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 破迷开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觉得罗将军说的对……”范镰过去正是罗火的老板.两人在跑商队的时候就认识.后來在山神庙血战中情分更是深厚.他见姑爷陷入了沉思.赶紧帮罗火说几句好话.

“我年轻的时候.范家的生意早已经败落.那时候我们全家就是靠着山里的几亩薄田还有父亲去帮人家算账的收入维生.很是困顿不堪……”

“你知道山西那是个什么地方.西面是吕梁山.东面是太行上.中间夹着狭长的一条平原.多山多丘陵少平原.山西所产的粮食从來都不够吃的……”

“风调雨顺的年景还能混个七八分保.可是一点遇到点水旱灾荒.乡间地头平日里那些情分可就全都看不见了……”

“那年我还小自由七八岁.那年夏天酷热少雨.就连最耐寒的黍子、小米都大片大片的死去.相邻村庄为了抢坝子上最后一点水.你猜最后怎么解决的.”

范镰老掌柜眼眶一红“那时候我爹带着我正好从那条小溪路过.田家庄和吕家营的两村上千人汇集在溪水旁.无论男女老幼都仇恨的相互对视.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都站出來为本村本族摇旗呐喊……”

“不是械斗.也沒有官府的弹压.当时甚至还有县衙派來的两名衙役当证人……两边族长各自拜过祖宗、天地.然后抽长短签.一村选出一名死士就在溪水里面单挑……”

“那可真是往死里杀啊.就隔着一条河……相互百年都有通婚.本來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两个大宗族.可是为了活着为了少饿死几个人.都变成了鬼.”

“抽到死签男子每一个退缩的.因为他知道退缩了全家也就会被抛弃.别说灾荒之年了.就算平日里丰年.沒有了家族的人家也活的不如一条狗……”

“甭管对方是不是你的表亲.也别说是不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到那一刻只有疯了一样的杀.你不杀他他就杀你.刀子、棒子、粪叉子……石块甚至牙齿指甲都是武器.”

范镰沉浸在童年恐怖的记忆力无法自拔.浑身都瑟瑟发抖了起來“沒人求情.沒有劝架.所有人都跟野兽一样给自己人鼓舞助威.直到有一方倒下彻底不能再站起來为止……”

“失败的一方抬走生死不知亲人.胜利者浑身是血的在溪水里吼……还有沒有人上.服不服.三声喊过之后有不服的就接着战……”

“沒有什么三盘两胜的规矩.不服就再派一个人上.被打死再派下一个……双方就这么疯子一样捉对厮杀.直到最后有一方彻底丧胆.让死人给吓怕了、吓怂了最后认输退缩……”

“胜利者拥有对坝子的所有使用权.自己村庄的田地可以得到灌溉.今年的收成也就有了保证.而失败者只能在哭泣中哀求希望对方能多少念在情面上给留下一点水.留下一丝活命的机会……”

哎……老掌柜长叹一声“那场争夺水源的亡命厮杀.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溪鲜红的血水.真不知道人血浇灌出來的粮食.能救几条人命.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父亲和我就下定了决心.不能走土里刨食的老路了.那可真是死路一条啊.”

原來如此.大家这才知道范镰父子选择经商这条路.可不仅仅是想要恢复过去晋商之首的辉煌.也是因为山西那穷困的地方不经商真的就是沒有一丁点的出路.

“都是生存逼的啊……”老掌柜拍了拍姑爷的肩膀“我说这件事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有时候死人反而是解决困境的最有效的手段.小到一个家一个宗族.大到一片地域甚至一个国家.相互之间拼了老命争夺的还不就是个活着.”

“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的更好.就必须得不怕死……用不怕死的那股子疯劲吓住敌人.让他们知道咱们是不好惹的.杀敌一千他们也得死八百.不这样吓住他们.你就打消不掉那些狼子野心.”

这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肖乐天耳边好像响起洪钟大吕的声音.破迷开悟就在今朝.

敌人到底怕中国什么.是更精锐的军队.更强大的战舰吗.不是的.敌人怕的是中国人无惧失败的慷慨赴死的那股子精气神.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必须要让外寇知道.对中国的任何军事行动.哪怕胜利了也是惨胜.对中国的任何军事行动都注定要成为蚀本的买卖.

失败了不怕.再來就是了.就如同站在血染溪水中的斗士一样.哪怕垂死弥留之际还要喊出‘还有谁.服不服.’的豪语出來.

洋鬼子也是一条命.石桥高地血战的时候.当他们看见无论付出多少生命都无法战胜这些中国人之后.他们也会害怕也会逃走.

是什么震慑住了那些敌人.不是因为新军的武器有多么犀利.更不是什么训练多么的有素.靠的就是那股不怕死人的狠戾劲.对方是野兽你就得比野兽更加的残忍.

肖乐天拍了拍脑袋心中暗叹还是过去和平年代所养成的习惯太强大了.太平盛世人们的价值观跟乱世能一样吗.就算后世那个太平日子.其实归根结底还不是靠着朝鲜半岛上长眠的那数十万英雄骨骸的震慑吗.

所有活着的人.都应该记住那些死去人的功绩.肖乐天啊肖乐天.不是你要带走那么多条鲜活的生命.而是民族崛起这个祭坛上就得需要这么多血淋淋的生命.

沒人能避免这个血肉的魔咒.就连二战时期国力世界第一的美国.也得丢掉30多万条生命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剩下那些伤残的士兵更是不下百万.

以强大的美国都无法逃过这样的魔咒.肖乐天又岂能避免.想到这里肖乐天心中豁然开朗.他走到窗前望着星空和太平洋.自嘲的笑了笑.

“穿越者让古人给教育了.这还真是一个笑不出來的笑话.原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哪怕穿越者也不行……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他的规则.那不是一个人能够扭转的.除了不忘初心之外.我并不能左右任何的事情.”

“既然血肉磨盘已经开动.那就由我來掌舵吧.至少我不会让这个国家走弯路.至于最后究竟要牺牲多少条性命.反正肯定比真实的历史少很多就是了……”

“能做到这一点.我不已经是功德无量了吗.”

东面的太平洋上.渐渐有乌云压了过來.夏日里最常见的太平洋飓风.已然渐渐成型.时代的风云.其实从此刻才真正变的精彩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