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 落寞的皇帝/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头陀所经历的一幕在整个南洋几乎所有有天国老兵的港口都上演了一遍.肖乐天派遣唐磊为南美情报局负责人.也是智利国大使.这就是南美文官之首.

而铁头陀当年和侍王李世贤的军队关系密切.铁头陀曾经多次给侍王送过情报.征战福建的这支太平军和他的关系非常好.所以肖乐天认命铁头陀为这新的一万远征军的指挥官.也就是武将之首.

一万大军开拔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艘飞剪船正常需要五六十名水手才能操纵自如.现在专门用來运送冰冷.五百人左右也就是极限了.因为横渡太平洋危险性太大.必须要储存大量的水和食物.而且人员最好分散.

一艘商船顶多挤满500名老兵.还有各种装备和食物清水.一万大军就需要20艘大型帆船组成一支舰队共同出发.

“不行.20艘绝对不够.把人员再分散开……最少也要准备30艘商船.而且电令铁头陀和唐磊.一定要多带食物淡水还有药品.大海上闹传染病可不是玩的……”

“茶叶、柑橘、柠檬这类补充营养的东西能带多少就带多少.黄豆、绿豆也多准备一些.生豆芽是非常好的蔬菜……千万别非战斗减员啊.”

肖乐天暂时的旗舰罗马号.现在就游弋在中国的南海.星罗棋布的岛屿和礁盘.开春南海的暴风还不是很剧烈.这真是一个旅游的好季节.

可是肖乐天一点游玩的心思都沒有.这次天国老兵远征对他和丞相府的官员们來说完全就是一场考试.考的就是他们的执行能力.

“按照计划工作.谁不会.时间足够了.我们完全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预案.一点点的完善我们的工作.真正考验我们的就是这种突发事件……”

“我们谁都沒想到南美还有这么一支孤军在奋战.我们更沒想到他们已经开始影响了南美的政局.这时候我们不支持他们.谁支持.天国亡了但是太平的梦不能碎.”

“突发事件就是我们的一场大考试.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旁边的王怀远、萧何信等人眼珠子一个个红的跟兔子一样.当时世界上最详细的太平洋地图铺在桌子上.舰队前进的方向用红蓝铅笔标注的非常详细.

“丞相说的沒有错.咱们宁可多花点钱.也要尽量保证安全……我提议把舰船数量提高到35艘.这样每艘船上只有350名老兵.一方面生活条件会好一些.另一方面遇到大风暴就算沉了几艘船.咱们的损失也能承受……”

肖乐天一拍桌子“沒错.而且我提议全体舰队统一出发.这样在大海上就算遇到危险相互之间也有一个照应.别看都是民用的商船.但是数量多了也吓人啊.那些一两艘的海盗船绝对不敢碰扎样的舰队.就算西方列强的舰队遇到如此规模的民船队伍.他们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就这么办了.文书准备靠岸发电报……”

罗马号不停的沿着男孩的海岸线游荡.时不时在港口进行补给和情报交流.甚至有的时候罗马号还会遇到正输送老兵的商船.每当那时候人们看见肖字认旗的时候.都会爆发出疯狂的吼声.

甲板上热泪盈眶的老兵纷纷跪倒感谢丞相的救命之恩.场面极其震撼人心.只不过这些激动人心的场面里.却沒有了载淳的身影.

琉球的首里城中.小皇帝已经闭门读书有一段时间了.他每天都是捧着厚厚一沓子刚翻译好的西方图书.废寝忘食的翻看.这是第一次在沒有任何人催促的情况下.小皇帝主动开始学习的.

一天两天三天……从三月初载淳一直闭关看书到了四月初.在人们称赞小皇帝勤学之时.四太监和四侍卫却很清楚陛下究竟在想什么.

“陛下.早点歇着吧……已经过了十一点了.”二毛给载淳送來了一杯牛奶.这是丞相的命令.小孩子睡觉前喝杯牛奶.又能补钙又能促进安眠.

“等一等.我再看看这一段……二毛你知道吗.原來荷兰和比利时.过去是一个国家啊.1839年的时候.荷兰才承认比利时的独立……这欧洲历史还真够复杂的.比咱们可乱的多了……”

载淳一直在翻书.都沒有抬头就跟二毛聊了起來.最后二毛硬是从载淳的手里把书抢走.然后用翠玉书签夹在里面佯怒道“我知道陛下你在想什么.不就是丞相这次出巡沒带着您吗.你就自己隔着自己.拿自己当这里的外人了.是不是.”

二毛在同治帝面前是有特权的.这个历史上并沒有出现过的孩子不仅仅是一名太监.更是载淳童年的好友.

不要小瞧童年的朋友.那是一个人性格养成的非常重要一环.如果沒有二毛和载淳玩了这么多年.载淳的性格肯定会更加的偏激.因为沒有人愿意倾听.也沒有人帮着释放他心中的情绪.长期压抑的结果只能是变态和过分的反叛.

二毛填补了这个情感上的空白.所以他可以说一些过分的话.这一点是大四喜他们所不敢想的.

载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沉默了半天低声说道“二毛……你说师傅以后还会教我吗.象以前那样一心一意的帮我……他会不会不要我了.”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干爹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过段时间就会回來了……”

“你不用劝我.也不用骗我.我并不傻……师傅是处理一些我不方便听的事情了吧.师傅和曾国藩密会都能带上我.军事干涉日本也沒少了我的掺合.还有什么事情我不能知道的呢.”

“答案禁不起推敲啊.要么就是师傅准备对付我们满人了.要直接下黑手不论保守派还是维新派全都一勺烩……这种情况不太现实.毕竟庆三爷他们都是师傅扶持起來的势力.好好的会一棍子打死.”

“不是这一点.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可能了.他去见我们满人的仇人了.一些我不适合看见的人……还能是谁呢.不过就是长毛和捻军……”

“呵呵……捻军跟师傅关系并不密切.那些土匪到最后连建国都不敢.师傅不会对那些人多投入精力的.最后的选择也只有太平军了.不要当我都是傻子.我知道琉球这里有太多太多的太平军余孽了.甚至包括很多高层将领.都曾经当过长毛对不对……”

二毛长叹一声“太平天国已经亡了.灭亡了就是灭亡了.陛下您想这么多干嘛.您这聪明劲为什么不用在正地方.干嘛老钻牛角尖呢.”

“俗话说的好.不聋不哑不做家翁.皇帝不就是大清国的当家家主吗.很多事情是不能挖的太清楚的.难得糊涂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