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火爆群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场突如其来的殴斗,完全是有备打无备,萧何信昨晚的计划安排就是要激怒俄国人,让他们主动挥拳,在英美法三国公使的旁证下,乌兰葛利有理最后也变成了无理。

外交场合骂人是很常见的事情,这个不稀奇。但是闹到动手打架这就有点太不体面了,人类进入十九世纪,首先欧洲人就已经以文明人自居了,虽然台面下一样卑鄙无耻杀人越货,但是在台面上,绝对不能搞野蛮人那一套。

乌兰葛利这回肯定是在亚洲没法待了,这场仗打完沙皇就算不愿意也得把他召回,可是等新的公使来到亚洲,至少要三四个月的时间,这还得说莫斯科不拖延马上就派人。

如果莫斯科方面一时找不到好的人选,那么时间有可能就要拖到半年以上,那可就到1869年的春天了,这么长的时间国际局势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动。

没准普法战争都会提前呢,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肖乐天在临行前已经给萧何信定下调子了,必须要强硬寸步不让,文武方面都要顶上去。

就是要让清朝的那些忠臣和顺民们看一看,大清是怎么办外交的?我们琉球又是怎么办外交的?总会有心思活络的人会考虑的深一些,有比较才有差距啊。

所以萧何信在昨夜临时调整了卫队成员,专门选了一批身上有功夫的高手,而且还不要那些喜欢单打独斗的游侠,他要求第二天的斗殴一定要尽可能的配合,要狠狠的压住敌人的狂妄气焰。

这就是有备打无备,俄国人胜在身体素质好,单兵作战能力强,而中国士兵更注重格斗技巧和配合,两相比较下还是新军的小伙子们占了优势。

哐哐哐……一扇又一扇的门窗被撞破,俄国士兵高大的身躯被丢了出来,吓的院子里的人们赶紧避让。

有那机灵的杂役赶紧把左右厢房的门窗给锁好了,乖乖那里面可都是武器,这要是杀红了眼睛动刀动枪的,死一两个大清国还不得跟着吃瓜捞啊!

果然那名被连着丢出去四次又冲锋了四次的士兵,总算脑子绕弯想起房间里还有枪呢,他暴怒的就往厢房里跑,结果正看见杂役刚刚锁好大门。

叽里呱啦一阵俄文,他就向杂役扑了过去,那名瘦小枯干的杂役吓的妈呀一声,扭头就跑。

俄国士兵在后面哇啦哇啦的狂吼追击,吓的心肝胆颤的杂役在人群中来回乱钻,仗着地形熟悉在总理衙门里算是跑开场了。

穿过一间又一间的屋子,打破了一件又一件的摆设,最后甚至连后厨房的水缸都给撞翻了。

他们从前面大堂跑到后面的花厅,又从后面跑回到前面,等到再次看见主战场的时候,杂役这才发现九门提督的兵丁总算是冲进来了,已经用人墙把双方给死死的分开。

“救命啊……老毛子要杀我啊!”杂役嗖的一声就钻进了士兵群里。

“你你你……你站住……”这些士兵硬着头皮就顶上去了,结果毛熊根本就不减速,他就跟野牛冲入人群一样,轰的一声倒下一大片,打头的军官就好像让铁板给撞了一样,鼻梁骨都折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给我抓住他!敢反抗就给我打……叠罗汉!”命令一下周围的士兵全都扑了上去,一个两个三四个的叠罗汉压了上去。

哪知道这毛熊好大的力气,身上压了五名士兵最后狂吼一声居然又站起来了,甚至还举起了一名兵丁直接顺着大门口丢了出去。

“哇呀呀……气死我了,顺天府的差役呢?你们的锁链是栓裤裆的吗?”

这时候顺天府的差役才算醒过闷来,心说对啊?我们顺天府对付斗殴才是行家啊“兄弟们上铁链……”

哗啦啦一阵铁链碰撞的响声,这些差役都是三四辈子父子相传的手艺,抓人绝对有一套而且对付这种斗殴更是不在话下。

三条锁链套住了毛熊,三名差役围着他就来回转圈,可是就这样都没法制服这头狗熊,最后又来了七八名差役,就跟拔萝卜一样人人都抓着铁链,拼命的往回收力道。

紧接着水火棒子就敲在他的膝盖窝上,咣当毛熊跪在地面这下可算是不能动了。

“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就在这时候,总理衙门外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大门闪开一条胡同,从里面跑进来一队身穿深灰色西式军服的士兵。

“西山大营!哎呦我的祖宗啊……老少爷们快看,咱们的西山大营出兵了……”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

最前面的法国教官用着古怪的汉语吼道“全连都有……听我命令!步枪斜上方四十五度……开火!”

啪啪啪啪……一百多西山新兵抬起枪口对准蓝天,扣动扳机就是一通枪火,枪声一下子震住了在场所有的人,大堂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再也没人动手了。

很快奕?就被奕譞给搀扶了出来,鬼子六的左眼窝不知道被谁打了一黑圈,盯着个黑眼圈就跟熊猫一样,他气急败坏的嚷嚷道“谁让你们开枪的?维持秩序你们开什么枪?谁下的命令……”

不过扭头一看法国教官正无所谓的看着他,他也没法计较了只能挥手道“把琉球使节团和俄国使节团分开,护送到各自的住地……剩下的人打扫衙门,你们看看这都成什么样子了!”

华若翰等人也出来安慰了奕?几句,就在这时候乌兰葛利顶着满脑袋大包走了出来怒吼道“放开我的士兵,我们回使馆去!这谈判已经无法进行了……”

“恭亲王……还有琉球来的无赖们!开战吧!做好准备面对沙皇的怒火吧!今天的所有耻辱,我们将在战场上洗刷掉,我不会再和你们进行任何对话……”

萧何信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一边玩着手杖一边对英美法三国公使笑道“实在是太遗憾了,我没想到好好的谈判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我们琉球还是讲礼貌的,我们的谈判大门一直都是敞开的,随时欢迎俄方重启谈判……”

“不过我得提醒乌兰葛利先生,到时候您可得为今天动武的事情做出道歉,您这一出实在是不讲究啊!人得讲道理,不能总讲暴力啊!您说是呗……”

“啊……”乌兰葛利愤怒的仰天长啸“无赖,你就是一个无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