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7 兵威!官威!威威相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帮闲那就是个欺负老百姓的无赖,他们哪里见过正规军彪悍的气质啊,当时脚一软就坐到地上了。

大伯和二伯想逃跑已经来不及了,骑兵一分为二包抄过来,把他们堵的死死的。这两家人就感觉身边是一堵旋转战马的围墙一样,骑兵围着他们来回转施加着无形的压力。

两个老娘们当时就吓昏过去了,大伯裤裆一湿空气中都是骚臭味道,二伯多少还能撑得住,哭着把手里的洋钱捧上去。

“诸位好汉爷啊,您要钱好商量,可别伤人性命啊……求求你们了!”说完就直接跪下了。

那三个帮闲也跪在地上,话都说不出来就知道磕头如捣蒜。

罗家庄彻底陷入一片混乱,百姓全都往庄子外面逃,可是就在这时候,村庄周围响起了一片铜锣声。

“都安静,全都安静一点……没有贼人,根本就没有贼人,那些都是东海肖丞相的士兵,他们不会伤人的……也不会欺辱妇孺,更不要钱!”

哐哐哐……一阵铜锣的声音,随后就是县衙所有的差役还有一百多绿营兵的身影。

紧随其后是一顶官轿从大路上飞奔而来,四人抬的轿子跑的一路带风,轿夫累的浑身都是臭汗,呼哧呼哧喘粗气。

当轿子冲进村庄之后,身穿蓝雀补服的县太爷捏着手绢擦着汗快步走了出来“罗将军在什么地方?罗将军遇到什么危险了?把村民都给我集中起来,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差役和绿营兵把惊恐的村民又给集合到了一起,这时候骑兵也不耀武扬威了,他们从战马上跳下来,站在罗火面前啪的一声行了一个西式军礼。

“属下护卫将军不利,请将军责罚!”

这时候罗火终于恢复了以前的霸气,如铁塔一样挺直了腰杆“呵呵呵……稍息!先给我换军服吧,不然我还真镇不住这些妖魔鬼怪!”

罗家庄的百姓此刻就跟做梦一样,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真比那戏文上说的还精彩,这老三家的小火啥时候变成将军了呢?

可是再一看就连县太爷都恭恭敬敬的在院子里站着,泥脚杆子还敢立着?快跪下吧,结果呼啦啦小院和长街外跪倒一片。

很快罗火就从厢房里走了出来,众人眼睛顿时一亮,罗火身上的军官服简直漂亮威武的不像话。

小翻领、收腰、紧扎武装带、过膝的皮靴……漆皮大檐帽上缀着的星星难道是黄金打造?腰间的手枪露出一个手柄,居然是象牙雕刻。甚至在小翻领上还有一颗金光灿灿的星星正在闪耀。

县令其实也是偷偷收过刑堂贿赂的人,明面上是朝廷的县官但是暗地里却是肖乐天的暗子,他当然知道罗火已经是丞相身边的高层了,自己这个九品官身份根本够不上。

他赶紧过来行礼道“见过将军,小县招呼不周,让将军受惊了,这真是我的罪过,罪过啊!”

罗火笑了笑“贵县不用客气,你我不属于一个体系,没有上下之分,还是平辈相交吧……但是我父母还是在您的治下生活,所以有些事还是要麻烦您了!”

两份恩断义绝的文书送到了县太爷的手里,然后事情的经过也都重复了一遍,这时候周围的乡亲再傻的人也看明白怎么回事了,赶紧给罗将军作证。

那两家人此刻已经吓瘫软了,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罗火怎么就成了将军,怎么可能成了将军?

县令其实早就跟罗火商量好了,要演这么一出大戏,十年前丢的面子今天必须要加倍的捡回来。

县令大声呵斥道“大胆狂徒,身为县衙帮闲一个不入流的东西,居然敢**乡亲?我切问你,刚刚你是不是说过在这罗家庄你就是王法?来人啊……拿下!”

“兄弟救我……”帮闲哥哥知道今天事情不能善了了,赶紧扑到罗火马靴边上痛哭“哥哥我不是人,我猪油蒙了心,兄弟你都是大将军了,就高抬贵手吧!呜呜呜……”

这时候大伯二伯也趴在地上痛哭求饶,他们现在已经吓的脊梁骨都软了。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屋子里罗火的爹妈走出来了,毕竟是一辈子老实人,他不可能看着哥哥们遭罪而不管。

“算了小火!他们认错了也就算了,毕竟都是一家人啊……”

罗火用靴子轻蔑的踢了踢嚎哭的哥哥“站起来……现在知道哭了?你们后半辈子会哭的更多的!”

罗火看着周围的乡亲还有烂泥一样的两家亲人,拱手说道“乡亲们做个见证,我罗火可以不计较之前的恩怨,甚至连他们想害我的仇都不报!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断绝关系的文书必须要生效!”

“县太爷在这里呢,乡亲们也做个见证……以后我们家和他们各过个的日子,我们不管他们的时候,乡亲们可别背后骂我不是东西……要知道是他们先害我们的!”

“小火你放心!他们事情做的这么绝情,活该有报应,以后各过个的你不用管这两家白眼狼!”

至此,罗火的报复计划圆满画上了句号。

花厅里众人都听呆了,除了王怀远知道这个故事外,其他人还真不知道罗火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肖乐天开口道“后来呢?”罗火笑着挠了挠头“其实也没啥,县里发卖给我500亩官田,我爹一下子就成了县里数得上号的大财主,然后我又给家里盖了一所三进带花园的宅子,给祠堂送了50亩田地……”

“其实我本来想带着爹妈来塘沽、琉球享福的,可是老人故土难离死活不来,我就拜托我妹妹和妹夫跟我爹妈一起住,现在日子过的很是不错!”

肖乐天点了点头“二老这是有后福啊,恭喜你!可是你说这个故事,跟我们之前的议题有什么关联吗?”

罗火拍了拍脑袋“怪我怪我,太啰嗦了,其实关联的事情在后头呢……你们不是说大清的百姓固执己见不知道变通改变吗?其实我不这么觉得……”

“那一次家乡的经历让我彻底明白了什么是世态炎凉,从而对大清的人心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