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9 血祭大西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喊杀声是那么的熟悉,包括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之后,莫里哀和布鲁斯少将惊的手中的望远镜都掉了下来。

“这是正规军?肖乐天的陆军……上帝啊,这是黄皮猴子向欧洲的宣战!他们居然把陆军派到了欧洲……”

十九世纪末期,欧洲的军事理论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兵种开始健全所有军事理论家都非常认可精兵政策,最讨厌的就是玩跨界。

在欧洲军事家的心中,陆军就是陆军,海军就是海军,甚至陆军中的炮兵也是独立的单位,这个时代人们更相信专业。

专而精,杂而乱,天下哪有那么多全才,上岸是陆军下海是海军,给他几门火炮还能精通三角函数进行远距离漫射?不可否认这个世界确实有这样的牛人但是,能有多少呢?够不够组成一支军队呢?

这个世界的人是没有海军陆战队这个概念的,当初两次鸦片战争,英法远征军全都是二元配置,海军就是操纵海船横渡大洋然后在海岸线上进行火力支援。而进攻城市的陆军就是普通的陆军,在安全区域登陆之后以典型的陆军操典向敌人发起进攻。

海军、陆军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各干各的活儿相互之间竞争多过合作,这在19世纪是一种常态。

而今天当孙初见所带领的这些士兵发起决死冲锋之后,大海上所有的法国人都愣住了,这不是典型的陆军操典吗?火枪齐射、三三突击阵、散兵递进式射击,甚至还有琉球最拿手的手雷战术。

如果是在大海上靠战舰对射,法国海军有一万种方法虐死昆山号上的士兵,可是现在两船相交已经打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结果以陆战为主的留学生们却占足了便宜。

“该死的,上当了,上当了……这艘船就是等着咱们接舷呢,他们根本就不是海军,他们都是一群陆军……以前那些商船肯定是被欺骗然后通过接舷战遭难的,这群卑鄙的中国人,普鲁士人!”

莫里哀骂归骂但是木已成舟,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给圣洁号下命令,不要傻看着愣神了,赶紧冲锋去支援高卢人号……你们的兵力足足是他们的五六倍啊,如果这样都输了我们干脆跳海自杀吧!”

高卢人号和圣洁号加在一起总兵力达到了六百多,而昆山号上满打满算也就一百三十多人,而且刚刚在对射过程中,有五十多人已经阵亡。

剩下的七八十号精锐已经全被孙初见带到了高卢人号上,仗着单兵强悍的战斗力,一次冲锋就杀的高卢人号上一片哀嚎。

圣洁号上的士兵想要去支援高卢人号,就必须冲过已经烟尘滚滚的昆山号飞剪船,谁都不知道下面有没有炸药,但是军令如山他们也只能胆战心惊的往前冲了。

“快快快……所有人加快速度,去支援高卢人号……”就在军官催促之时突然昆山号的舱门窜出一道道火苗取代了刚刚的浓烟,大量的煤油已经点燃了船体下层所有可燃烧的物体,士兵们隔着厚厚的皮靴都能感受到热量逼了上来。

“上帝啊,这艘船要烧沉了……这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咳咳咳……”

无烟煤,也称白煤,这是地球上煤化程度最彻底的煤炭,含碳量超高,杂质最少,同等单位所能提供的热量也是各类型煤炭中最高的。

致远号回国所用的全是普鲁士盛产的最高规格的无烟煤,用这种煤烧锅炉根本就不会拉出长长的黑烟,大部分都是灰白的烟带,远远望去就好像是一条肮脏的云彩。

为了保密,普鲁士方面可算是费尽心机,把一些的危险可能都给考虑到并扼杀在了萌芽之中。不过很可惜,卑斯麦他们没有算出中国年轻人的疯狂,而这才是致远号暴露行踪的最大危机。

现在昆山号上整整出舱了150吨优质无烟煤,这座煤山一旦点燃根本就没法救,昆山号的沉默就是个早晚的事情。

火焰从昆山号上的每一个缺口喷出,两艘法国战舰身上的铁甲都被烧红了。刚刚冲上甲板的圣洁号水兵一个个跟跳踢踏舞一样又退了回去。

圣洁号的船长这时候也顾不上军令了,他发现再拖延下去大火会把他们也烧尽“转舵……快转舵!离开这艘该死的船……灭火!”

已经有火苗跳上了圣洁号的甲板,角落里的缆绳还有备用帆布都被点燃了,吓得士兵们赶紧灭火。

咔哧……咔哧……船体发出牙酸的声响,圣洁号终于脱离了燃烧的昆山号,当两船分开距离之后,船厂低头一看昆山号的侧舷吓的浑身白毛汗都流出来了。

飞剪船身上所有被撞开的缺口都在往外喷涂着火焰,自己战舰上的铁板都有部分区域被烧红了,再晚一点下令恐怕三艘船都得同殉在这里。

圣洁号的运气不错,可是高卢人号的命运已经注定要终结在这里了。抱着必死之心的孙初见他们,以同归于尽的疯狂把高卢人号甲板上的所有活人横扫一空,甚至连舰长都被孙初见一刀给剁死了。

身上捆着炸药的士兵,点燃引信冲入底舱,轰轰的爆炸声吧高卢人号的内脏搅了个天翻地覆。士兵们守住所有通向甲板的出入口,冒出人头就是一排弹雨,随后再丢进两枚手雷,底舱的士兵被压的死死的根本就没办法冲上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候火焰的高温已经投过铁甲传导了过来,甚至部分区域已经开始冒烟,底舱的水兵甚至开始给弹药舱泼水降温。

直到此刻,莫里哀和布鲁斯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错误的命令最终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但是莫里哀不想道歉也不想认错,他只是冷冷的对圣洁号下令。

“向高卢人号开炮……炸沉他!”

轰轰轰……海面上炮声隆隆,焰火冲天!昆山号最终烧穿了底舱大量海水涌入其中沉没了。而高卢人号被友军一轮火炮齐射炸的整个舰体都抖动了起来,尤其是吃水线部位所中的几弹,正好把没有铁甲防护的木质船体给炸出几个大窟窿。

滚滚的海水涌入其中,尸体顺着缺口往下掉,爆炸的破片把甲板上的留学生和普鲁士士兵扫倒一大片。

孙初见小腹一疼,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弹片咬住了,鲜血从手指缝里往外渗堵都堵不住,脚下的甲板在倾泻,他很快就要掉到海里去了。

生命的最后一刻,孙初见忍者疼跪在甲板上,向着东方磕了一个头“永别了,我的母国!以我血祭轩辕……以我命祭华夏……”

轰的一声巨响,高卢人号彻底倾覆,孙初见落入冰冷的海水中彻底丧失了所有意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