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武士的悲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万石大名的底蕴果然非同小可.迎接龙爷的队伍居然一半都是披甲的武士.持枪的足轻连举火把的资格都沒有.

金泽城下町的百姓们在远处惊恐的看着大名迎接上国的钦差.足轻们排成长队挡住了那些疯狂的野武士.

“退后……八嘎……退后.惊扰了大人全都要砍头……”足轻士兵们破口大骂.后面还有巡逻的前田家武士.抽出太刀挥舞威慑.

日本的贱民已经被武家统治了几百年.那种顺从完全已经烙入骨髓.说不敢向前就是不敢向前一步.说跪拜一个个连头都不敢抬起來.

但是那些野武士尤其是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小大名家族的武士就有点不好管理了.一个个桀骜不驯冲着前田家的武士瞪眼睛.

“八嘎……我是土佐的武士.坂本龙马君是我的同乡.你敢攻击我.上国钦差大人.请接收我的忠诚……”

“我们是筑前福冈藩的武士.请大人考验我们的勇气和武技……大人请给在下一个机会.”

“我们是佐贺藩的武士……我们是熊本藩的武士……我们是安芸來的武士……”

乱糟糟一片如同菜场.但是龙爷根本就不为所动.他知道只要开了一个口子后面就刹不住车了.他冲着前田庆宁点头致意“前田大人.这里太乱了.请帮我驱散他们……哦.切记不要伤害他们.”

“哈伊……上国钦差大人这边请……前田勇二郎.带队驱散他们.如有反抗就地擒拿……”

从队伍中一下子跑出两百多前田家的武士.打头的是一个矮个壮实的年轻人.他单膝跪地接令.扭头就冲进了混乱的人群之中.

“让这些杂兵见识见识加贺武士的功夫……”前田勇二郎大吼一声.一群人抽出训练用的木刀.冲入一百多武士中间就是一通劈砍.

不要以为训练用的木刀就沒有危险了.这跟后世警察常用的橡胶棒原理差不多.抽上去就是内伤疼的要命.整个队伍一片大乱到处都是哀嚎.

前田家沒有下死手.那些追來的武士们也不敢反抗.别说是前田家这种百万石的大名了.就算是几万石的小大名.想要揍他们这些人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他们只能声音越喊越大.希望龙爷能大发慈悲.给他们一个机会.但是龙爷沒有.只是心中暗叹然后大步流星走进了金泽城内.

当金泽城的大门缓缓关闭之后.外面鼓噪的武士们终于安静下來了.前田勇二郎收起木刀冲着这群鼻青脸肿的武士冷哼道“钦差大臣仁慈.沒有给你们定罪.但是谁都别想再骚扰大人.否则大人不出刀我们也会出刀的……”

人群中有认识勇二郎的武士吼道“勇二郎.你们前田家想分走多少个名额.难道还是你们上大名家把揽所有的机会吗.就不能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要的只是一次向钦差大臣展示武勇的机会啊……”

前田勇二郎叹了一口气“别说你们了……就连我都未必能分到这个机会啊.”

一句话换來所有人的沉默.这里面信息量透露的太大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嫡系武者已经开始染指这次远征的机会了.各大家族精心培育的嫡系武士难道也看好这次远征了.

勇二郎说的沒有错.当天晚上的酒宴上.他的身份只能作为宴会外侧回廊的守卫.而那些和家主血缘更近的武士.则可以陪坐在宴会上向上国的大人敬酒.

站在回廊上装木偶的勇二郎看着侍女流水一样的端着清酒和美食走过去.他在惊叹宴会规格之高的时候还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千叶的网鲍、伊势龙虾、蓝鳍鲔鱼、碳烤嵘螺……甚至还有一种古怪的肉类.散发出的香味一般日本人是沒有嗅到过的.

“居然是牛肉.为了迎接钦差大臣.大人居然杀了一头牛吗.连幕府的禁令都不在乎了.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勇二郎说的沒有错.幕府一直都有禁令不准吃牛肉.这道禁令实际上要到明治维新后全盘西化才被废除的.这个年代的日本人甚至都沒有嗅过牛肉的香味.

勇二郎看着领口故意敞开一些的侍女.他突然发现领主已经把金泽城里最美丽的女人都集中在了一起.其中有两名侍女记得以前曾经给前田庆宁侍寝过啊.这都送出來让上国大人來挑选了.

勇二郎听着里面欢快的和歌声长叹一口气闭眼什么都不想了.他知道机会已经和他无缘.

同样悲观失望的还有金泽城下町的那些武士.开始的一百多人沒有离开.现在渐渐的又有数十人汇集在了一起.他们聚集在金泽城下町的郊外.点起一堆堆的篝火.所有人都沉默着一言不发.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一名武士站起身來把手里的柴火丢到火堆中大吼一声“我以为丞相会给我们公平.现在看來也不过就是一丘之貉.我走了.大不了去当山贼……”

和他一样悲愤到极点的武士也从人群中站起身來.喝了旁边人一碗浊酒.带着行囊走入夜色之中.

有走的.当然也就有留下來的.猪山筹就是留下來的一名野武士.他的包裹中明明还有几条鱼干和饭团.但是他却在用手挖地上的野菜.把那些白嫩的根茎攒在一起.

“我不会妥协的.我绝对不会放弃这次机会.我不要当一辈子野武士.我更不会去当山贼……母亲和妹妹把家里所有的食物给我当远行的干粮.她们是用命给我垫起了台阶.我宁肯吃草.我也要追下去……”

一把白嫩的草根被塞到嘴里.苦涩的滋味让猪山筹变得越來越清醒.他知道在这里干等是沒有用的.他趁着夜色向前希望能在驿道上堵住上国的钦差.

可能有人的想法跟他一样.夜色中一些人在小心翼翼的穿山而行.面对困境总有一些人选择了不放弃.

夜色越來越深了.金泽城中的宴会也到了**.几段歌舞之后前田家的武士开始了酒宴中的相扑表演.所有人都卖出十二万分的力气.他们都期望上国钦差能够点头.多赐给他们一些名额.

可惜日本的这些格斗技还真入不了龙爷的法眼.他的酒喝的越來越沒有味道了.直到最后他突然说了一句.

“刚刚入城的时候.那名带队用木刀的小伙子呢.让他來表演一下剑道.”

嘶……回廊上的前田勇二郎几乎是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冷气.眼睛瞪的跟鸡蛋一样“难道机会就这么的來了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