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 一子落满盘大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你认为的精英人才?你气死我得了……”丞相府里肖乐天大声的咆哮了起来,面前被训斥的一动都不敢动的正是大清国的皇帝陛下,爱新觉罗载淳。

三道沟胜利的消息传到琉球后,正在军营里和自己的三百侍卫进行射击比赛的载淳,兴奋的手舞足蹈,那三百侍卫都是根正苗红的八旗贵胄,一听说丢失的关外土地获得了如此大的胜利,顿时万岁之声响彻云霄。

他们不顾上下尊卑,把载淳抛到天上再接住然后再抛上去,来来回回数十次“万岁!万岁!万岁……”

当时这三百侍卫就开始写血书,恳求肖乐天派他们也去白山黑水和罗刹鬼作战,他们要用自己的行动捍卫祖宗的土地。

载淳带着三百侍卫的血书去找师傅恳求,而且在肖乐天面前还极力的称赞龙爷和那些中日联军的英勇,并发誓亲政之后要重赏这些精英。

肖乐天气的鼻子都歪了“这就是你认为的精英?不停命令擅自改变我的战略这就是精英?屁……这要不是离着好几万里地,我早就过去骂他们了,你知道这些人给我造成多大的麻烦吗?”

“谁让他们打三道沟的?好大的胆子,一千多俄军一个不剩全宰了?好大的气魄,你项少龙还以为自己是那个江湖大豪呢?老子我要撤职,撤他的职……”

载淳吓的一动不敢动,旁边的王怀远和萧何信苦劝道“是是是……丞相说得对,我们就是要撤职,把龙爷带回来,以后都不让他带兵了……”

“可是丞相啊,远东现在已经大雪封山了,而且义勇军化整为零拆散在了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您让我们上哪儿去找项将军?”

“您先消消气,现在无论情况有多严重,咱们也得等到过年开春才能联系的上龙爷了,您放心开春冰雪消融的时候,我们一定撤职他……”

肖乐天知道这是他俩的缓兵之计,但是明知道是计他也无可奈何,远东地区并没有通电报,无线电技术也没有发明出来,万里冰封的原始丛林想找到龙爷的藏身之地,别说俄国人做不到就连肖乐天也做不到。

这就是科技落后带来的困扰,为什么古代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俗语呢?不是那些将领跋扈,而是通讯水平真的做不到,臣妾我真的做不到啊。

肖乐天痛苦的按了按太阳穴他坐在椅子上说道“四九城已经炸锅了,上海的报纸都已经轰动了,香港连夜抽调四艘战舰北上停泊在上海,并表示严重关切!”

“十天前,俄国公使乌兰葛利带着护卫冲击总理衙门,都在恭亲王面前拔枪了,他居然要和鬼子六角斗……这群俄国人已经疯了!”

“不仅如此,法国公使戈德米尔、美国公使华若翰、英国公使艾立国也都向朝廷上书要求朝廷给出一个解释……”

“不仅如此,乌兰葛利还给我发来了电报,要求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些义勇军手上拥有德国制造的毛瑟步枪和全金属弹壳,质问我这里面究竟有没有琉球的干预!”

“动起来了,这就动起来了,东亚的局势乱成一团,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某个自大狂擅自更改了我制定的战略……”

肖乐天暴躁的站起身来,在屋子里绕圈“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先适应今年这个冬天,要让他以小骚扰开局,不要一上来就是大开大合的,他就是不听……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做好决战的准备,他大乱了我全盘的计划……”

“还有你!载淳你添什么乱?你还要再派三百侍卫上去,你还嫌不够事儿大吗?只要你的侍卫身份一旦暴露,俄国人就有了开战的口实,就凭八旗在关外的军力能打的过哥萨克?到时候整个关外都丢了就有你后悔的时候……”

“现在马上带着狗屁的血书离开这里,让蔡瑁安排军舰,把载淳的这些宝贝都送到福建去,让左季高头疼去,爷我不伺候了!”

载淳是被活活的骂出来的,饶是他一年多的修炼已经成熟许多了,可是那一刻他还是心里委屈的想哭,不仅仅是因为丞相的骂更多的气,生大清朝的气。

看着载淳抹泪离开,肖乐天长叹一声“哎……不省心啊!左季高给我发来了密电,他直接询问我义勇军是不是我组织的,我没有回答,但是我知道他能猜的出来!”

“紧接着曾大帅也给我发来了电文,请求我立刻把载淳的三百侍卫送到福建,马上开始以着三百军官为骨架,进行扩军……”

“不仅如此,大帅还保举了刘坤一这个只有三十八岁的少壮派湘军将领,带兵两万北上支援左季高,你们可能想象不到,曾大帅居然是先调兵然后才给朝廷上的表……”

嘶……王怀远和萧何信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就把目光投向了墙上的亚洲地图“难道说左季高要提前西征了?”

肖乐天双拳紧攥“没错,这都是打仗精似鬼的老油条,也许在对新武器的运用战术上,比咱们稍有不如,但是在大战略方面他们绝对不会出错,尤其是亚洲战略上……”

“远东这一战必定会让中亚的俄军有所异动,季亚琴科肯定要向东调兵的,这样阿古柏的支援力量就弱了,左季高不可能放弃这个计划!”

“据我所知,现在左季高已经派出一万最精锐湘军直扑玉门关外,只要大军守住星星峡甚至哈密,那么阿古柏的大军就只能被锁定在吐鲁番一带和清军僵持,这样就给新疆其他地区还在抵抗的军民一个喘息的时机,战局这就缓解了!”

“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龙爷这一战短期来看确实对我们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但其实从长远战略来看,这也不失为一步好棋!”

萧何信笑了笑“那您还呵斥陛下干嘛?年轻人好不容易有点事业心这也是好事啊……”

话没说完肖乐天眼睛一瞪“萧何信你没睡醒吗?远东我们的战略是什么?是要独立建国,不是白送给满清!你难道想让载淳的亲军进入他们老祖宗的龙兴之地去强民心?”

萧何信当时一个寒颤立正敬礼“抱歉,属下口误,请丞相责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