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 虾夷箱馆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爷确实已经抵达箱馆一月有余,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他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日本武士的狂热,这些极其渴望军功的武士们,已经把小小的箱馆城给挤的水泄不通。

箱馆就是后来的北海道函馆市,这里并不是大型都市,在幕末时期只不过是一座数千人的小城镇,而且防御的城堡也低矮破旧。

龙爷拿着望远镜在观看箱馆海湾正在逐渐集结的货船,为了避免刺激到俄国人,这次并没有动用任何一艘西洋式样的货船更别说战舰了,一千多日本武士就要分别乘坐十艘日本大型関船横渡日本海。

看着大海上那几艘破旧的関船龙爷忧心不已“这能行吗?横渡四百多海里距离,还得趁着夜色的掩护渡海,是不是太危险了?”

一旁的雾姐放下地图安慰道“不会出问题的,虾夷这里的渔民经常深入远海捕鱼,甚至有很多猎人跟随渔船度过大海去捕猎,说句玩笑话虾夷这里可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哪里有猎物他们就到哪里去……”

“每年虾夷都要给幕府进贡很多的熊皮、虎皮、狼皮还有人参等特产,你真的以为虾夷这里有老虎吗?”

龙爷都给气乐了“原来你们一直都在偷我们的东西啊?”

“错了,不是偷你们的东西,我们是在偷满人的东西,就包括现在这次远征我们不也是联手准备偷走本属于满人的土地吗?”

龙爷和雾姐相对一笑,看来双方都已经深深的领会到了这次任务的终极目的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声报告“报告!外面有一名叫做猪山筹的野武士求见!”

“哦?猪山筹这两条腿的总算是赶上咱们这四条腿的了,不简单啊!”

猪山筹就是在越中平原给自己散播命令的那名野武士,为了防止更多的野武士被害,龙爷不得已发布了停止招收野武士的命令,只是让他散播自己将在虾夷箱馆离开日本。

这是一场残酷的淘汰赛,日本的社会没有所谓的公平,龙爷来日本准备招收一千名武士的消息让渴望战争、渴望军功的武士们都疯狂躁动了起来。

人多粥少不够分啊,那怎么办,最后居然演变成了一场屠杀。那些大名的家族武士为了不让野武士争夺有限的名额甚至在龙爷未到之前,就对野武士展开了一场场的屠杀。

越中平原龙爷曾经亲自挖出一个埋尸之地,屠杀的惨况他记忆犹新。

咚咚咚的脚步声响了起来,风尘仆仆的猪山筹跪在榻榻米上给龙爷行礼“属下已经完成传令任务,东北地方诸藩都已经接到了大人的军令,属下特来交令!”

龙爷看了他一眼突然冷哼一声“哼……你是不是对我的命令不服气?不用找借口都已经写在你的脸上了!”

猪山筹楞了一下,最后重重的一扣头“哈伊……请大人赎罪!我认为大人的命令是不公平的,东海肖丞相靠的就是公平才尽收人心,野平太和兵太郎的事迹激励了无数绝望中的野武士,可是今天大人您却关闭了唯才是举的大门,这很让我们寒心……”

“寒心?你也看到了屠杀的现场,如果没有我的这道命令,你说会有多少野武士遭到屠杀?我这是在保护你们知道不知道!”

猪山筹一脸悲愤“大人……我们野武士如野草一样卑贱,我们需要的不是保护,我们需要的是机会,是向上奋斗的机会!”

“我们不怕死,我们愿意和那些大名武士去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不也是丞相经常说过的事情吗?会死很多人的,但是大人也不要忘了,正因为会死很多人,活下来的才算得上是精英中的精英,难道大人您不想要最优秀的武士吗?”

哎呀!龙爷被深深的震撼了,这个民族对自己怎么这么狠?他们的精神世界和中原人完全是两样的,他们不仅可以把别人推向牺牲之地,甚至连自己去死都无所谓。

生的既然卑贱,那么死总要灿烂一些吧!这就是武士道的核心精神,对死亡的那种宗教般的虔诚。

“想死?呵呵,有的是机会,当你们在白山黑水奋战的时候,你们会尝到地狱一样的痛苦……我承认,如果我不下这道命令,确实会有一批勇敢的武士杀出重围,躲过捕食者的利爪,成为我麾下的勇士……”

“但是,你们不知道未来将要在什么样的地方作战,那里的苦寒要比虾夷还要多数倍,我需要的是意志坚定充满耐力的士兵……”

“现在你看看窗外,看看那些拥挤在箱馆大街上的野武士,那才是真正充满坚韧的士兵,明知道我已经发布了停止招收野武士的命令,他们还没有放弃依然苦苦追寻而来,狂奔了整个南北日本,就为了一个虚妄的可能,你说他们不是优秀的武士?”

“这才是我想要的士兵,哪怕为一个虚妄的梦也要拼搏努力永不放弃的兵中之王!也只有他们才能在寒冬的积雪中苦熬日日夜夜,也只有他们才能在孤寂的原始森林中沉默的埋伏,也只有他们才能耐着性子去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苦战……”

“猪山筹!你去告诉那些野武士,一旦上船他们可能十年之内都不会再回来了,他们要经历一场漫长持久的战争……一旦上船,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猪山筹眼含热泪,他知道箱馆的这上千野武士终于熬出头了,重重的叩头之后猪山筹扭头狂奔出去。

雾姐看着龙爷沉默半天突然说道“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象丞相了?你的语气里充满了煽动性……你知道吗,我们雾隐忍者众们有一个传说,说肖乐天的舌头其实是地狱里的业火所炼化,所以充满了蛊惑力,没想到你居然也被传染了……”

龙爷白了他一眼“蛊惑?如果他们心中没有那个梦,只是一具具行尸走肉,恐怕天下也没人能够蛊惑得了他们……正因为他们的心中住着战争这个魔鬼所以才会对我所说的一切产生共鸣,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这种话跟我说可以,绝对不能去乱我的军心!”

雾姐耸了耸肩“如您所愿,项大将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