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 鞭策的力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帆木质战舰向纯粹的钢铁战舰演变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几的,军国重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非常的慎重,也只有肖乐天这样的在纯白纸上作画的人才敢一上手就用铁甲舰来组建海军。

战争不是儿戏,军备竞赛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噩梦,哪怕强大如英国对于海军战略的调整也是小心翼翼不敢轻举妄动的。

需要的钱实在是太多了,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如果全都换成铁甲舰,这得多少钱?又要面对国内多么强大的反对力量?这都是政治家所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木质风帆战列舰,如果养护得当理论上是可以使用二三百年的,比如美国的宪法号从18世纪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开始服役,一直到21世纪依然属于美国海军的一艘服役荣誉战舰,四百多年的时间,这艘战舰依然可以在大海上航行。

而钢铁战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无论你的油漆养护工作多么的细致,但是钢铁的朽烂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所以说钢铁战舰能有百年的寿命就已经是奇迹了。

性价比差的太多了,政治家其实本质上也是商人,他们所作出的任何决定都要考虑一个成本和产出的问题。就好比定装子弹取代分装的米尼弹,后装步枪取代前装枪,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可是欧洲各国到现在都没有完成整体的淘汰和列装。

原因是什么?难道是他们都瞎了,看不见普奥战争中普鲁士士兵的英勇吗?难道毛瑟步枪的优异性能他们视而不见?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政治家核心的考虑还是金钱。

全欧洲的步枪进行大范围的换装这得多少钱?治国跟治家是一样的,不精打细算能行?十年换装和一年换装对国家财政的压力能一样?另外那些吃老式装备利益的高官显贵们会不会有阻力?这些都是政客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为什么说战争是人类科技进步的原动力呢?这句话还真没有错,也只有战争打响了,也只有当敌人的刺刀顶到你的心窝了,人们才能放下那点自私自利,那点小肚鸡肠,为了生存那就榨干国力攀科技树吧。

和平时期你敢暴兵升级军工?姥姥!钱都暴兵去了,老百姓餐桌是不是会少一块面包?资本家会不会少举办一次宴会?国家的财力是有限的,军工吃走了大头,必定民众的生活质量就会下降一大格。

人都是自私的,日子过的好好的,你这个政客一上台就让我们少吃两块面包一根香肠?不跟你丫的死磕,那就不算完,骂也要活活的把你骂死。

但是战争时期,民众的怨言则被彻底的压制住了,为了生存为了不受到敌国的欺辱,别说少吃几口面包香肠了,就算天天喝豆子汤,他也得把最后一枚铜板捐给国家。

看看,为什么说战争是科技进步的原动力呢?因为战争带来了恐惧,恐惧可以极大的凝聚国力,而国力则可以推动科技的进步和科技的普及。

现在欧洲的各国就是这样,慢条斯理的更换军队的步枪,老式的前装线膛枪一船又一船的向非洲、亚洲、中东、南美倾销,然后各国军部的财会人员在精打细算每一枚铜板,然后一个团一个师一个军的慢慢换装。

因为所有欧洲国家的君主,除了普鲁士之外,都认为端起不会再有大的战争,甚至连法国和普鲁士之间的冲突,欧洲国家也认为这是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

普鲁士人疯了不成?刚刚打完一场普奥战争,这才几年啊,就想跟法国进行全面国战?拜托,您还是别开玩笑了,边境有几场小冲突我们信,但是国战?哈哈,让我笑一会吧……

正是这种对和平的绝对信任,造成目前欧洲大陆各国普遍的战备松懈,只有一个普鲁士在厉兵秣马,这也是历史上普鲁士创造出奇迹的重要决定性因素。

换装步枪都能遇到重重阻力,那么换装铁甲舰呢?那得需要多少钱?又会遇到多大的阻力?政客必须要考虑这些问题,这也就是政治家和军事家之间的巨大区别了。

莫里哀在狂笑,没错他就是在狂笑不是发疯而是如同老僧出定那样的顿悟,他放弃了对战舰的指挥前,战场的指挥棒全都交给了布鲁斯少将,而他自己则拿出了另一种武器,那就是照相机和速写板。

两名副官一名在舰首一名在舰尾,操纵两台照相机正从不同的角度记录致远号的身姿,而莫里哀则亲自爬上了高大的主桅,和瞭望手挤在一起,用手中的铅笔开始速写。

这个时代照相技术还不是太成熟,拍摄静物都有些模糊更别说运动中的战争场景了,所以说相片永远都是一个辅助,可靠的还是这些速画师手中的铅笔。

轰隆隆的炮声中,莫里哀的铅笔在白纸上笔走游龙,嘴里神神叨叨的一直在低估,旁边的瞭望手都看傻了,他没想到指挥官居然还有这个本事。

“神秘的中国铁甲舰,舰首主炮为双联装,舰尾口径单联装……目测口径在180毫米到200毫米之间……火炮中轴线排列,可以轻松的覆盖360度角的射击……”

“只要战舰位置得当,三门大口径主炮足可以在任何方向形成集火射击状态……每一次齐射爆炸声都惊天动地,可以想象当三门应该放在海港炮台上的岸防路基火炮,被转移到铁甲战舰上齐射,那是何等壮观的景象……”

“中国人的铁甲战舰,长度在75米至80米之间,宽度十二三米,舰体修长航速迅捷……没有任何的风帆,战舰上的两根桅杆只是为了给瞭望手提供一个观测的平台,战舰的正中央有一根粗大的烟囱……”

莫里哀一边画一边喃喃自语,他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在分析致远号的所有数据,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光荣号和虔诚号可以牺牲,但是他和这些资料绝对不能牺牲,必须在战斗结束之前逃出去。

“这些情报只要能回到欧洲,我就算丢掉着四艘战舰又如何?我不在乎,我什么都不在乎……战舰可以牺牲,这几千士兵也可以牺牲,但是我的命和这些情报不能牺牲,绝对不可以!”

“必须把这场海战的每一组数据都送回欧洲,必须要让这几耳光抽在所有欧洲人的尊严上,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政客们下定决心换代升级武备……”

“如若不然,恐怕整个欧洲都会变成普鲁士和中国皮鞭下的绵羊,肖乐天这个邪魔的邪恶计划,我莫里哀必须要给他曝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