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 国之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道这个字.在亚洲有着独特的含义.你可以从宗教、哲学、社会学等方方面面去解读.而现在龙爷所遇到的困惑显然就是社会学方面的问題.

丞相常说武士道.那么究竟什么是武士道.有人说是武士的一种精神和行为准则.是他们生存的一种价值观.

但是肖乐天不这么认为.其实武士道就跟中国的儒道一样.就是人们身份改变的通道而已.

中国人选择了科举.让低层人们拥有了一条相对公平的晋升空间.虽然那条道路狭窄无比.但是在中古时代这种改变命运的道路已经让整个世界瞠目惊叹了.

社会不能如同一潭死水一样波澜不惊.如果那样的话整个社会就会僵化住.低层的民众就会绝望.甚至会发生叛乱.

中国选择了以文为晋级的通道.而日本则选择了以武为晋级的通道.持续不断的乱世战国让人命贱如草.让人们只能依附于各家豪强.乱世里面人们不仅需要武力來保命.同时还需要武力來给自己打开晋升之门.

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当一种行为不能得到利益或者说利益不够最大化.那么恐怕也沒有多少人会前仆后继.很显然武士道能够给予日本人利益最大化.所以这种思想渐渐的就成为了这个民族的特性.

龙爷在沉思.他在考虑如何利用武士道的力量但是还不能让这种力量失控.刚刚六个疯子的进攻让他的心灵很是受到了触动.

这时候一个木碗送到了他的面前“加了滑菇的味增汤.我还让人去敦贺买了一些豆腐、鱼和最好的越光米.你先喝一碗汤吧……”

龙爷坐在石阶上看着火堆旁边喝汤喝的西里呼噜的六人.苦笑着冲护卫努了努嘴.其中一名护卫拿出几个铁皮罐头送到了毛利一元和岛津飞鸟他们的手上.

谁说日本人不爱吃豚肉和牛肉.简直是胡说八大.大块的牛肉吃到嘴里幸福的他们眼泪都流下來了.特色的扣肉罐头上面明明画着一只猪.可是这六个家伙就跟沒看见一样.把汤和油花都给喝了.

龙爷品了一口味增汤.确实味道很鲜美但是跟丞相府里熬的各种汤品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我知道比不了你们中国的佛跳墙.甚至比不过你们普通的一碗鸡汤.可是我告诉你就这种味增汤.大名家也不是天天能够享受的到的.日本很穷很穷.穷到你无法想象.咱们走的是繁华的商路.这里的百姓至少还有补丁衣服穿……”

“如果你去深山里面看看.年轻的姑娘就穿一条兜裆布干活.沒人感到羞耻.因为所有人都那样……你也别以为那样的生活就会造成淫 乱.实话告诉你吧.当人饥饿到一定程度.他们根本就沒有那种心思……”

雾姐坐在龙爷身边苦笑着说道“谁说日本人不爱吃牛肉、豚肉我就跟他急.我们并不是不爱吃.我们是真的吃不起啊.牛要用來耕田.谁敢杀牛吃.野猪在山里有的是.谁去打杀.象你们中国人一样养猪吗.我们可沒有那么多的粮食喂……”

“就算有那个条件了.我们也害怕吃惯了嘴.由奢入简太痛苦啊.”

“我小时候在忍者村里修炼.每天的生活就跟在地狱里是一样的.那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着从忍者村出去.为的就是能够进入到幕府的忍者队伍中.至少那样我每月都能领到一小袋米……”

“可笑吗.当我面临考验.去和另一座忍者村去争夺出山的机会时.我们几个人的口号就是那么简单……饭团.我们要吃烤饭团.”

“当我用刀子砍掉竞争者脑袋的那一刻.我真的看见他的头颅在我的眼里变成了一只白白的饭团在地上翻滚……我疯了一样的喊叫.我说为什么让饭团掉在了地上.这种糟蹋是神佛都不能宽恕的恶行……”

“等到最后我脑袋让哥哥敲醒之后.我才明白我刚才是杀人杀太多了.血气迷了心窍……”

龙爷愣住了.他沒想到日本低层民众都是这样生活的.他们为了追求一线生机.居然不惜化身为野兽.

一口喝干了碗里的味增汤龙爷叹息道“让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了一种负罪感.我们以前吃的也太好了……”

“何止是好.”雾姐声音都高了八度“你们那就是在造孽.嫌青菜味道不够浓.你们居然用油脂去炒.整个一只的烤羊烧鹅端上桌你们只吃最鲜美的一小部分.肥鸡用來熬汤最后居然不吃鸡肉只是为了喝那一口汤.撒在菜品上的雪白盐巴我用嘴一尝居然是顶级的砂糖.”

“骄奢淫逸到了你们中国人的地步那就是造孽啊.一顿宴席最后如果不剩下一半的酒菜.主人就感到耻辱.这是什么道理.”

雾姐无力的指着吃罐头肉的武士“你看见的这些人可不是野武士.而是真正战国百万石大名家的旁系成员.每个人的姓氏都代表了数百年的传承……可是看看他们的生活.再看看刚刚他们对机会的那份执着.现在你了解我们日本这个民族了吗.”

雾姐每一个字都如铁石一般“为了活下去.我们就算坠入地狱又何妨.”

一句话捅破了龙爷心中的那层窗户纸.破迷开悟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之前他不明白为什么丞相愿意用这些日本人.为什么不把军功都留给自己人.现在他懂了.

日本经过德川幕府200年的统治已经在民间积攒了一片狂暴的汪洋大海.那些压力就來源于无数想改变命运却毫无门路的贱民.

那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强大力量.沒有任何人可以压制住哪怕是肖乐天也不行.所以肖乐天只能选择向大禹学习.主动的给这股压力开挖出一条条的泄洪口.

堵不如疏.这是中国老祖宗就懂的道理.龙爷也是读过书的人.之前短暂的迷惑在今天让雾姐一句话就给点醒了.

龙爷第一次冲雾姐笑了一下.淡淡的有点像哭“你知道.我是怎么和丞相认识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