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 英国商船雾都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凯文先生.请想开一点吧.我们不是杀人狂……这是国战啊.不可避免的国战.我们这是为最终的胜利而添砖加瓦……”

“收起你心中那点不合时宜的慈悲心吧.我知道您有高尚的道德.你以贵族精神为荣.但是你难道不希望普鲁士一雪前耻吗.耶拿之耻您就不放在心上……”

“哦.我们明白了.你就跟我们清国那些迂腐虚伪的儒生一样.一面嘴里喊着君子远庖厨.喊着不忍心看牛羊死去.一面还喊着肉不正不食……”

“虚伪.我算明白了.你只是想得到普鲁士胜利后的荣光.而不愿意亲手沾染敌人的鲜血……”

致远号上一群年轻的军官正在苦劝工程师兼副舰长凯文.这个顽固的普鲁士贵族实在是太难伺候了.在马绍尔群岛第一次对付法国船的时候.为了劝说他大家伙足足多淋了一个钟头的雨水.

好不容易打开他的心结了.后來又因为英国商船的事情而大为恼火.十三艘商船其中十二艘为法国船.另有一艘就是倒霉的英国船了.

大西洋黄金航路上不可能只行驶法国的船只.欧洲各国的商船都可以自由通行.所以致远号的南下之路都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五艘飞剪船相隔五海里拉成一个大大的人字形.致远号就藏在其中.飞剪船时而悬挂美国国旗.时而悬挂英国、法国甚至荷兰葡萄牙国旗.

遇到普鲁士本国的商船.舰队就会靠上去想尽办法采购一些物资.并要求对方严格保密.如果遇到其他中立国家的船只.比如美国、意大利等关系和睦的国家也会适当的采购一点物资但是绝对不会让中国人露面.

如果遇到的是英国、挪威、瑞典、俄罗斯、荷兰等国的船只.舰队则立刻拉开距离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接触.

只有法国商船才是练兵的肥羊.而上帝现在显然很保佑致远号.一路行來遇到的法国商船数量确实不少.

英国商船雾都号则是一个非常倒霉的家伙.本來致远号是不想对这艘商船下手的.可是巧合的是雾都闯入大家视线的时候.致远号正进行一场海上的大屠杀.被致远主炮击毁的商船已经沉沒.海面上漂浮着残骸和死人的尸体.水兵们正用步枪一个个的射击幸存者.

虽然很残忍但是为了保密.这些都是不得已的选择.

雾都号一看这架势吓得调转船头就逃.致远号怎么可能放他逃窜.压着水花向西追了过去.

致远号和雾都号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五公里之多.这是一次难得的主炮远距离射击的实弹演练.致远号主炮的最远射程是八公里.但其实四公里以上炮弹就已经很难保证准头了.

现在正是一个积累远距离射击经验的机会.致远号控制好航速.在五公里的距离上开始远射训练.

轰轰轰……单调的主炮射击在大西洋上响起.雾都号就跟吓破胆的小姑娘一样在色狼的追击下无助的狂奔.

爆炸的水花有时候近在咫尺.距离船舷只有三四十米.有的时候爆炸的水花却足足有三四百米之远.

林震是致远号上的枪炮长.武器系统全都归他指挥.这第一手的参数当然要由他來采集.可是在众人忙碌的时候.凯文这个古板的家伙又开始闹脾气了.

他口口声声说英国并不是敌国所以绝对不能向对方进攻.好吧既然你们非要进攻那么也请不要伤害那些水手.

这真是妇人之仁.现在英国是地球上的海洋霸主.皇家海军无敌于天下.对海军的重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望其项背.

为什么这艘英国船拼了命的要逃跑.他就是要把致远号的第一手情报送回国去.英国上上下下所有国民哪怕是个乞丐也知道海军对整个国家的重要性.

沒有海军就沒有日不落帝国.任何对皇家海军有威胁的萌芽就必须要早早的掐死.雾都号现在从船长到水手所有人全都忘记了自己运输的任务.珍贵的货物被丢到大海里面去.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就是要提高航速.

雾都号的船长也曾在海军内服役过.他一眼就看出致远号所拥有的强大战斗力.还有那种打破传统的力量.很有可能这就是一艘即将要改变人类海战模式的全新战舰.这个情报必须送回国内.

名贵的雪茄、朗姆酒、咖啡……价值数十万英镑的货物被丢到了大海中.随着波浪上下翻滚.

丢來丢去致远号甚至看见英国船竟然连压仓用的货物也开始往外丢了.风帆船只在进行航行的时候.都必须要有压仓的货物.古代水手甚至直接放压舱石.目的就是增加海船的稳定性.遇到风浪不容易沉沒.

而之后的大航海时代.商人们比较精明.商船的每一寸空间都被利用起來赚钱.从那以后就不再装填石头、沙土这类不值钱的东西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各种压舱货物.

走中国航线压舱货物最好的当然是瓷器.走北美航线最常见的压舱货物是机械打包的羊毛和棉花块.别以为羊毛和棉花很轻.用机械的力量压实并捆扎的羊毛块重量不亚于石头.绝对是压舱的首选.

这宝贝都被丢到大海里面去了.项英他们知道不能再玩下去了.面对这种疯子夜长必定梦多.

致远号锅炉加压.水下四支螺旋桨开始加速旋转.战舰航速很快就提高到了16节.当两船距离不到三公里的时候.致远主炮单发直接命中雾都号的船尾楼.把舰长室和水下的船舵全给炸了一个稀烂.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凯文又來劲了.居然学印度人摆出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罢工.凯文从那一刻开始选择了罢工.如果说攻击法国船只是为了不久后的普法战争做准备.法国是普鲁士的百年仇敌.这还有几分道理.

可是进攻英国人的商船这怎么解释呢.难道普鲁士还要跟英国有一场战争吗.这真是笑话.

舰队一直航行到了佛得角群岛附近.这位固执的工程师还是沒有恢复工作.万不得已项英只能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凯文先生.就算您是一块石头.我们解释了这么久.您也应该捂热乎了吧.如果我能证明普鲁士未來必定会和英国有一场血战.那么您还会罢工吗.”

“开什么玩笑.我不会相信你们的……如果普鲁士真的有和英国开战的计划.那么你们的行为当然是可以原谅的.但是我绝对不会相信你们的谎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