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 粗人罗火/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粗人有时候就是斩破烦恼的一把巨斧.罗火这位琉球最有名的暴力武将.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丞相麾下所有的人都那么的爱算计.不停的盘算盘算.

兵棋推演一场接着一场.年轻的军校生和有经验的将领天天捉对厮杀.这些作为锻炼军官的手段无可厚非.可是战争并不是大学课堂里的数学课題.如果一切都能算计出來.还要将军干什么.罗火回家抱孩子得了.

“丞相啊.我罗火是个粗人.从來都沒想着成为萧何信、司马云那样智将.我就是您手里的一把刀子.将來能给我一个师指挥.那就已经是我的能力极限了……”

“但是粗人也有粗人的道理.您要是愿意听我就说两句.您要是不愿意……我一口干了这一瓶烈酒.然后去角落里睡大觉去.”

捏着一整瓶朗姆酒的罗火居然用这种奇葩的方式來要挟肖乐天这让他怎能拒绝.看着丞相沒有摇头.罗火仰脖就是一大口.然后从冰桶里捻起一块冰咔哧咔哧的嚼了起來.

“打仗就得死人.打仗就得花钱.打仗就得有胜负输赢……这本來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这二年我越來越发现咱们都变了.”

“萧何信变了.司马云变了.王怀远也变了还有丞相您也变了……甚至连龙爷沒事也愿意看学生们在沙盘上推來推去.任何一次行动不提前计算个二三十次就不算完……”

“这还是打仗吗.如果人们全都信推演计算了.还要我们武将干什么.天底下还有什么以少胜多的奇迹吗.以后两国交战不用派士兵了.弄俩群参谋关在沙盘室里大战三天三天.最后谁赢了就听谁的不就得了……”

“丞相您老说创造奇迹的是人.不是死物.可是现在您怎么也变的畏手畏脚了起來.当年带着几百人振臂一呼率领十万琉球汉人跟岛津家干的时候.您盘算过什么.又有什么沙盘给您去推演呢.”

“莫忘初心啊.丞相您怎么就把当年的初心给忘了呢.”罗火义正言辞的职责让肖乐天和在场所有的人都有点老脸微红.

是啊.这才几年的时间啊.怎么就忘记初心了呢.张嘴闭嘴就是五年大计十年野望.好像不把未來所有变化都算计明白就不算完一样.

罗火今天借着酒劲开始倾倒自己肚子里的怨气.看样子这些话他已经攒了很久很久了“我知道丞相是怕死人.尤其是无意义的死人.你怕胜利沒有到手却白白的赔上了兄弟们的性命……”

“可是您想过沒有.兄弟们不怕死.兄弟们更不怕失败.兄弟们怕的就是沒有仗可打啊.天底下那个大英雄沒有走背字儿的时候.曾国藩沒有落魄的时候.汉高祖当年还是霸王手下的小弟.当皇帝了不是还被包围到什么地方……”

旁边的萧何信赶紧低声提醒道“白登山……刘邦被包围在了白登山.”

“对啊.”罗虎一拍大腿“你看大汉的皇帝还白白登了一回山呢.嗯.不是……他沒事爬山干嘛.登山跟战败有什么关系……”

众人一脸黑线.肖乐天赶紧转移话題“继续.罗火你接着说.你举得例子我已经听明白了.你接着说……”

“嗨……我说來说去其实就一个意思.大人您别总说什么十年啊.憋闷啊.什么多算多胜之类的话.这打仗就是得有输有赢.输了怕什么.打落牙齿合着血咽下去.冲上去接着打.”

“敌人强大又能怎样.一千人不够我就一万人.十万人不够那就百万人……只要大人您那未來的目标是正确的.死点人怕什么.怕什么.”

啪的一声罗火居然把酒瓶子的底儿给蹲碎了“当初大人小课堂里不是说过了吗.人家欧洲人开启大航海时代.光是探索大海就足足探索了两百多年.死的人不计其数.而且欧洲各国之间也是战乱不断.人家的强大也是死人死出來的……”

“现在咱们想超过人家去.就得做好死更多人的准备.不死人哪里会有大人您说的那个大同世界.”

一语惊醒梦中人啊.肖乐天和周围的人全都愣住了.什么时候听过罗火说出这么直指人心的话.这些警语如果利刃一样隔断了人们心中杂乱的野草看见了血淋淋的内心.

肖乐天同样也是软弱的.他虽然拥有穿越者带來的超前思维和洞察历史的金手指.可是他同样也带來了后世人内心所常见的软弱和妇人之仁.

正因为他知道中华之崛起之路有多艰难.正因为他知道有多少人命死在了那座祭坛上.所以他心中的压力才大的沒变.

无知者无惧.这句话肯定是有道理的.罗火、萧何信这些生长于清末的土著们.根本就沒有肖乐天的心理包袱.一切都是轻装上阵.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人死多了大不了就是痛哭一场然后再出发罢了.

只有肖乐天不一样.他如同捆住手脚战斗的勇士.那绳索就是爱.对这个民族发自肺腑的爱.他真的是不愿意中国重复过去苦难而又血腥的崛起之路.

人命不是电脑游戏里的数字.那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有父母妻儿.有朋友相邻.他们有自己的人生也有自己的理想.沒有人愿意把自己奉上血肉祭坛.活下去是他们最最卑微的理想.

所以肖乐天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推演兵棋.他的每一步决定都要进行无数次的推翻重建.他要模拟对手上百种的攻击样式.并寻找破解之道.

太累了.压力太大了.肖乐天甚至觉得自己将來很有可能是跟诸葛亮一个结局.那就是活活的累死.耗尽所有心力油尽灯枯而死.

而今天罗火的一番话彻底让肖乐天直面自己内心最大的软肋或者说是伤疤.血淋淋的心脏就在眼前跳动.能不能顿悟突破过去真的只能看他自己了.

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肖乐天两滴热泪滚了下來心中哀叹“你本是一双写字间里敲击键盘的书生之手.怎么到现在就变成血淋淋的屠夫之手了呢.长刀所向.你到底要带走多少条人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