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特使萧何信/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的,我可以走一趟,但是请丞相指示一下这次谈判的战略意图,您总得给我画出个道道啊……”

肖乐天翘着嘴角笑了笑“战略?要什么战略……我可没让你去谈判,我需要你做的是去澄清事实,我要你去跟他们打官司!”

“凭什么脏水扣到我的头上?乌兰葛利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是大清和琉球合谋出兵有什么证据?我还说他乌兰葛利偷了我家雕花朱漆马桶呢!他怎么不赔给我……”

“呵呵,外交这种事情,比的就是谁脸皮厚罢了!”

萧何信跟王怀远一脸苦笑“丞相啊,您让我们没皮没脸也行,耍无赖我也会,可是俄国人的增兵不会是假的,现实的军事压力是真的,这个问题可不是谈判桌上就能回避的……”

肖乐天点了点头“我没有奢望谈判桌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平安度过今年的冬天还是没有问题的……你们知道这一个冬天会发生多少变化吗?”

“首先,欧亚之间的电报网络即将彻底贯通,亚洲和欧洲之间的信息传递将缩短到三天时间,这样的效率是过去的我们所不敢想象的,也就是说到那时候我们才会进行到全球的外交战之中,这个变化显然俄国人还没有意识到……”

“当信息传递无法达到全球互联的时候,欧洲统治世界就不可避免的要靠总督、特使这些全权代表来完成,就比如说前两次鸦片战争,你们以为最后的条约都是英法政府点头答应的?”

“笑话,那都是远征军特使们商量着办的,他们在出国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全权授权,他们的签字就能代表国家……”

“乌兰葛利还以为自己是东亚第一大使呢?他以为自己现在可以独立的处理远东所有外交事务?做梦……得到明年我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暗伤吐血!”

“事态很紧急,但是绝对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现在俄国远东地区已经彻底冰封了,中亚的军队不到开春绝对不会开拔,等到中亚的骑兵团来到远东至少要明年夏天了……”

“现在莫斯科唯一能动用的军队就是从波罗的海派遣舰队,远赴重洋来支援海参崴。别忘了苏伊士运河到现在都没有开通,他们必须要绕好望角万里迢迢的赶来……”

“以俄国的海军实力,不可能派遣太多的士兵,我估计十艘左右的战舰士兵三五千也就是极限了,而且路上的时间也需要四五个月,比中亚的骑兵团早到不了多少……”

肖乐天一脸坏笑的拍了拍萧何信的肩膀“你所要做的,就是要激怒乌兰葛利,就是要让俄国人丧失理智,他们调遣的兵力越多,最后的结局也就会越惨!这一点毫无质疑……”

肖乐天的麾下都知道,只要丞相露出这种坏笑,那么就一定有大事件要发生了,不是心里面憋着阴损坏,他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看见丞相这么流氓,萧何信他们总算是放心了,两人又交代了一下细节然后经历扭头离开做出行前的准备。

萧何信刚刚走出门,突然肖乐天喊了一句“等一等,我准备和你一起乘船北上,不过我在鹿儿岛换船北上扶桑……最近湿气太大,好像有点风湿,我得去日本泡一泡温泉,你们提前跟扶桑方面交涉一下……”

看着两人古怪的目光肖乐天挠了挠头“不用这样看我,这次去扶桑不用保密,就让四九城的人知道,你们想啊如果乌兰葛利知道在这个紧要关头,我肖乐天如此无视他还有心情去游玩,他会不会气急败坏呢?”

王怀远心说你想媳妇了就明说呗,还用人家老毛子当借口,丞相真是越来越虚伪了“是的丞相,我这就去安排……”

两天后,肖乐天一行人从那霸港出发一路北上扶桑,在鹿儿岛肖乐天置酒为萧何信送行,崭新的飞剪船乘风破浪向渤海方向驶去。

随后肖乐天乘坐另一艘战舰一路沿着扶桑海岸向日本关东地区驶去,骏府城的虎妞最近妊娠反应太严重了,肖乐天心疼的不得了,他必须亲自去看看,要不然都睡不着觉。

当萧何信来到北京之后,果然发现京师的气氛已经严峻到一点就着的地步,广渠门前总理衙门派来的章京已经等候他三天了,见到萧何信这名特使前来好悬没激动的掉下眼泪。

“这位就是丞相的全权特使萧将军?您赶紧跟我走,咱们绕路到东便门进城吧?”

“为什么?我乃是琉球丞相特派使节,凭什么要走东便门?”萧何信怒叱道。

老北京人口语里的四九城,这个说法其实并不确切,四代表的是紫禁城的四座宫门,而九则代表北京城内城的九座城门,这是四九城叫法的来历。

但是北京城并不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城市,他还有一个凸出来的南城,这还是明朝嘉靖皇帝在位时候所修的,这样一来整个北京城就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凸字形状。

广渠门就在南城东面,而东便门并不是正式的城门而只是南城和内城东面凸起夹角的一座小城门。

从名字上就能听出来,这就是个方便之门,在清朝除了百姓出入方便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其实就是卸粮食,这座城门外就是通惠河也就是京杭大运河进入北京的最末梢,直接通护城河了。

江南运粮最后一站就是这里,因为到这船可就哪里都去不了了,东便门外有一片集市就叫西水关,这里有专门的官员负责粮食入京仓的具体事务。

现在堂堂琉球特使居然被人要求从走货物的城门进城,这简直是莫大的侮辱!萧何信瞪着面前的小章京,按捺不住愤怒就想抽他。

这小章京赶紧冲上去拉住马头“大人息怒,息怒啊!不是我故意为难大人,而是老毛子……哎呀,俄国公使早就派人在这守着您呢,您一来就要冲您发难,您还是快躲一躲从东便门进城吧!”

“好大的胆子,这罗刹鬼难道以为这里是他们家不成?”萧何信一看周围百姓越聚越多,心中窃喜这真是瞌睡来枕头,正愁找不到机会闹事呢,这乌兰葛利就送上门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广渠门内突然响起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紧接着十多名罗刹骑兵簇拥一名高大的北欧面相男子,一脸的络腮胡子年纪已经不小了。

“肖乐天在哪里?该死的肖乐天在哪里……”不带四声的官话听的是那么的刺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