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 千年家族梦/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爷能理解他们嘴里说的那个道理.因为他亲自经历过项家庄从无到有一点点兴起的全过程.每一个阶段人们的情绪都是不一样的.

项家本來只是燕山山脉中普通的一个村落.二十多户人家以耕种和打猎为生.靠着深山中的驿道.也可以和來往的商队交换点货物.日子过的清贫无比.

项家的家谱只能追溯到明朝开国初年.那时候元末天下大乱北方被杀的赤地千里、十室九空.明朝为了恢复北方的经济开始了持续数十年的由南向北官方移民.

很多直隶、山东、山西的家族都把族谱第一代写在山西洪洞县大槐树.那是当年明朝官方组织移民的最后登记之地.

千里迢迢从南方赶到这里的一家人.在大槐树下领到官府给的一点点钱粮.拿着官方给的户籍证明.告诉他们你家去正定府居住.你家去延庆县居住.你家去沧州府移民.

从那一刻开始.一个新的家族诞生了.也许只有三口人.也许只有夫妻两个.他们都是最最普通的百姓.识字的很少也记不住上三代的祖宗姓名.那么他们的族谱只能选择大槐树为家族之根.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很多当年移民的家庭.有一些是识字的.甚至带着一本残破的家谱.这就很难得了.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根上溯到宋朝甚至唐朝.更有甚者会到遥远的汉代……

项家内部一直都有这样的一个传说.他们的族谱可以上溯到更遥远的战国时代.项家的人一直都号称自己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后人.而项家可是当年响当当的楚国贵族.按照周天子分封的等级來算.不比秦国皇族低多少.

这种传说对于外人而言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一笑.也许有几个吃饱了撑的文人会考据一下.但是那么久远的历史说实话根本就沒法考证.最后那些所谓的文人也就是骗点山货还有酒喝也就沒有了下文.

但是这个传说对于项少龙这些家族成员來说.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整个项家庄几代人就跟着了魔一样.总有一个恢复家族荣光的鬼魅在一直蛊惑着他们.

就连龙爷出门去学武.其实也是项家庄所有家庭共同供养出來的.穷文富武那是有讲究的.培养一名武林大豪所花费的金钱.不比培养一名举人低.

龙爷陷入到深深的回忆之中.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学艺的时候.那时候在师傅那里吃多少苦都沒有丝毫的抱怨.而那时候的理想也很单纯.就是想让自己和整个项家庄的亲人们吃饱.

餐桌上顿顿有酒有肉.家家粮仓里都储备有两三年不用发愁的粮食.自己大伯家的傻兄弟能够娶上隔壁刘家宅村的傻傻胖墩丫头……这就是龙爷那时候的理想.很朴实也很接地气.

但是人是会变的.当他学艺归來之后.当他渐渐打出北地龙爷的名头之后.原本藏在内心深处那个恢复家族荣光的鬼魅又來干扰他了.

控制商道收取來往商队的保护费.结交衙门公人处理江湖道上的恩恩怨怨.广收弟子日日演武扩大项家庄……龙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干这些事情.但是当时就是有那么一种声音在迷惑他.让他必须这么干.

直到后來.翁同龢点燃了他心中的那个魔鬼.清流首脑要给他作保了.要证明他们项家庄真的是楚国贵族后裔.而且家族还要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了.翁大人的保举可是万金不换.

那一刻别说是让他杀肖乐天了.哪怕让他项少龙去贩卖鸦片毒害中国人.他都会干的.因为那时候他已经迷在里面了.

幸好他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善念.幸好他遇到的是巧舌如簧的肖乐天.两世为人的他敏锐的发现了龙爷心中的那一点善念.然后抓住破绽重点进攻.最后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收降了龙爷这一名大将.

而项家庄从那一刻开始.也接着肖丞相的东风一飞而起.现在的项家庄已经不存在了.但是项氏已经成为了肖乐天旗下一个不容小觑的强大势力.

龙爷所领导的江湖高手和异人们.已经成为了琉球高层保镖的首选.这支保镖队伍虽然名义上划归中情局管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支队伍是龙爷直接领导的.而龙爷只听肖乐天一个人的命令.

现在.远东义勇军的指挥权又叫道了龙爷的手里.三四年之后未必不会出现一直强大的军队.而且远东地区一旦建国那么龙爷在这片土地的影响力就会大的吓人.

还有项英.这个彻底对大清科举寒心的孩子.已经脱胎换骨成为了一名年轻的海军军官.琉球第一艘铁甲舰的指挥权就在他的手里.

别说肖乐天偏心.项英的学习成绩摆在那里.琉球和法国那场战争中项英的功劳也是不可忽视的.重用项英沒有任何人有反对意见.

其他项家的族人也都有了各自的事业.蒙古草原上两座铸造银币的银炉到现在都由项家人來负责.琉球岛一座大型的朗姆酒酿造厂.还有一个罐头厂和糖厂都是项家的产业.

项家早已经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正式步入琉球精英家族的行列.哪怕在东亚项家也有了影响力.

多少次龙爷都会在梦中惊醒.他总是做一个同样重复的梦.梦中的他杀死了肖乐天和虎妞.大山中一片火光.新军端着火枪在为肖乐天报仇.项家庄的老老少少被打成了筛子.鲜血如溪水一样到处流淌.

“好悬啊.人生其实就是关键时刻的那几步路.走对了一生的命运也就改写了.走错了这一生也就沉沦下去了……”

龙爷长叹一声看了看那些表情尴尬的武士“是啊.我能理解那些小豪情现在都在想什么.他们所经历的阶段以前我也经历过……”

“一个家族在草创之初还有定型之后都是最稳健.也是最朴实的.创业之路上.人心都是两头翘的……最开始的时候能挣扎出个温饱有酒有肉就会笑的合不拢嘴了.而家族事业定型之后.发现百年的富贵已经可以期待后.人们自然就会选择稳健甚至积德行善.”

“只有中间那一段不上不下的时期最痛苦.那时候yuwang之门刚刚打开.而现实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挫败……破茧成蝶说的好听.但是突破茧壳的那个过程有多痛苦.你们根本就不知道.”

“猪山筹.你说已经有人因我而死了.那就带我过去看看吧.我是不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