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 殖民地的财富/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撬开地下室的铁门,迎面是一个三十多平米的房间,这里应该是守卫们值班的地方,不过早已经空无一人了。

房间的尽头是一扇铁箍厚重的橡木大门,上面一连串挂了六把巨大的锁头,估计这六把钥匙都被分散保管,这也是防备家贼的一种手段。

“准备炸药,轰碎他……”一声令下,自然有精通爆破的士兵拿着雷管开始安放炸药,不一会的功夫,只听地下室内轰的一声巨响,烟尘顺着大门往外喷了出去足足五分钟都没有散尽。

等烟气消散之后,邱威带着陆战队员冲进了金库,结果当场就被惊呆了。

“我的老天!法国人难道把全非洲的大象都杀绝了吗?怎么有这么多的象牙?”

“长官你看,这里还有整匣子的宝石,这是钻石吗?这种是红宝石……”

“金币……金锭……快看,这些大箱子里全是黄金,都是已经铸造好的金币和金锭!”

发财了,绝对是发财了,金库足有90多个平方米,到处都是硬木打造的架子上面整齐的摆放着非洲的一些珍品特产。

象牙、犀牛角、钻石、红宝石、蓝宝石……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特殊矿石,甚至还有天然形成的狗头金。

在架子最底层,就是一口口的大木箱,打开之后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黄金,目测足有五六万盎司,这就是将近1500公斤的黄金啊!

邱威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我的老天,这帮法国人怎么这么有钱?仅仅一个达喀尔的金库就藏有这么多的黄金?”

旁边一名普鲁士士兵回答道“可不仅仅是达喀尔的黄金,达喀尔是法国统治西非的最重要港口,塞内加尔地区的财富都要先汇集到这里才能往巴黎转运……”

“刚刚我们审讯的那两名黑奴其中一个居然识字,还是总督府黑奴里面的一名主管,听他的口供说,现在总督府里藏有整个塞内加尔一年的税金,还有将近十年的财政盈余……”

“为什么没有及时的运往巴黎呢?”邱威问道。

“因为铁路,达喀尔正在筹备修建一条往北的铁路,这些钱应该就是修铁路的资金了……”

邱威笑了“铁路?哈哈哈……咱们丞相也想修铁路呢,塘沽到开平和滦州的铁路已经开始实地勘测了,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

“去!给我抓一队黑奴过来,把这里能搬走的东西全给我搬走……”

不一会的功夫,陆战队员们就从大街上抓来了上百的壮丁,在刺刀的逼迫下没有一个敢反抗的,在加上黑奴已经被奴化统治三四百年了,他们早已经形成了一种逆来顺受的奴隶文化。

只要能活,就不会考虑反抗,更别说这些水鬼们还承诺最后一人送十枚金币给他们。

总督府的厨房开始冒烟,陆战队员有计划的开始纵火,黑奴在搬运黄金、宝石和象牙,在刺刀的威胁下没人敢动歪脑筋。

总督府内的所有文件都被席卷一空,邱威没空一份份的去看,他准备全都打包带到致远号上,然后找个机会和普鲁士的情报员联系,把这些法国人的机密都送给普鲁士。

火光中好几百的法军士兵企图反攻总督府,可是在狙击手精准的打击下,很快这两个连队的指挥体系就崩溃了,凡是穿的象军官的人都被重点关注。

不仅是狙击手对法军形成了巨大的压制,后装毛瑟已经对前装法制MLE1857米尼弹步枪造成了空前绝后的压制。

定装弹毛瑟已经打出四五弹,而对面的MLE1857步枪却只能打出一发子弹!这仗还怎么打,不到十分钟两个法军连队已然崩溃。

邱威看着如水一样撤退的法军并没有下令追击,而是回头看着源源不断往外抬黄金的黑奴队伍长叹一声“殖民主义真好啊!欺负人的感觉,怎么就这么爽!”

直到此刻,邱威这群留学生们才彻彻底底了解了殖民地对欧洲文明的重要性,这种对全球资源赤果果的掠夺最终成就了欧洲文明的绝对强势。

仅仅是西非塞内加尔一地,就能横征暴敛这么多财富,现在法国是仅次于英国的第二大殖民地国家,可见一年到底能聚敛多少的财富。

有些事情肖乐天并没有跟手下人说,在前世肖乐天清楚的记得,普法战争结束后,普鲁士终于统一了德意志,那时候卑斯麦向法国狮子大开口张嘴要50亿金法郎的战争赔款。

这是卑斯麦一生中第一次在战略层面上产生的失误,他以为50亿金法郎已经非常的多了,当时法国政府的国库已经空空如也,根本掏不出一枚金币。

50亿金法郎按照当时对白银的比价,就是足足7亿多两白银,而纵观整个清朝历史,最富足的乾隆时期,国库收入的最高峰值也就是8000多万两白银,之后就连年锐减,到了晚清财政收入入不敷出,空留下账面上的数字勉强撑撑门面。

卑斯麦真是好算计啊,开出一个天价目的就是让法国在短期内还不起钱,从而形成几十年内对法国的压制态势,而且钱不还清了,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也就没有归还法国的道理。、

真能牢牢占领一代人的时间,光推广德语教育就能改变这片土地上的人口文化结构。

但是卑斯麦低估了老牌列强的底蕴,甚至可以说他低估了殖民地经济真正的底蕴,因为普鲁士毕竟从没有体会过拥有殖民地的那种发财的感觉。

卑斯麦绝对误判了法国民间的财富数量,他也误判了经过大革命洗礼的法兰西人民拥有多么强大的民族主义精神。

战后新政府为了尽快还清战争赔款,尽快的赎回北方被普鲁士占领的土地,开始大规模的向民间发国债。

让卑斯麦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战败的法兰西政府,一个还没有建立起信用的新政府,居然连续发了三笔50亿金法郎的国债,而且每一笔国债都出现了空前的抢购热潮。

150亿国债瞬间销售一空,认购总金额居然达到了让然瞠目结舌的450亿金法郎,足足是卑斯麦狮子大开口的9倍。

至此卑斯麦的如意算盘彻底打碎,后世的列宁甚至给法国专门起了一个名字外号,叫做高利贷帝国主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