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7 巨变的特区 1/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清是一个巨变的时代,新旧思潮的相互碰撞让人们的价值观产生巨大的反差,再加上晚清的变革并不是由内而外的自发形成的,而是由外部势力强行干预而产生的,所以这种冲突更加的让人触目惊心。

平心而论,肖乐天也是一名外来者,他虽然是中国人而且两世为人都是正儿八经的汉人,但是对于这个晚清来说,他的思想其实和洋人的思想一样带有强烈的破坏性。

落后者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落后,就好像一次雪崩中每一片雪花都认定自己没有错一样。拥有陈旧思想的人们都是很拒绝改变的,因为改变就意味着否定,否定自己以前的认知。

要知道,想让人自己认为自己错了,可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难度不亚于让顽石点头。所以在生活中我们经常看见一些人明明已经被逼到绝路了,明明已经没有一丁点道理了,可是还死不悔改。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那种痛苦,要比否定自己的以前那种痛苦要小的多,至少他是那么认为的。

否定自己的前半生?否定自己爹妈、爷奶的教育是错误的?这多没面子,这多痛苦,谁能走出那种坎呢?

但是生活还得继续,人拒绝改变可是他们又同时奢望改变带来的好处,就比如说眼前的塘沽特区,这个财富之地现在已经成了北中国,尤其是直隶一带所有人心中的一个梦。

想当年塘沽特区刚刚筹建的时候,黄举人在别有用心人的鼓动下拼命的攻击特区,大小王庄等一批土著百姓,昏头昏脑的跟肖乐天作对,甚至不惜以死相逼。

那时候人们真的把这个特区看成了洪水猛兽,肖乐天在他们的心中就是西方的邪魔。可是后来在肖乐天一次次四两拨千斤的巧妙应对下,塘沽本地的抵触情绪渐渐淡化了。

直到最后,当工业特区开始释放财富魔力之后,这些本地人彻底改变了思维,看着兜里白花花的银元,他们完全投入到了肖乐天的计划当中。

自古讲究财为水,水过地皮湿,海量的资金筹建特区,周围的民众怎么可能不占便宜?家里有地的谁还种庄稼?把地赶紧租出去盖仓库,盖商铺每年吃的租金就得有好几百银元。

光吃租金也不行啊,中国的百姓那叫一个勤劳,年轻有力气的去工地上随便干点活就是钱,上点年纪的也可以在工厂外面支起一个煎饼果子摊,包子铺什么的,甚至几家合伙弄一件二荤铺,给工人们提供点小炒菜,寻常烧锅酒之类的。

这都是钱啊,当地人只要不懒,这钱赚的跟淌海水一样。

最一开始人们还担心朝廷来摘果子呢,结果等到梅勒带兵围攻塘沽,最后让新军彻底给灭了之后,所有人心全都放到肚子里了。

那时候大街上当地百姓就一句话“哎呦……二哥!咱们这富贵日子可算赶着了……这北京城都让丞相给占了,以后谁还敢冲咱们着呲牙咧嘴?咱们就放心赚钱吧……”

后来北京和肖乐天密约,把塘沽特区的面积整整扩大了几十倍,南边到唐家铺靠近岐口村,西边一直到北塘建立西水门,往北一直走,过七里海、宁河再往北一直到了开平。

这一大圈子足足圈走了九百多将近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经接近一个小县的面积。这一大圈全都成了塘沽特区的管辖地。

至此,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出现了,沿着特区的边缘线,肖乐天开始雇佣百姓兴建水道,然后遍植大柳树,他居然在这里生生弄出一个柳条边来。

在关外,满人在汉人聚集地周围遍地插柳条,天长日久柳条生根发芽,就成了边墙叫做柳条边。而在直隶,肖乐天不是插柳条而是错落有致的种植大柳树。

这已经不是一排两排的柳树了,肖乐天种植的可是足足有二百米宽度的一条柳树林子,外面是宽阔的新修河道,明眼人一看就是一种防御体系。

肖乐天的军队现在是亚洲公认的第一强,任何人包括欧洲人都不敢小觑这支军队,如果非要找这支军队的问题,那么有两点应该算是软肋。

一个就是人数少,到现在肖乐天可用战兵不过两万,这点兵力确实是不够看的。而另一点就是肖乐天到现在都没有发展骑兵,这让肖乐天的军队缺乏大战略迂回的能力。

其实清政府一直抱有一种虚妄的安全感,其实也是因为这两点。他们知道肖乐天的新军很强,但是那么点人数还没有多少骑兵,就算一时间让他们占上风了,但是凭着大清国的雄厚国力和战略纵深,最后也能拖死他们。

正因为有了这点安全感,所以两家才形成现在这么一种既敌对又合作的态势,表面上看居然有点亲密无间的样子。

大柳树墙内,朝廷的统治体系依然存在,该什么官管的事情照样有人管,大清国的税收一点也不少收,老百姓既可以去县衙告状打官司,也可以去特区长官哪里打官司告状,两种体系居然平行共存,和睦相处。

甚至连军队都有两个体系,没有错的现在的塘沽特区里居然真的有几只朝廷的绿营兵存在,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些兵已经只是形象上的存在了,正经事什么都管不了。

塘沽特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证明了肖乐天的政治成熟,不要虚面子只要里子。朝廷的颜面给的足足的,你谁也挑不出理来,这块土地永远是朝廷的,肖乐天可不是造反。

特区李秘朝廷要文官有文官,要武将有武将,甚至连税收都没问题,随便收而且收的比往年还多。

地方治安你们朝廷愿意管就管,不愿意管就让特区管,反正在新军的刺刀下,特区的治安好的不可想象。

一切的一切都如天堂一样梦幻,但是在这样安静祥和的局面下,矛盾依然存在而起冲突愈演愈烈。

而一切矛盾的爆发点,就在年前肖乐天所颁布的新政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