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 杨智的梦想/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智今天就跟做梦一样,自打从西山那个兵营出来,跟着恭亲王的卫队一路进城,他的心就已经沸腾了。

北京城他以前曾经来过一次,那还是肖乐天在京师写书时候的事情,那阵肖乐天也没有现在的威望,自然手下的小弟也就没什么太大的油水。

那时候的杨智休息之余,最喜欢的就是逛逛天桥、大栅栏还有四九城的各个小胡同,大酒楼他是吃不起的,但是经济实惠的二荤铺以他每月的饷银,吃个十几次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杨智最喜欢去的地方就在西单牌楼大街的羊市和牛肉湾,去那吃上一顿炙子烤肉配上半斤烧锅酒那叫一个美。

酒足饭饱之后,他就沿着西长安街一路走一路遛弯,您以为他实在消化食儿?错了,他其实就是站在这里想看一看紫禁城的风光罢了。

清朝那阵没有什么高楼大厦,而且皇家的规矩是民房不能高过太和殿,所以紫禁城绝对是四九城里最高最宏伟的建筑,从西单街口往东张望,你就能看见巍峨的紫禁城西南角楼和城墙。

在往前溜达溜达,过双塔寺、六部口、回子营,这时候人们甚至可以看见城墙上一个个标枪一样的士兵,和猎猎作响的各色旗帜,皇家威严扑面而来。

不过走到通政司,看见西长安门前面的三座门之后,杨智也就不得不停下脚步,因为那边已经是老百姓的禁地了,闲杂人等谁敢没事跑天安门前面溜达去啊。

也就是在那时候杨智的心中埋下了一个非常隐秘的种子,他前半生的种种全部都被推翻了,他感觉自己前半辈子那就是一场闹剧。

赤贫小老百姓家庭出身,跟着天王他们造反,打破南京城之后还没享福呢,就被北伐军挑选中了,一路向北杀去直到天津才被彻底击溃。

然后就是太行山里的土匪生涯,虽然吃喝不愁但是真正的富贵景象他可是真没见识过。

直到他来到北京城,见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王公大臣,见到了什么是繁华的都市,见到了什么是皇权威严,他才明白当年天王所弄的那个天国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满人继承的是前明的很多宫廷遗产,明清两代积淀下来的北京皇族文化和京师景象,哪里是一个南京破败的天王府邸能比的?

高官显贵坐着八抬大轿耀武扬威的在大街上行走,家奴护卫恨不得提前净街。骑着高头大马的红带子们一脸桀骜不驯的走马斗鹰、寻花问柳,一辈子用不着干一丁点活,生下来就是一辈子的富贵命。

茶楼、酒肆、戏园子……捧角的富商、纨绔们一声打赏银角子铜子儿跟下雨一样的往场上丢。甚至八大胡同里为争一个青楼粉头而大打出手的嫖客,也让杨智眼馋心热。

这才是生活啊!老子之前半辈子就是活着了,我给他 妈 的洪秀全干了一辈子苦力,最后什么好都没得着,我还落下了一个叛贼的名声,我到底图什么呢?

怀疑让他走入了自我否定的心理螺旋,旧有的价值观崩塌了,而那一刻肖乐天的西学还有他的梦想,其实并没有真正填补杨智的心灵空白,那一刻几千年的等级社会福利卷土重来,再一次控制了杨智那颗迷茫的心。

后来在琉球,杨智慢慢变的有钱了,他为什么好娶好几房小妾,为什么拼命的去享受,其实就跟这段时期有密切关系。

在杨智的理想中,我有从龙之功,我拎着脑袋跟你肖乐天干到现在,也该到论功行赏的时候了吧?拼命到现在图的是个什么呢?

不过现实让他失望了,肖乐天不仅没有论功行赏,他甚至连琉球尚泰王都不肯取而代之,一个小小藩国的丞相又能给底下人提供多少位子呢?

更何况,肖乐天的西学一直在灌输一种平等博爱的精神,这更让杨智非常反感。他也有自己的一番道理,凭什么人人都是平等的呢?

我们拎着脑袋玩命去,然后死那么多兄弟,还各个浑身都是伤,最后你来一句人人平等就完了?那些啥力气都没有出的老百姓,那些战败投降的俘虏们,就能轻松的平分我们卖命打出来的红利?

我缺心眼吗?我们抛头颅洒热血打下来的江山,这些权利到时候白白分给别人?你肖乐天这不是纯粹提倡不劳而获吗?这种风气一旦起来,以后谁还会奉献呢?死了白死,伤了也白伤,给点小钱也就打发了?

你姥姥的,爷我不伺候你了!

就在杨智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耳边听到啪的一声响“你这奴才!老佛爷问话你怎敢不回答?”

杨智吓的一哆嗦顿时从绣墩上摔到了地上,他就势儿往地上一跪“老佛爷、王爷息怒,奴才第一次入皇宫,这里的威严太大了,奴才我被震慑的心肝俱颤,一时失态了,失态了!”

也许是杨智哆里哆嗦的样子让人莫名的喜感,也许是因为看见了新钱心情好的缘故,慈禧还真没生气,反而饶有意味的问道“皇宫里的威严大吗?你也是跟肖乐天的老人了,海外天边的世面你应该也见过不少,怎么就如此大惊小怪呢?”

“跟哀家说说,你是怎么看肖乐天的?又是怎么看我国朝的?说说实话,哀家可不想听套话……”

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的,杨智贪财好色但是并不傻,他知道天大的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了,抓住了也许就能一步青云,抓不住估计后半辈也就是个看印刷机的货了。

想到这里杨智心一横,暗自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肖乐天啊肖乐天,你愿意当圣人你去当,我不愿意,我就要当人上人,使奴唤婢才是我的梦想……”

杨智猛的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老佛爷,诸位王爷……以奴才的见识,那肖乐天必败无疑,国朝必胜!”

“哦?这话你说的可够满的了,你得讲出一个道理出来,如果道理能说服我们,自然少不了你的封赏,要是说不出什么来……小心就是一个妄言的罪够哦!”

杨智咬着后槽牙说道“太后明鉴,奴才把话放在这,他肖乐天如果再这么一意孤行下去,琉球如我一样的叛逃者就会越来越多,咱们大清就擎等着迎接人才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