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 大屠杀的序幕/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世纪,葡萄牙人发现达喀尔地区,但并未建立有效的殖民地,也许是当年人迹罕至的塞内加尔河两岸真的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源,甚至连大型的部落都没有几个。

正因如此,葡萄牙人转而去经营西方太平洋里的佛得角群岛,并最终将那里变成了葡萄牙的海外领土。

直到17世纪初,法国人发现了这里的地理价值,并在塞内加尔河畔建立贸易战并驻扎一定的武装力量。

那时候塞内加尔地区也只能给法国提供黑奴、象牙还有少量的黄金,这里的战略价值并没有凸显出来。

但是精明的法国人突然发现在塞内加尔河口的西南方向有一个叫做达喀尔的小渔村,地理位置正好是非洲大陆的最西端的突出点,如果占领了这里,就可以以此为半径控制整个大西洋的腰部。

地缘政治的第一个的要素就是地理位置得好,必须能够影响到某一个甚至多个经济圈,而达喀尔很符合法国人的要求。

率先建设达喀尔的是法国东印度公司,他们建造永固码头、防波堤投资修建城区,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达喀尔就成为了西非黑奴贸易的中心。

经过两百多年的经营,现在的达喀尔已经成为西非法国最重要的殖民地城市,甚至法国还要准备在这里修建铁路。

正因如此,法国在达喀尔布下重兵,不仅拥有将近三千的陆军,更有两千多经过训练的黑人仆从军,港口内还有四艘风帆护卫舰长期驻扎,当然还有四座坚固的炮台还有上百门火炮。

如果你认为如此雄厚的兵力,那么达喀尔一定是如铁桶一样,那可就错了。当圣洁号和致远号一前一后冲入港口守军的视线之时,整个城市安静祥和的就如同天堂。

灯塔上负责瞭望的士兵抱着酒瓶子早就睡着了,旁边的警钟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敲响过了。混乱的大航海开拓时期已经过去,海盗成为了传说,西方列强已经完成了对非洲的瓜分,这时候会有战争?傻子都不会信的。

远方军营里士兵们已经进入熟睡状态,鼾声此起彼伏,就连站岗的哨兵都靠在墙角打瞌睡,毕竟是百年没有遇到过战乱的城市了,这里的人们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安全感。

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正在睡觉!

哦!实在是太安详了,如果肖乐天见到如此安静祥和的画面,相比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声音吧。

爆炸声震醒了整个城市人的美梦,子夜时分达喀尔港口被一声闷雷所惊醒,无数人睡的恍恍惚惚的去推身边的媳妇。

“你……你去收衣服……要下雨了……”

哪里有什么打雷下雨啊,当第二炮正中圣洁号的桅杆后,港口放哨的士兵总算是醒过魂来了,探头一看大海“我的上帝啊……我们的战舰遭到敌人追杀?快拉响警钟……”

莫里哀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甲板上,他歇斯底里的冲达喀尔吼道“我是皇帝陛下的特使莫里哀!现在我以特使的身份命令你们,马上开炮!达喀尔反击……”

“反击啊……为了皇帝陛下,开炮!”

按照莫里哀的剧本安排,此刻达喀尔应该如同一只炸起刺来的豪猪,用上百门火炮的齐射拦住致远号,让这群该死的中国人见识见识法兰西的怒火。

可惜肚子痛不是总要拉稀的,有时候疼过一阵会连一个屁都没有。

今天的达喀尔让他失望了,致远号已经两炮命中圣洁号,而达喀尔到现在还蒙头转向的,别说反击了,居然连一阵喧哗都没有。这是什么套路,这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你们都是一群猪吗?开炮反击……反击啊!”莫里哀吼的脸都变成猪肝色了,可是达喀尔炮台到现在还是沉默的,居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的吼声。

直到此刻灯塔警钟才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也不知道轴承上有多久没有上油保养了,士兵拉绳索都要用尽力气,他甚至都能感觉到铜锈随着风吹到他的脸上,迷了他的眼。

铛铛铛……钟声总算是响起来了,可是这时候莫里哀已经等不及炮台的反击,他拉着孙初见身上的绳索一把推到了海里“向岸上游……所有人押着这些俘虏上岸!”紧随其后他也噗通一声跳下了海。

圣洁号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爆炸和火光总算让这座城市明白发生了什么,总督府内一片大乱,宿醉的总督放开赤身的女奴,光溜溜的推开窗户。

“我的上帝啊?难道我已经被法兰西放逐了吗?难道英国在向我们开战吗?怎么会这样……”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上除了英国之外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国家胆敢攻击法兰西的殖民地。

圣洁号在燃烧,水兵们跟下饺子一样往海里跳,港湾里的战舰和民船终于醒过来了,一盏盏信号灯亮了起来,战舰上人影霍霍好像在进行反击的准备。

再看看陆地炮台,直到现在才有人影出现而且看那慌乱的样子,平常训练肯定不怎么样,致远号已经连发三炮,直到现在达喀尔却没有反击一炮。

项英愣住了,他站在指挥舱内任由望远镜从手上滑落“这这这……这就是世界第二强大的法兰西?就这训练程度,也敢自称强军?”

“可悲、可笑、可叹……当年林则徐虎门销烟,英国人站在大海上轰炸虎门、广州的时候,那些英国人的心情是怎样的呢?会不会跟现在的我一样呢……”

“哈哈哈……”项英笑了“原来你们也不过就是一只纸老虎啊!今天爷我就戳破你这张厚脸皮!”

“致远号,延伸射击!把达喀尔给我变成一片火海!”

轰……轰轰!吼声中圣洁号的弹药舱被一炮击穿,剧烈的殉爆让整个港口惊天动地,燃烧的残骸铺满了整个码头。

海浪中莫里哀和无数水兵押着俘虏仓皇往岸上逃去根本就不敢回头。

“主炮两连发……断掉达喀尔的灯塔……老子听着钟声就心烦……”在枪炮长林震的吼声中,沉重的210主炮开始转动,炮口燃起猛烈的爆风,不用两炮仅仅一炮就正好命中灯塔的顶端。

气浪掀起沉重的青铜警钟翻滚着飞向城市,达喀尔大屠杀正式拉开序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