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 罗火的故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火早就憋的满脸涨红了,手里捏着的螃蟹都已经被他掐成了螃蟹酱,最后他实在是憋不住了“得了,您就是罚我,今天我也得说话!丞相啊,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悲观,今天咱们好像都被西水门那些糊涂蛋给气着了……”

“谈到这人心变幻,我想起了同治四年的事情,那一年我刚刚完成一次向塘沽押运私铸鹰洋任务后,大人看我在琉球表现出色就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期,让我回家乡去看看……”

“我的老家在河间府肃宁县下的一个普通的小村庄里,村子里一共百十来户人家,估计你们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我小时候那叫一个穷啊!我爹是个老实人,不怕您笑话我爹那人三脚都踹不出一个响屁出来,没本事读书也没本事钻营,唯一的优点就是老实厚道、孝敬父母……”

“俺父亲排行老三,上面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都比我爹会经营,日子过的也好,不象我爹只会在土里刨食……”

“后来爷爷去世前分家产,知道老三家没本事也感念这些年俺爹无微不至的孝顺,结果在分家产的时候,就偏向了俺家一点……十五亩田地三个儿子一家五亩地这是改不了的,但是爷爷在分配的时候多给了我家三分沿河的水浇地……”

“就是这三分水浇菜地,可给俺家惹了祸害了,从爷爷倒气的那天开始,俺两个大妈就天天砸锅摔碗挑毛病,到最后刷锅的脏水成心往爷爷的门口泼……俺爹气不过嘀咕了两句,结果两个大妈哭喊着满地打滚,指桑骂槐骂了个狗血淋头!”

“哎……从那以后仇也就结下了!我爷爷本来就没多少时日,再让这么一气结果三个月后也就咽气了……当时出殡那一天,大伯二伯家这叫一个委屈啊!哭的惊天动地的,逢人就说他们两家受了多少的委屈,好像这辈子就没享过福一样!”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罗火到现在还气的微微发抖“庄户人家活的就是一张脸面,红白喜事就是给各家展示自己家族的重要机会,在这种场合里让他们把我们一家名声给宣扬臭了,那可就是真臭了……”

“大人啊,您是不知道,一百多户人家还有邻村更多的乡亲,我们家能一家一户的去分辨?说的过来吗?别人信吗?我爹妈嘴笨也就窝窝囊囊的认了……”

“名声臭了还不算完,爷爷丧事五七之后,两位大伯就登门了,二话不说还是要分地……我真没想到就那三分地,居然还要一家一分,非说我爹是趁着爷爷老糊涂了,蛊惑爷爷立的遗嘱,他们绝对不承认……”

“窝囊啊!委屈!我那时候在乡间跟师傅们站桩学武艺,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看着两位大伯家如此欺负人我是实在受不了了?你要分地可以明说,在丧事上都已经把我家名声败坏臭了,现在想洗都洗不过来了,居然还有脸分地?”

“如果早一开始就好好商量,以我们家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分给他们呢?现在搞坏了我们的名声还要分地,这可就是登门欺负人了……我一看我爹要软弱答应,顿时就急眼了!”

罗火手里螃蟹渣滓咔哧咔哧的响“我冲出家们,跑到大伯二伯的家门前,上去咣咣两脚,把他们两家大门都给踹碎了……不仅如此,和我一起练武的小兄弟们也都聚集在一起给我撑腰,这下家族纠纷可就变了味了……”

“大伯二伯知道我拳头硬不敢动手打,结果就花钱买通了县衙里的师爷,然后一纸诉状把我告上了大堂,就说我忤逆不孝,不敬长辈……”

“哎……我那时候才十七岁,还是个没主意的孩子,我爹我娘也不懂衙门里的门道,庄稼老实人一听说告官了,自己先把自己给吓了个半死!当天夜里我就逃了,向西一路逃去,最后机缘巧合入了范家的商队当了一名护卫……”

“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遇到丞相然后山神庙列火枪阵,一点一点到现在也成了一个人五人六的大将军了,想起来真的是可笑至极!”

肖乐天这回没有拦着他不让说话,他反而给他倒了一杯茶让他润润喉“故事真精彩,接着说,同治四年你回家又发生了什么?”

“近乡情怯啊,足足有十年没有回家了,我真的不知道家里都发生了一些什么,这时候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愣头青,我在进县城之前,就脱掉了军装,把战马还有十几名护卫兄弟留在驿站里,换了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就进了城……”

“俺姑姑就嫁到了城里,从小姑姑对我最好,我就先去投靠她。我姑姑一看我回来了,抱着我就哭,姑父和表弟也跟着掉眼泪,一边做饭一边埋怨我骂我……”

“饭桌上我才知道,我那两脚不但让那三分菜地丢了,顺带着我爹还多赔出了一亩旱地,这才换来那两家的撤诉,也就是说爷爷分给我家的五亩旱田和三分水浇地,最后就剩下了四亩……”

“我真是气的牙根都痒痒了,我当时真想冲上去掏枪……我我我!”罗火涨红着脸吭哧了半天“最后我突然改主意了,心想我都是跟着丞相做过大事业的人,还在乎这一亩三分田吗?给他们又如何?”

“但是这口气我得出,必须得出这口恶气……”

这真的是一出好戏,肖乐天听得两眼都放光了,这不就是典型的逆袭剧本吗?看这样子罗火要玩装逼打脸流了?真是好期待啊。

罗火突然笑了,笑的很是阴险“我在县城里住了三天,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我又通过姑姑把村子里这五年来的所有变化全都了解的一清二楚,等一切都安排好了,我特意换了一身破烂流丢的二棉袄,头上戴着土灰色的破烂瓜皮帽,一幅闯口外没赚钱的倒霉鬼样子……”

“我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往回走,我爹妈丢掉的面子,我今天就要给他彻底的拿回来!一亩三分田要不要无所谓,面子我可不能不要……”

“为了我爹我得这么办,为了丞相我更得这么办,我总不能让人戳着脊梁骨笑话‘看那个罗老三家的傻儿子,跟了东海肖丞相之后,还是那么傻那么窝囊’我总得给大人您挣点面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