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 争权夺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奕?的问题噎的慈禧无法回答,作为母亲她当然希望儿子能成为康熙、乾隆那样的实权派君主,但是作为一名政治家她还必须要考虑到朝堂上的势力平衡问题。

慈禧很清楚,大清的八旗制度其实天生就是跟皇权是有制约的,不然康雍乾三朝不会都有人挑头闹什么八王议政。

康熙爷、雍正爷还有乾隆,对外大家都好说那是千古一帝,这其实不过就是顾全面子说给汉人甚至藩国的人听的假话。

康熙爷刚当政的时候,跟鳌拜集团杀了一个刺刀见红随后平三藩又把半个中国打成了糜烂,这才渐渐形成大清皇权的集中,不过也没维持多少年随后康熙的儿子们就开始效仿祖制对朝廷的权力进行大分割。

雍正干的更狠,在位13年不光把之前跟他作对的兄弟们杀的杀,圈禁的圈禁,甚至还搞出了官绅一体纳粮的制度,伸手把汉臣们几千年的权力个剥夺了,所以雍正一朝的野史最多,雍正在那些故事里真没扮演什么好角色。

慈禧很清楚野史里的故事都是假的,但是假的也一样有人传闲话,因为你雍正确实砸了不少人的饭碗,要了不少人的命,那些人可不会站在帝国的战略层面看问题,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至于到了乾隆年间,大清朝的国力达到了鼎盛,好一幅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富贵繁华景象,但是这盛世难道就没有隐患?

当然有,乾隆晚年倦政的时候,贪腐横行朝廷铺张浪费,数十年积攒的国力被大量的消耗到宫殿楼阁上面,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就是在乾隆年间正式完工的。

等到嘉庆上朝后,要不是从和珅手里发了一笔横财,恐怕没几年就得闹大亏空。

慈禧心里太清楚了,别看这些个王宫贵胄们一个个嘴上都说康雍乾如何如何的好,但是他们心里的算计可不是这样的,真的再来一个强势的君主,再集权好好折腾他们一会,这帮孙子就得哭死。

真实的历史中慈禧这个女人为什么能执掌大清朝政那么多年,为什么整个满汉集团都听她的话,一方面是这个女人有本事,而另一方面是这个女人清楚明白的知道整个满汉集团官员,他们都想要什么。

是的,知道这些官员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众多人的支持,她的位子才坐的稳当。

慈禧奢侈豪奢,所以下面的官员就会有样学样跟着奢侈豪奢,慈禧毕竟是个女人,那么她的集权之路就不可能走到极点,这些朝臣们明白慈禧想要位置坐得稳,就必须跟他们利益共沾。

权力和金钱其实一样,世人都喜欢,懂得跟手下人均分的领导者自然是讨人喜欢的,而集权的君主肯定会多吃多占,到时候大家的利益一起受损,这样的君主要他又有什么用?

慈禧越想脸色越白,她软在椅子上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儿子已经选择了一条让整个八旗集团都害怕的路,他们害怕手握强军的载淳恢复集权之路,他们害怕已经分到手的权力被收回去。

今天奕?也算是撕破脸了“太后,如果陛下一意孤行,那么很多事态也不是我这个当王叔的能够左右的……说句不好听的,我作为王叔就算和陛下有些冲突,最后也只是想给陛下一些教训……”

“但是如果不是我来主导这个事态,如果将来的对抗者是更有野心的人,到时候的事态可就不容乐观了,就算行废立……也不是不可能!”

奕譞已经听傻了,这位道光皇帝的七儿子,并不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人,他现在感觉自己听到这些言论就已经是犯罪了。

“那该如何是好?那该如何是好……陛下是先皇唯一的儿子,大清历代继位的君主就没有一个如同治朝这样干净纯粹,毫无质疑了……这是中兴之主啊!是咱大清翻身的希望啊!”

奕?狠狠的瞪了这个弟弟一眼“错了!是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希望,不是整个八旗的希望,这二百年来那些家族都已经腐朽发臭了,他们只会争名逐利,他们只知道白花花的银子最好,甚至他们得到了好处还不想被管制!”

“你说说为什么陛下要征召各大家族里不得志的庶出子弟去琉球接受训练?你还看不明白吗?这里面要是没有肖乐天的鬼主意我把眼睛抠出来……陛下现在估计也已经被肖乐天所蛊惑的明白了这些道理,以年轻人的冲动劲,他能不硬碰硬吗?”

“三年之后,当陛下真的带数万军队返回这里,他可就立刻陷入一张看不清楚的大网中了!也许不会有人举旗造反动用大军,但是暗箭伤人那更可怕,这座紫禁城里冤死的可不仅仅是太监宫女啊!”

“自打前明到现在,死的有疑点的皇帝还少吗?我这个当叔叔的不给他把后路想好了,那才叫有危险呢!”

正所谓关心则乱,慈禧此刻也软了手脚“那依你说该如何是好?”

“没有太好的办法,现在陛下在肖乐天的控制之下,而且西方各国也在关注着陛下的游学之路,想强行的抢回来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切只能等到三年后……”

“三年后,我会上书劝陛下将他的禁卫军融合到西山大营之中,陛下至少要低调四到五年的时间,一点点的学习处理朝政,慢慢培养势力……亲政可不是就弄一个仪式之后,就能随意行使皇权了,那可是取祸之道啊!”

慈禧叹息着说道“以载淳那个性格怎么可能哦!”

“不可能也得可能!三年后陛下才16岁,有的是学习的时间,低调四五年培养一批亲信,到时候也才20出头,一样是年轻君主……年龄就是陛下最大的优势啊!”

“臣弟心意以决!如果陛下执迷不悟,到时候我会强行解散陛下的禁卫军!到时候,希望太后能明白臣弟的一番苦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