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 俄军偷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贵到现在已经完全能肯定了,向老板和那个陌生的什么丞相,就是为了这场战争而跟他们接触的,这些人不止一次的提醒俄国人的凶残,让我们做好准备,他们防备的就是这一天。

为什么用低价甚至买一送一的方式提供武器,那是因为这些远方的客人知道战争不可避免,所以才出手支援。

李贵藏在礁石后面,后背靠着阴冷湿滑的石头,心中充满了疑问“可是他们为什么来帮我们呢?我们又跟他们非亲非故,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突然间丁四冲过来啪的就给了他一个嘴巴子“妈了个巴子的,你叨咕什么呢?哪儿那么多为什么?敌人都已经冲过来了……”

一巴掌打醒了李贵,他这才发现敌人已经跳到了海水中向他们藏身之处冲了过来,李贵暗骂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向老板和丞相甭管怎么说也是中国人,就算被骗了也是让自己人骗了,总好过死在老毛子的手上。

“兄弟们……干他娘的!”李贵翻身毛瑟枪口冲外,枪托稳稳的戳在了肩胛骨上,砰的一声脆响,对面一名俄国士兵心口中弹浑身一震栽倒在地。

“打的好……”礁石后一片欢呼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弹雨,冲锋的俄军措不及防顿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妈了个巴子的……妈了个巴子的……”丁四开一枪就骂一句,再开一枪再骂一句,不熟悉他的人还以为他在骂敌人,但是李贵知道这家伙不仅仅是骂敌人,他更是在心疼钱。

没看见这家伙把掉地上的黄铜弹壳都捡回到口袋里面去了吗,中国人几千年都把铜视作钱,这习惯可不好改。

冲锋的毛熊士兵万万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支伏兵,顿时一片大乱纷纷寻找掩护开始对射,而这时候就看出毛瑟步枪的优势了。

远东地区现阶段并非沙皇心目中的战略要地,在莫斯科的心中欧洲始终是第一位的,而第二位的是新疆的阿古柏,至于远东局势在二十年内应该都属于防守态势,毕竟这里太遥远了,西伯利亚大铁路也没有修通。

所以现在俄国士兵所使用的武器,还都是前装的米尼弹来复枪,每一次射击都需要从枪口装弹,不过来复枪是拥有膛线的武器,射程和精度还是不错的,主要差距就是射击速度。

这场混乱的火枪对射,居然打了一个棋逢对手。双方兵力差不多,中国人的火枪质量要优于俄国人,但是单兵素质可远不如俄国人,射击的准头差的太多了,两相抵消优势也就不那么明显了。

但是让中国人鼓舞的是,他们这是第一次和俄国人打成了一个平手,这对信心的鼓舞是非常重要的,战场上士气第一,当他们发现敌人也不是不可战胜,那么敢战的勇气就会渐渐增强。

毛瑟不愧是划时代的武器,双方对射了足有二十分钟毛瑟这边连一次卡壳都没有,而对面的来复枪不仅出现了若干次卡壳甚至出现了一次炸膛。

更远处的战舰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居然不顾误伤自己人的风险开始了炮击。

轰轰轰……李贵的身边腾起了尘烟,采矿兄弟们的尸体被抛到空中翻滚着砸向大地,这一下平衡的战局再一次被打破了。

“丁四……你个兔崽子跑得快,我们掩护你,你带人去装几坛子炸药……”

“有没有重伤的兄弟!我要一名死士,哥哥我给你爹娘养老送终,我就要一名死士……”

这时候身边一名苍白胡子的老汉吼道“爷爷我没了两条腿……我这条命不要了!你照顾一下俺孙子就行……”

“老仓头!你的腿……”这时候李贵才发现赌鬼老仓头一条左小腿和半个右脚掌已经被炮弹削掉了,现在正疼的往嘴里塞鸦片膏呢。

鸦片压制住了剧痛,老仓头骂骂咧咧的说道“我这伤必死无疑,你想让我干什么?是不是点炸药?爷爷我干了……再给我二两马蹄土,让我临走之前笑着走啊!”

子弹在人们头顶上嗖嗖的飞,炮弹在周围拼命的炸,身上有烟土的矿工流着泪匍匐爬了过来,很快老仓头手上就多了三两多上好的烟土。

这不是生鸦片,而是加工过的熟鸦片,所以人可以适量的生吃一些,但是也不能吃多了不然也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老仓头还在乎吗?必死之人求的就是最后一秒钟的爽快。

不一会的功夫丁四和几个兄弟,就从深山里爬了回来,每人怀里都有两个黑坛子,里面塞的全是炸药,很快这片海滩礁石区就藏下了十多个炸药坛子,全都用速燃引信连接。

丁四抱着老仓头就哭“妈了个巴子的……你倒是先走了,你放心你孙子我帮你盯着,我让他读书去,打死不让他再吃这份苦了!”

老仓头脸上浮现出不健康的红晕”妈了个巴子的,还不快滚……鸦片膏也顶不了多少时候了,都赶紧滚啊!”

李贵大吼一声“开枪啊!都开枪!打完一轮就赶紧撤……”

啪啪啪……礁石后面突然射出一片弹雨,打的那些俄国士兵根本抬不起头来,等枪声稀落之后,这群俄国士兵才发现满海滩小二百的中国人正在往大山里逃命。

“乌拉……冲上去,杀死这群猴子……乌拉!”

藏在大石头后面的老仓头手里捏着大拇指粗细的香头,暗红的火焰随着海风明灭,他把最后一两烟土都塞在嘴里,嚼的嘴角往外喷黑水。

“妈了个巴子的,我一命要是换我孙子当个读书人,那也值了……过来啊狗日的!”就在此刻他身边嗖嗖冲过去无数道身影,老仓头笑了香头往引信上一按,顿时空气中响起簌簌的燃烧声。

“什么声音?”老兵对这种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领头的军官一看当时吓的灵魂出窍“有炸药,快砍断引信……”

来不及了,连锁反应已经发生,沙滩上轰轰轰一连串都是爆炸声,黑烟弥漫了整个海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