想逃跑都沒地方逃去.谁还能游泳回來不成.”

“可是就这么苦的环境.你看看人家都说怎么干的.八千矿工集体暴动.杀了秘鲁的矿监.战败了他们的军队.夺走了矿场的武器.人家已经在南美竖起了太平军的战旗……”

铁头陀喊的口沫纷飞“这才叫爷们呢.这才叫有种呢.就在你们软趴趴的还不知道前途在何方的时候.人家南美的兄弟已经和智利国结盟了.成了响当当的智利褐衣军.现在杀的玻利维亚和秘鲁屁滚尿流.”

“现在智利总统和总司令已经乐疯了.他们拿咱们兄弟当了定海神针一样.咱们就是智利国的救星.而且智利方面表态只要最后打胜了.就给一座城市当咱们太平军的自治领地啊.瞧瞧人家闯下下來的事业.再看看你们……”

“杀几个猴子.你们有什么可自豪骄傲的.你吹个屁啊……”一番话骂的这些老兵面红耳赤.一个个激动的浑身战栗.

“现在.船就在大海上.登上了船我带着你们一起去南美.翁兄弟和陈兄弟正等着咱们呢.只有两万太平军聚集南美.咱们就能横行那个大陆.天国就算有了一个根……”

“有种的跟我上船.每种的一人捡一块银币.滚回家吃奶去吧.”说完一大把银币哗啦啦抛到了半空中.跟下雨一样掉在了沙滩上.

铁头陀大步流星就往海里走.也不用小艇接送.直接踩水就往大帆船那边游.身后的那些老兵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激将法啊.一听说同样都是天国的老兄弟.怎么人家就能杀出一片天出來.我们难道就不行.

沒人看沙滩上那些银币一眼.所有人背上自己的装备.握了握脖子上的竹筒一个个如狼一样的嚎叫.

“都是太平一脉.人家有种老子我也有卵子……丘八不怕打仗.丘八就怕沒仗可打.兄弟们.去援助咱们的兄弟.”

“杀到南美去.杀到南美去.杀……”整片海滩到处都是这句口号.惊天动地让土著猴子们一个个吓的瑟瑟发抖.西洋殖民官员一个劲的为南美那些刚刚独立的国家默哀.

“那些可怜的国家啊.但愿上帝不会抛弃你们.你们怎么就得罪了这么一批杀神啊.”

海水中铁头陀游在了最前面“天国灭亡了.但是太平的梦不会碎.肖丞相说了.只有天国老兵还在.只有我们心里还有那么一团火.天国就不会亡.”

海浪中六百老兵游到了大帆船旁边.这时候绳网已经抛了下來.湿漉漉的老兵们手脚并用往上攀爬.甲板上的水手们一个个翘起大拇哥连声喊有种.

此刻已经快到早上六点了.东方海平面上已经泛起了鱼肚白.铁头陀看着两条船上六百多虎贲.大手向东方一挥“出发三宝颜.哪里还有兄弟等着上船呢.三个月后.我们就要登上南美洲的土地.”

“再给北方磕个头吧.也许……也许我们这辈子都沒法回家了.”

甲板上轰的一声响.六百老兵对着北方跪下去.脑门都磕出血了.热泪混着血往下流.

故土家国是什么.如果你未曾离开过他.你永远都体会不到那四个字究竟有多沉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