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 小土门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土门村就坐落在一片小山包内,西南方就是当地人俗称的土门山,山里有一条河叫土门河,属于绥芬河的一条支流。

关外人管过冬天叫做猫冬,人们一般都是在大雪封山之前准备好一冬天的粮食、劈柴,然后在零下数十度的寒冬里,安安心心的猫几个月,直到春暖花开河流解冻再出门干活。

象今天这样的暴风雪,一家子窝在家里,烫壶酒弄点酸菜炖白肉,火炕上盘腿一坐,那日子这叫一个美啊,给个皇帝都不换。

但是平静的生活让一群不速之客给打乱了,随着老兵头的马鞭声响起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土门村全都打开了房门。

“老兵头……你不要命了,这么冷的天发什么疯啊?”

“闭嘴,让你们刘保长出来,有伤兵需要他安置,待会还有士兵要来……明白告诉你们,乌苏里江东岸打老毛子的义勇军过来了,要在你们村歇脚……”

轰的一声整个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前些时候河对岸的乡亲早已经传来了消息,说一支南方来的军队打着义勇军的旗号来解救天朝遗民,在三道沟杀的老毛子人头滚滚。

开始人们都以为是吹牛呢,结果不到一个月这就见到真人了!

村民们的心态非常复杂,一方面是惊喜对于这些能够打败老毛子给大家伙出气的好汉子,人们真是发自心眼里的敬佩。

但是自古过兵如过匪,这些士兵要是常驻在村里,谁家养的起啊?一顿饭两顿饭还行,这要是猫一冬那还了得?

老兵头看出了人们心中的犹豫怒骂道“妈了个巴子的都想什么呢?五里地转瞬就到,你们现在不准备,等人家拿枪逼着你们吗?人家战马脖子上挂的都是老毛子的人头……”

一听这话刘保长猛拍脑门惊恐的说道“别愣着了!家家收拾屋子,烧水准备饭菜……那啥,王家小子啊,让你媳妇穿脏点,脸上抹点黑灰,别骚狐狸似得招摇惹祸……”

“动起来啊,赶紧动起来啊!抱柴火烧火……”

没人敢跟当兵的硬抗,人们只能期待这支军队吃相别太难看了,吃点粮食不怕千万别糟蹋女人抢大家伙的钱粮就行。

很快家家户户的炊烟就浓密了起来,保长安排人手把爬犁上的伤兵抬到屋子里好生照顾,幸亏大部分都是冻伤,关外人处理这个经验丰富,这些伤兵应该不会有大碍。

半个小时之后叶秋他们总算是挣扎着看见了小土门村的炊烟,村口一群看家狗在汪汪乱叫,刘保长和老兵头缩着脖子正等着呢。

一看有军官过来,刘保长膝盖一软当时跪倒在了雪地里“草民是……是小土门村的保长,这位长官家里请,已经烫好酒了,就是简慢点,官爷千万莫怪……”

叶秋一把就抄起了他“您老别这样,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这里不兴跪拜,你们就当我们是过路的客商,遇到风雪了过来花钱租住两天……”

“可不敢啊,官爷别折煞我们这群贱骨头了,快屋子里面请……”刘保长腰低的都快爬在雪里了,几千年的上下尊卑观念可不是叶秋一两句暖言软语就能改变的。

叶秋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就麻烦保长了,我这里一共有三十名兄弟,看你这村子的规模一家安排三人没啥问题……这样吧,受伤的兄弟两人住一家,没受伤的三人住一家!”

紧接着叶秋扭头对兄弟们吼道“听我的命令!所有人进门前先给一枚银币的订金,如果主人家不收,就绝对不许进屋……”

“啊?”村子里一片喧哗,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个好像都在做梦。

刘保长当时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了眼泪流到脸上很快就冻成了冰渣子“这位官爷啊!我求求您了,我们小山村真没啥值钱的玩意,您就高抬贵手吧……”

“呜呜呜……只求官爷别伤人性命,给大家伙留口过冬的口粮,我们就给您烧高香了……我求求官爷了!”

老保长抱着叶秋的腿嚎啕大哭,这下把在场所有的士兵都给哭楞了,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些人的思维,他们更不知道中国几千年来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军队。

叶秋他们所表现出的一切,在被传统观念控制的村民眼里,这就是说反话,这就是变相讹诈,笑面虎比冷面虎更可怕。

叶秋也是年轻,他在执行纪律手法上过于简单直接,他一把拎起保长愤怒的吼道“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说了不白吃你们的,就是不白吃……兄弟们?咱们在村子外挖雪窝子,我就不信了我花钱还花出罪过了……”

这话一出口结果适得其反,老保长没法下跪结果全村的百姓都吓的跪下了“军爷饶命啊!军爷到底想要多少银子,我们全村给您凑,可别伤人的性命啊……”

男人在门口磕头苦求,女人吓得藏在屋子踅摸剪刀生怕一会要受辱。那一刻不是没人想要抵抗,但是马脖子下挂着的老毛子头颅,还有一杆杆看着就犀利的洋枪,再配上那股彪悍的气质,让这些人退缩了。

能屠杀老毛子的强军,怎么可能是这些村民能够抵抗的。

就在叶秋彻底抓瞎的时候,从风雪中又跑来一名清军士兵,正是哨卡留守的一名老军,他看了一眼面前的混乱,气的啪啪拍大腿。

“妈了个巴子,一群不开窍的玩意,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军爷给你们钱就手下,刚刚哨卡就是给烧了一锅开水,人家军爷就赏了一枚银洋!”

说完老军掏出那枚带着体温的龙纹银币吼道“你们看看!人家喝口热水都偷着塞钱,还会在乎你们的那点酸菜、玉米碴子?别丢了关外爷们的脸,都站起来……”

终于有本地人现身说法了,人们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枚银光闪闪的银币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这是咋整的?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还真有不屈服老百姓的兵?”

这活老兵头怎么越听越臊得慌“行了,还愣着干嘛,赶紧开门迎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