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 凯文投降/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凯文的固执其实只是读书人的一种通病.由于他们在自己的专业中已经属于金字塔顶端上的人才.做到这一点的无不是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彻底沉浸其中之人.

他们沒有时间去关注其他的‘杂事’否则各种顶尖的研究根本就出不來.

沒有时间去关注不代表他们不懂.只要你把道理给讲明白了.他们的领悟其实远比一般人更深入.

根本不用项英过多的去讲述那些已经发生了的历史事件.他所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事件的名字串联在一起就行了.

俄国为什么要打克里米亚战争.他和奥斯曼帝国到底有什么花解不开的仇恨.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海洋利益在作祟.俄国北方的海港都在冰封的寒带.一年能够使用的月份有限.

至于说圣彼得堡.那地理位置还不如汉堡呢.藏在波罗的海深处的芬兰海湾内.都不用英国封锁他.只要英国搞好跟瑞典、芬兰的关系.就可以死死的监视住俄国的海军.

恐怕到时候俄国海军还沒有出丹麦海峡.就已经让皇家海军给堵在奥斯陆和哥德堡海域了.

俄国人心中对温水港的渴望已经达到了变态的地步.黑海克里米亚地区.其实也不算什么好的选择.奥斯曼帝国控制了博斯布鲁斯海峡.堵住了黑海海军进入地中海的要道.

其实进入地中海又能如何.英法意甚至西班牙和葡萄牙都能轻松的调遣海军堵在爱琴海上.俄国人是真沒什么好选择了.

沒有海洋贸易的支撑.一个国家就不会有原材料基地和工业品倾销基地.而这些都是支撑一个国家持续工业化的基础.

普鲁士的情况跟俄国差不多.看似汉堡等港口直通北海.比俄国要便利的多但是依然处在英国皇家海军的控制之下.前一段时间多佛尔海峡事件.就是对所有普鲁士人的一记当头棒喝.

普鲁士王室和英国王室几百年都是姻亲.表亲的关系其实是非常近的.就连卡尔亲王的儿子现在都在维多利亚女王.也就是外祖母身边接受教育.这是何等亲密的关系啊.

可是英国是如何对待普鲁士的呢.一旦发现普鲁士有可能挑战英国的海外利益.当丈母娘的马上就跟亲女婿翻脸了.普鲁士的战舰可是被英法联合堵在多佛尔海峡的.

英国的战略已经非常明确了.我不拦着你普鲁士统一德意志.甚至支持你和法国打一仗.但是别奢望抢英国的海上利益.谁抢就跟谁翻脸.亲闺女、女婿也不行.

项英越说凯文的脸色越难看.最后凯文直接上杀手锏了“多佛尔海峡事件.已经彻底暴露了英国的国家战略.他们害怕普鲁士人成为西班牙的国王.因为那将会继承很多西班牙在海外的殖民地……”

“而普鲁士民族在统一之后的路究竟应该怎么走.凯文先生您想过沒有.那么大的经济体量.那么多科技需要研究.不靠海外贸易能行吗.而英国会眼睁睁的看着普鲁士强大.”

“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如果之前我们不干掉那艘英国船.让情报传递到英国本土去.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整个世界都会对我们进行追杀的.英国的造船师们不是傻子.他们光从一门主炮的口径和排列上.就能猜到咱们的战斗力……”

“醒醒吧我的教授.当我们藏匿身形在大西洋上当一艘幽灵船的时候.我们还能活着离开.可是当英国也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我们根本就沒有逃生的可能……”

凯文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点淡然的说道“有些事情属于高度机密.虽然您是总设计师但是也是无权知道的……就在伏尔铿造船厂的上游.其实卑斯麦首相早就秘密的建造了一座干船坞……”

“致远号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在哪里有一艘一模一样的战舰正等待普鲁士海军调试.现在您知道首相的图谋有多大了吧.现在你还想说你们普鲁士沒有海权意识.”

凯文听后如遭雷击.致远号的成本有多高他心里非常清楚.普鲁士正在备战的时候.每一枚芬尼都要用在刀刃上.现在首相居然花重金打造一艘和致远号相同的战舰.那么普鲁士未來的战略也就呼之欲出了.

“哦.我的上帝.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凯文所有的坚持在此刻被彻底击碎了.

现在凯文需要的是时间收拾思绪.被击碎的坚持总要用新的执着來取代.大家目送凯文回到了船舱.官兵们又开了火炮射击的各种演练.

主炮、速射炮、近程的重机枪.鱼雷发射器……除了不添加真弹药之外.所有的口令和动作完全都跟战时一致.

佛得角群岛位置已经趋近赤道.六月的天气酷热难耐.大西洋上的海风迎面吹來就跟蒸笼里的热气一样.

士兵们赤着上身.在骄阳下训练.不一会的功夫就被一层盐碱所覆盖.但是沒有任何人喊苦喊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那是丞相的金口玉言.在这些小伙子心中.丞相的话可远比圣旨更有威力.

太阳西沉.海上的风渐渐的有了一丝凉意.就在金三顺跑上甲板向大家汇报今晚的大餐有哪些的时候.突然西面五海里处一道焰火冲天而起.然后砰的一声炸响在天空.

“备战……备战……发现敌情.锅炉加压提速……向着正西全速前进……”在项英的命令下致远号一片兴奋的欢腾.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快速奔跑向自己的岗位.

金三顺兴奋的拍大腿“加餐.今晚胜利后加餐……土豆烧牛肉.汉堡的啤酒.好好干他娘的.我给你们开庆功宴……”

这时候船舱门突然打开.副舰长凯文一脸阴沉的走了出來“你是内务长.你的岗位在船舱里.战时不要乱跑……看看你们这忙乱劲.看來这里还真的是离不开我.”

金三顺啪的立正敬礼“是.谨遵副舰长命令……您好好指挥.我给您偷偷留下了一瓶好葡萄酒呢.今晚您有口福了……”

看着嬉皮笑脸的金三顺.凯文再也绷不住了“滚蛋吧.臭小子.我承认你们说得对还不行吗.国战争锋确实不能妇人之仁……我听你们的.既然要战.那就战斗到底.”

致远号一下子欢腾了起來“战斗到底.致远号必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