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 水银泻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胜于雄辩,当银光闪闪的龙纹银币拍在各家的炕桌上之后,女主人们兴奋的一把抓过来,跟爱惜眼珠子一样翻来覆去的看。

银子真是好东西啊,穷山沟里的百姓平日里也就是用铜钱交易,甚至集市上还有以物易物的情况存在,我用一只山鸡换你半袋子玉米碴子,你用一把菜刀换走两口大酸菜缸,这种情况很常见。

而且地方保长、里长往县里缴纳赋税很多时候也是用实物顶银子,当然实物的价值肯定是要被低估的,因为衙门收税也得算火耗,还有帮你折银的手续费。

说句实话,大山沟里的人有的一辈子都没见过整个银锭是什么样的,小银角子、银渣滓倒是能见过几次,但是他也没资格直接拿银子当钱花。

女人天生就跟亮闪闪的东西有缘分,冲压制造的龙纹银币漂亮的简直让她们窒息了,所以这些女人下定决心,这钱绝对不花一定要留下当传家宝。

“军爷上炕热乎热乎,我烫酒、炒菜……当家的你把后房山冻起来的肘子肉起出来,今天咱们就提前过年了……”

同样的场景在所有人家里都重复上演,保长和老兵头甚至带人顶着风雪驾着爬犁往三十里外的镇子上去大采购,尤其是酒水更是拉了两大爬犁,累的走骡呼哧呼哧口鼻冒白烟。

当采购的爬犁回到村子的时候,天色已经傍黑了,大雪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而这时候家家户户的炕头上一片鼾声如雷,那些疲惫的士兵到现在还没有睡醒。

直到天色完全黑透,小山村的晚宴这才算正式开始,满心欢喜的村民端出一盆盆的小鸡炖蘑菇,酸菜炖白肉,还有鹿肉脯,大马哈鱼等等各种山珍……自然环境没有破坏的地方物产就是丰富,这里的百姓吃饭从来都不是问题,他们的贫穷其实更多是政策上的,是经济结构上的。

叶秋这次和猪山筹还有前田勇二郎一起组队,他们三人住在了保长家里这顿晚宴自然规格要比其他人家要高的多,刘保长甚至还拿出了珍藏的一对黑熊掌给大家伙尝尝鲜。

三碗酒下肚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感自然就被拉近了,胆子变大的老兵头和保长也敢问一问三道沟之战的细节,叶秋他们挑了一些能说的介绍了几句,听得这些山里人热血沸腾。

在大部队分拆的时候,叶秋也弄不明白为什么龙爷要求每个小队都要带几个老毛子的人头,这玩意又不能当饭吃,而现在他才知道用处,关外的汉子更相信眼睛而不相信耳朵,你说一万遍不如让他们看一眼。

人头是义勇军向民众展示军威的最有效手段,在小土门村的村口一挂,所有质疑全部烟消云散,而整个义勇军如水银泻地一般渗透到了乌苏里江沿岸的数百村落中,可想而知这个影响面会有多大。

争夺人心是个巧妙活,软硬兼施这才是文武之道,展示自己亲民的一面也不要忘记了军队的身份,因为人心天然的就愿意追随强者。

不亲自跟这里的土著民们接触,叶秋根本就想不到在这片白山黑水中作战讲究还如此之多。

胆大的乡民开始指责义勇军的种种疏漏,在这片酷寒地带他们的很多做法都有问题。

大雪封山的时候爬犁绝对要比战马好用,而狗拉爬犁更远胜骡马,现在义勇军所用的战马其实就是个累赘。

琉球花了大价钱采购来的防冻药膏那就是个笑话,当地人用傻狍子肉熬制出来的油脂防冻效果远比那些高价货要好百倍。

棉大衣里面居然不加一层裘皮,挡不住湿寒气这不是找死吗?就算暂时靠年轻能挺过去,将来老了也是残废的命。

千百年生活在这里的土著们,拥有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丰富经验,这些南国来的小伙子们一个个掏出笔记本开始速记,而那些当地百姓一看这些东西对军爷有用,顿时腰杆挺直觉得自己倍儿有面子,压箱底的货也就倾囊而售了。

如果我们有一双上帝的视角,我们就能在天空俯瞰乌苏里江两岸着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寒夜飞雪之中大地上星星点点的全都是村落民居的灯光,数不清的村落正在宴请他们的远方亲人,义勇军和当地人的融合就在这一碗碗的烧酒,和一块块的白肉之间达到了完美。

无数个叶秋知道了如何在老林子里分辨方向,也知道了遇到熊瞎子应该如何猎杀,狼群经常在什么地方出没,还有高山密林中哪里有可以偷袭的小路。

这片土地是属于中国人的,这不是一纸条约就能改变的,千百年来华夏民族在这里生活,他们的魂灵早已经融入到了这片土地。

如果侵略者认为在地图上画出的那几条线就能隔断中国人和祖先之间的血脉相连,那么义勇军就会用手中的刺刀和子弹让他们清醒。

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远东土地上的遗民心中的热血还在沸腾,他们对母国的感情还没有淡化,而侵略者的残忍屠杀也刚刚开始,远东这片土地的民心依然属于中国。

那一夜义勇军究竟吸纳了多少老猎户当向导,又接纳了多少年轻人成为新兵,已经数不清了。

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当漫漫寒冬过去之后,当这些勇敢的士兵再一次杀向敌人之时,他们注定要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肖乐天的义勇军创造了一个那个时代根本无法复制的神话,精兵政策的好处在此刻凸显无疑,在十九世纪中叶全球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拥有如此高素质的底层军官团体。

就以叶秋来举例,以他的所接受的高等教育水平,就算放在欧洲也绝对可以胜任营长的职位,但是在义勇军里他却只能带领一个排的兵力。

叶秋不是个孤例,而是义勇军中的一个普遍现象,也正是因为有如此高素质的低层军官团,所以肖乐天和龙爷才放心大胆的把一直军队化整为零,融入民间。

他们根本不怕这些军队哗变或者独立,更不用担心低层的军官无法领会他们的战略意图,甚至这些士兵还懂得很多的亲民手段。

这已经属于上马治军,下马安民的精英团队了,如此多的人才这才是肖乐天事业的根基所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