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 普法战争的前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项英可不是开玩笑.在他和那些留学生的心中.这艘造价190万两的军舰就是他们的命.甚至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在出发前他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旦被敌人重兵围困就血战到底.

如果血战都不能突围.那就往深海区域加速行驶.就算最后被击沉也要沉在深海里.让敌人打捞都沒法打捞.

中国人的东西.就算炸碎在大西洋海沟里面也绝对不能留给敌人.

别说小小的丹麦了.就算皇家海军挡在他们面前.这些勇敢的孩子也能一头撞过去.

不过项英也不是莽撞的人.他嘴上说的凶.但是他们之前还是做过很多次推演的.事态其实沒有想的那么严重.

大雾弥漫本身就增加了战舰的隐蔽性.丹麦并不是欧洲军事强国.海军力量也很弱.所以在这种天气里遇到战舰的概率并不高.

但是天气对渔民的影响不大.穷困的渔民不会因为一场大雾就停止出海.这些渔民反而是最容易走漏风声的.

不过这时候欧洲的教育普及程度也就那么一回事.通讯能力也很差.一方面渔民未必能理解这艘怪模怪样的船是干什么的.另外等消息传递到城市去估计致远号早就跑的看不见了.

就算沙盘推演到最最坏的地步.让丹麦海军堵了一个正着.沒有悬挂任何国旗标志的致远号.也可以发动突然袭击.正好用來做实战演练了.船长室里还藏着一面骷髅旗呢.到时候就算欧洲又出现一艘海盗船了.

只要能冲入广袤的北大西洋.以现在人类的航海技术想找到致远号.那真的是大海捞针一般.只要不让人家给抓活的.就算干掉几艘丹麦军舰.最终的结果也是死不认账.

预想中的最坏情况并沒有出现.大雾给致远号提供了非常好的保护.至于那些捕鱼的渔民一看见这艘从來沒见过的铁甲怪兽还有舰首的奇异雕像.吓的掉头就跑.还以为來了什么海怪呢.

这下所有人都放心了.舰队顺利的绕出斯卡格拉克海峡.一路上仅遇到六次商船.其中还有四艘是汉堡的船只.

致远号的所有武器系统都被苫布所包裹.对外伪装的就跟一艘普通的蒸汽船一样.那些商船都沒有在意.最后致远号顺利的北上沿着挪威海岸向法罗群岛方向驶去.

柏林的卑斯麦和卡尔亲王终于得到了情报人员从挪威发來的电报.看着地图上舰队的位置已经越过了设得兰群岛这座英国最北方的岛屿群.他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太好了.能够顺利的突破北海防线这个盖子.他们就安全了.皇家海军再厉害也做不到一手遮蔽整个大西洋……”卡尔兴奋的直搓手.

这时候副官把一份份的情报拆开阅读.然后推动地图上的战舰模型.当卑斯麦看见又有三艘战舰从北方驶向佛得角后.他终于笑了.

“六艘英雄的战舰.牵制了英法在本土的40%海军战斗力.还有60%的情报力量.这是英雄的队伍.我会嘉奖他的.”

“现在.咱们该到收网的时候了……”

第二天一早.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发出了罕见的强硬公告.他明确表态法国和英国对普鲁士舰队的堵截行动.已经让普鲁士王国无法容忍.24小时之内.必须释放普鲁士舰队离开.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拿破仑三世彻底愤怒了.心说你插手西班牙动乱你还有理了不成.紧接着法国方面毫不退让.直接揭穿了普鲁士企图干涉西班牙内政的卑鄙行径.

法国情报部门连续公开了几份非常重要的情报.上面居然有雷奥普王子在西班牙西北部登陆并组织雇佣军的各种细节.

欧洲媒体一片喧哗.西班牙王室继承已经一百多年都是由波旁王朝所控制.普鲁士这是摆明了要挑战现有的规则啊.

欧洲各个国家迅速站队.根据各自的利益开始发表不同的声明.一场骂战中佛得角危机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周.

当矛盾激化到最严重的时候.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情报显示身在舰队的雷奥普王子.居然在柏林发出了声明而且召集了记者发布会.

这下法国人傻眼了.自己的情报居然出现了如此大的疏漏.雷奥普原來沒有在舰队上面.这下普鲁士军民心中的怨气更大了.民间甚至有开战的呼声响了起來.

“拿破仑三世不会退缩的.我太了解他了.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他一定会更加的强硬的……”卑斯麦在午餐会上向普鲁士重臣发表激昂的演讲.他的面前有国王、太子还有老毛奇.

“愤怒.这是地狱里的火焰.他能够让一个人做出一连串错误的举动.现在的拿破仑三世就是坐在火山口的男人.”

“普奥战争中.他原以为中立姿态能换取莱茵河畔的土地.但是我拒绝了.他很愤怒……”

“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中.我们的主动参战.更让他怒不可遏.”

“还有我们东方的盟友肖乐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尊严.这更加让他无法容忍.”

卑斯麦冷笑着说道“他不会退缩的.他一定会得寸进尺……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准备示弱了.”

卑斯麦的分析一点错都沒有.法国海军发现雷奥普王子沒在战舰上.只能灰溜溜的放这些普鲁士军人们离开.

但是拿破仑三世却沒有一点脸红的意思.反而对普鲁士发表强硬的电文.

“法国绝不容忍外强将自己的王子强加在查理五世的王位上.也绝不容忍任何国家破坏欧洲的均势......法国对此事件绝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必要时.法国将毫不犹豫地采取强硬措施.履行我们的职责.”

这已经近乎于宣战了.普鲁士全国一片大哗.那一刻喊战的口号响彻所有城市.

但是普鲁士方面出乎预料的沒有采取过激的反应.而选择了闭嘴.只是发表简单的声明希望双方用外交手段展开积极的谈判.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法皇的怒火居然渐渐小了.他也同样双方尽量多进行谈判.

只有真正的政治家才能看明白风暴前的寂静.他们知道普鲁士和法国已经开始备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