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8 谁是第一敌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慈禧是真动怒了,她突然发现这个肖乐天如同航道上的一块礁石一样,怎么躲都躲不开,而且拍不碎也撞不烂。

说实话慈禧这种刚强的女人根本就不怕什么敌人,哪怕和整个皇权进行对抗她都能找到软肋予以进攻。但是她最害怕的就是不理解的事物,先是洋人后来又有肖乐天,凡是沾上西边的事情,她都彻底看不明白。

正因为不懂,所以她才没办法应对,杨智所引起的债券危机其实她也是靠误打误撞从而破敌制胜。

当时慈禧说‘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还有就是宁与友邦,不与家奴,宁可卖国借洋兵也要跟肖乐天干到底!’这句话可不是她深思熟虑而后才说的,那时候她就是一只被逼到墙角没有退路的疯狗。

因为无路可退了,因为满朝的男人都束手无策了,她不想坐以待毙结果就疯狗一样的乱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结果误打误撞居然点中了肖乐天的死穴,其实也是点中了所有精英汉臣的死穴。

自古胡虏无百年运,这是大多数汉人心中所信奉的一句金科玉律,大清国会不会完蛋?所有汉臣内心都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大清国到底什么时候会完蛋?这个时间可就谁都说不好了。

不过在大清国完蛋之前,大清国所留下的国土遗产不能丢掉,不然这二百多年的苦岂不是白吃了?

所以最后曾国藩、肖乐天这些人还是退缩了,这才是债券谈判北京朝廷获利的核心原因。

慈禧暂时占了上风,她一下子又成了朝野的焦点,至少保守派势力已经彻底倒向了她,慈禧的权势一下子就膨胀了起来。

但是自家事自家知,慈禧知道一次误打误撞成功过关,不代表永远都能轻松闯关,面对肖乐天这个怪物,她总有一种深陷迷雾的无力感。

正是这种讨厌的感觉让慈禧非常的不安,在群臣面前她还能绷得住但是现在殿内只有这几位核心成员了,她也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珠帘已经被拉开,慈禧坐不住,在殿内来回踱步,奕?和奕譞这时候不敢大咧咧的坐着,赶紧站起来陪同。

奕?和慈禧之间关系暧昧,他能觉察到慈禧身上的不安情绪,他赶紧想办法开导太后。

“太后不用忧虑,也许在战场上我们没有战局绝对的优势,但是在大战略上,咱们还是有优势的……”

“首先,刚刚诸位王公大臣们说的没错,那肖乐天手上就是没有太多的兵力,这是他的绝对软肋,而且没有骑兵这种大迂回兵种,就注定了肖乐天军队的进攻是不能持久的……”

“另外我们在琉球的细作还有杨智的供词,也都证明了一点,肖乐天现在把大量的军费都用在了采购军舰上,琉球光船坞、造船的工厂就修建了两座,而且塘沽也在兴建造船厂……”

“说到底肖乐天想要的还是钱,他弄海军的目的就是就是想保护他在海上的船队罢了,因为特区再繁华也是需要把货物卖出去才能赚钱的……”

奕譞想了想问道“以你的意思,这肖乐天是没有和咱们开战的企图喽?他难道是真的想当大清的臣子?”

“七弟说的也对也不对,以我分析肖乐天心中应该没有取大清而代之的意思,从他给陛下当帝师这一点上来看,他就没有当皇帝的念头,从古之间还没听说过师傅造徒弟的反呢!”

“但是你说他想当大清的臣子?这也不太可能,因为这个桀骜不驯的孙猴子,一举一动都展现出一种和朝廷平等的态度,说到底我甚至都觉得肖乐天最终的理想就是割据琉球自立,然后多多赚钱而已……”

“综上所述,我认为我们和肖乐天之间的冲突看似严重,但其实并不是致命的,肖乐天的危险度甚至还排在湘军之下,我觉得也就是我们的第三号敌人罢了!”

慈禧这时候也缓过劲儿来了表情略微轻松“肖乐天是第三号敌人?曾国藩是第二号威胁?那么第一是谁?洋人还是东宫那一边呢?”

奕?此刻脸上的肌肉都有点哆嗦,他那杀人的目光瞪了李莲英一眼,吓的他赶紧带着太监宫女离开的养心殿。

“现在我们最大的威胁,不是洋人更不是东面的那位!而是……而是咱们的陛下!”

“嗯?你说什么?你奕?动的什么歪脑筋?你要对我的儿子下手……”慈禧听完当时就要发怒,结果奕?当时就跪下去了。

“太后请听我明鉴,臣弟绝地没有什么歪脑筋,载淳的位置牢不可破,我宁死也不会取而代之……我所说的敌人就是陛下所接受的那些错误思想啊!”

奕?双眼红肿着说道“陛下已经让肖乐天彻底洗脑了,载淳从四九城带走了三百侍卫目的是要干什么咱们都清楚,陛下这是已经彻底的不相信咱们了……”

“三百侍卫如果按照琉球那种练兵的方法,只要钱够多就能很轻松的扩军一万甚至更多,陛下这是要干什么?微臣给陛下练的西山大营难道不能用吗?”

慈禧一听就不乐意了“自古皇上执掌军队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儿做的难道还有错吗?”

奕?痛心疾首的叩头说道“太后啊,臣不是那个意思,臣所说的是陛下已经和咱们离心离德了……陛下要是真的想掌握军队,臣立刻就把西山大营让给陛下,臣一直不让那些只知道贪污的废物纨绔插手西山大营,目的不就是想给陛下留一支纯粹的新军吗?”

“可是陛下是怎么做的呢?今年春天肖乐天秘密带陛下去了一趟江南,而且密会曾国藩,载淳究竟想干什么?要私自和曾国藩结盟吗?而且之后胡雪岩也有异动,他的阜康银号开始有大规模的银两调动,是不是在给载淳的军队筹集军费?”

“太后啊!不是臣弟想怎么样,我是害怕陛下脑子一热做出错事出来啊!说到底陛下应该先是满人的皇帝,然后才是大清国的皇帝,如果陛下抛弃了八旗这些老人,到时候注定就是一场内战,请问太后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