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4 二夫人的战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漆黑的箱馆海峡,居然有一艘鼓乐齐鸣的関船驶来,靠近海边的大街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喧哗声如潮水一样退去。

火把和灯笼把那艘船照的通明,越来越近了人们现在已经能看见甲板上奋力敲打太鼓的鼓手,沉重的鼓点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轰隆隆的震撼人心。

“是东照宫的太鼓声!是将军家的东照宫太鼓声!”人群中还是那些大名家族武士有见识,只听节奏就已经听出出处了。

东照宫其实就是祭祀德川家康的神社,由于幕府两百年的营造和推广,现在东照宫已经成为日本民间最具有影响力的神宫,所受到的供奉也是最盛的,能在这里听到东照宫的祭祀太鼓,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船只靠近码头后,人们看见了寒风中只穿一条兜裆裤的强壮鼓手,也见到了一身白袍的绝美神社女神官,船头果然飘荡着东照宫的神旗。

所有武士纷纷跪拜,他们虔诚的向神旗扣头,嘴里还喃喃自语祈求自己武运长久。

龙爷和雾姐也从内城骑马赶了过来,两人不知道幕府这是要搞什么花样,难道说幕府要以官方身份参加这场战争?要是这样可绝对不能答应。

但是龙爷想歪了,从船上走下来的不仅是漂亮的女神官还有一位老熟人,那就是肖乐天在日本收的一名弟子,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手捧着一匹布料根本看不清什么东西,他正容走到龙爷身边大声说道“二夫人在骏府城亲手为将军绣制了军旗,并在龙华寺以及东照宫供奉祈福,在下幸不辱命终于平安将军旗送到!”

轰的一声,在场的武士们一片大哗,这是好大的排场,一面军旗要劳动东海肖丞相的夫人亲手绣制,还要在龙华寺和东照宫供奉祈福,怪不得这次筛选如此的严格,就凭这一面军旗就可想而知此次战争的重要性了。

那些半途而废的家伙们,那些喊着不公道回家的笨蛋们,去后悔吧,这是百年难得的一次机会啊!板载!板载……

龙爷脑子灵光一闪顿时明白虎妞的计策了,没想到这个在太行山里虎了吧唧的疯丫头,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能够理解政治是什么东西了,不愧是丞相的夫人。

龙爷在临行之前得到过肖乐天的秘密会见,那一次肖乐天跟他透了一个实底儿,为什么这次远东战争需要接纳大量的日本武士呢?这其实就是肖乐天对日本武士道的一场心理战而已。

或许我们可以说的更温情一点,这是一场如大禹治水一样的疏导工作,是肖乐天对日本武士道的一种外科手术般的改造。

武士道究竟是什么?肖乐天已经不止一次的阐述过了,武士道其实根本就不复杂,也没有必要去神话他。武士道其实就跟中国的儒道一样,是一种规则,一种人才向上奋斗的渠道,也是一种规矩。

中国人依靠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贫家的孩子拿起书本只要你聪明而且努力,你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人上人,那么儒道就是你向上走的人生道路。

武士道是什么?跟儒道一样,日本低层的民众根本就不可能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因为日本没有科举制度,日本千年来都是靠战争来得到身份的转变,低层赤贫百姓想要更好的生活就必须要走武士这条道路。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丰臣秀吉,他本是赤贫农民的儿子小名藤吉郎,外号猴子。后来因为机缘巧合成为了织田信长一个提鞋的下人后来因为伶俐而被选为足轻士兵,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点的改变命运而成为关白统一日本。

这是日本人的梦,无数武者就是被这样的梦所激励而走上战场的,就好比中国的读书人也会被金榜题名的种种故事所激励,也会为范进中举的狂喜而深感共鸣,这里面的道理是完全一样的。

人的yuwang就在那里,你想堵?那根本就不可能,只有学**禹用疏导来解决问题。

如果肖乐天无视日本民间武士阶层庞大的想要改变命运这种yuwang诉求,那么这就跟堰塞湖一样早晚还是要溃坝的。

人的yuwang是堵不住的,就算肖乐天活着的时候能堵住日本人的yuwang,压的他们死死的翻不了身,那又能怎么样呢?这种yuwang会存在数百年甚至千年,你肖乐天能活多少年?

就算甲午没有了,会不会有乙未战争?会不会有丁酉战争?会不会有甲辰战争?一定会有的,因为yuwang压的越狠将来反弹也就会越强烈。

所以肖乐天要开闸放水,他要在高高的燕塞湖上开口子,修建属于自己的水利工程。你日本低级武士不是想要出人头地吗?来我的水渠吧,我给你们机会哦!

最先进的武器想不想要?最好的训练喜欢不喜欢?最关键的是,老子我有胆子带你们跟欧洲人干,给你们的军功都是实打实的,你们愿意不愿意!

现实已经给出了答案,龙爷这次日本之行,武士阶级的整体狂热已经证明了肖乐天的战略极其争取。

野平太和兵太郎的故事激励着他们,跟着丞相有仗打已经成为了武士们心中的共识,高高的yuwang堰塞湖已经成为了肖乐天的发电厂,把这股力量疏导出去,疏导到他希望出现的地方,这才是解决日本问题最长治久安的办法。

现在二夫人的一面战旗,一面经过了佛法和神道教力量加持的战旗一出现,就成为了整场计划的催化剂,如火上浇油一样彻底点燃了日本武者们心中的狂热。

立功的机会、公平的待遇、高等的装备、甚至还有精神世界的满足!你说你们还想要什么?狂热的武士们啊,献出你们的忠诚吧,你们就如一块块沉睡亿万年的煤炭一样,终将在我肖乐天的烘炉中熊熊燃烧。

呼的一声,白底黑字的大旗迎风招展,在火光中‘远东义勇军’五个大字随风飘荡,那一刻神宫的太鼓声顿时疯狂了起来,龙爷单手撑旗高喊道“丞相万岁!远东义勇军万岁!”

人群顿时狂热起来“板载!板载!板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