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火爆至极/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的时候外交谈判要比战场搏杀更为惨烈,别看只是上嘴唇碰碰下嘴唇,但是这里面一点疏漏恐怕就需要战场上成千上万条性命来弥补。

萧何信昨天晚上只休息了一个半时辰,剩下的时间全都用来和中情局北方分局的负责人进行密谈,尤其是京师谍报战的王牌春十三娘更是挖出了无数秘闻。

最让萧何信赶到诧异的是,从三道沟之战情报传递到北京后现在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朝廷上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拿出一份谈判的章程来,也就是说到现在了紫禁城呢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谈判都不知道应该谈什么。

从头到尾面对乌兰葛利的指责,总理衙门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知道,不是我们干的!”无能的表现让萧何信扼腕叹息。

萧何信从很多其他情报中逐渐还原了朝廷上上下下的考虑,这些尸禄素餐的官员们不仅没有临机应变的能力,甚至之前都没有做过突发事件的预演。

演戏可不仅仅只是军队的专利,在现代化国家里各部门都要进行各种突发事件的演戏,后世我们都知道,城市里会时不时的进行防火、防空、防暴的演练,矿山和大型企业也要进行各种突发灾难的演练。

甚至连小学生都做过几次地震来临后的应急演练,这些演习就是让官员们不至于在突发事件来临后束手无策。

这些都是普通民众能看的见的,看不见的演练还有的是呢,金融机构随时防备挤兑、崩盘、对冲等金融风险,军队要随时进行各种情况下的战斗准备。

外交部门更是如此,国际环境如此错综复杂,国与国之间的争锋诡计百出,不提前想好各种预案,难道要临时抓瞎吗?

现在满清就已经抓瞎了,他们现在就是觉得挺委屈,也知道俄国人这是用三道沟的事件在找麻烦,更明白这件事情后面绝对有肖乐天的影子。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应该怎么办?这可都没了注意,这可真是分析问题头头是道,解决问题完全抓瞎。

萧何信今天穿了一身崭新的军装,金星璀璨。他对恭亲王行了一个军礼“请问王爷,这次谈判您是否为清国的谈判代表?这次是三方会谈还是琉球和俄国的双方会谈呢?”

先把皮球提到奕?的脚下,鬼子六顿时面容尴尬了起来“嗯,朝廷有朝廷的安排,今天还是你们和俄国人谈判吧?我们先旁听,和英法美三国一起旁听一下……”

嗡的一声,大堂外旁听的总理衙门官员全都窃窃私语了起来,萧何信心中哀叹一声“这群无能的猪,就不知道丢人吗?难道你忘记了这是北京城?这是朝廷的总理衙门?你好歹也是俄国人说的嫌疑犯之一啊!”

“就这么无耻的宣布中立了?让我先趟雷然后你们吃现成的?这可是你们把声望白白的送到我们头上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萧何信哪里知道,这可不算什么无耻,前世日俄战争的时候,关外被日军和俄军打了一个稀巴烂,老太太居然都能宣布中立呢!要脸?脸是什么东西?

谈判几乎是爆炸一样的进行,有了昨天那场冲突垫底,双方连基本的客套都没有,上来就是撸袖子开骂战。

萧何信要求谈判钱乌兰葛利必须道歉,对昨天侮辱丞相和开枪的行为作出深刻反省,并写出纸面上的道歉信,否则他将不会跟野蛮人进行会谈。

乌兰葛利气的砸桌子,愤怒指责肖乐天和琉球军队才是野蛮人,他们屠杀了一千多三道沟守军,是战犯,是毫无人性的屠夫。

萧何信根本不会承认这种指责,强硬火力顶上去就说三道沟惨案完全不存在,一切都是俄国人企图染指东北土地的借口,他们就是想要东北和西北一样脱离大清的统治,最后进入俄国的囊中。

乌兰葛利当然不会承认这样的罪名,他气的太阳穴砰砰的乱跳,如果现在测量血压他绝对能把水银柱给顶碎了。

奕?他们哪里见过这样针锋相对火力全开的外交谈判,双方口沫纷飞如同野兽一样在战斗,偏偏双方还都在玩文字游戏,面前定制的红木长桌都快被双方拍碎了,一个有心疾的章京甚至都被吓晕了过去。

美国和英国公使不停的提醒大家要注意素质和修养,但是毫无用处,这两边压根就是为了吵架而来的。

也不能怪俄国人愤怒,这个民族的性格就是冲动易怒,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后世有人研究过俄国人的轻工业为什么搞不好,跟他们的性格和地理环境有绝对的关系。

寒冷的天气让人一年有半年都要在屋内避寒,而这些身高马大的俄国人身体里却有释放不完的精力,所以他们酗酒、斗殴、找女人。

这种环境让俄国的男人缺乏进行精细工作的耐性,你让他用熊掌一样的大手去制作塑料玩具的模型去?搞那些巴掌大的小家电去?让他们一天在流水线上苦熬八个小时甚至十二个小时?

这简直就是不现实的,有那个功夫还如不拎把枪进入老林子里猎捕一头黑熊呢,实在不行上街抢劫去也算一个好办法。

暴躁、冲动、缺乏耐性这样的性格加到一名外交官的身上,就可想而知当时的场景有火爆了。而且萧何信是通过研究对方性格,而故意挑起的骂战,双方一边是真发怒,而另一边是下套假装发怒,最后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证据!你们这群无耻的罪犯,做了坏事还敢不承认吗?你要证据我就给你们证据!”乌兰葛利吼道。

他身后的哥萨克士兵,气的脸都成猪肝样了,今天他们可带来了翻译,整场外交冲突这群士兵都听明白了。

砰的一声一个木盒子被丢在了桌子上,打开一看居然是半匣子使用过的金属弹壳,甚至还有一些军服的铜扣子。

“这些都是在三道沟战场上找到的,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都是普鲁士产的毛瑟步枪的子弹……现在全亚洲只有你们琉球能够拿到这些武器,你们是唯一能进货的国家,现在甚至连欧洲国家都买不到这样的枪支!”

“这难道不是证据?铁证如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