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新时代的舆论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理衙门的一场谈判最终打了一个不欢而散,双方人马各回各家只留下衙门内的章京、书办还有杂役们唉声叹气。

“哎……那可是乾隆朝的粉彩大托盘,心思拿出来给大人们摆点水果吃,结果全砸碎了!怪可惜了的……”

“乾隆粉彩算个屁,雍正青花大瓶也碎了一对……你看看这紫檀老料的窗棂,全砸了这得花多少钱修啊!”

“哎呦……祖宗哦!王爷最爱的宣德炉也被撞破了,这下完蛋了咱们回头等着倒霉吧……”

后来据不完全统计,总理衙门在这场殴斗事件中足足损失了四万两白银,不过古怪的是当总理衙门向户部申请重修经费的时候,四万两白银却变成了八万五千两,这里面的猫腻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再说一句题外话,这次殴斗中总理衙门所有办差人员都受到了呵斥还有罚俸的处罚,唯独一名杂役却被奖励了一百两纹银,就是那个抱着钥匙满院子前后乱窜躲避俄国士兵追击的那名杂役。

万幸这家伙想到了锁上厢房的们,不然在那种混乱的场合中,丧失理智的俄国士兵一旦拿到了武器,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四九城内无秘密,当天下午京师所有酒楼可就全都爆满了,人们欢天喜地的聚在一起高谈阔论,喝的红头花脸的敞开怀站在凳子上唱开了戏。

这都多少年没有这么提气的事儿了,而且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当萧何信在总理衙门大堂上一声吼“有J 8你就是Q J犯”之后,这句名言可就流传开了。

“解恨啊!实在是解恨……那萧大人口吐莲花、舌战群雄,把那老毛子给挤兑的恼羞成怒只能挥拳动武,可是没想到动武都不是咱们的对手,让那群新军给打的抱头鼠窜……”

“我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咱们大清朝了?你要是再敢欺负国朝,老子还要揍你……只见那乌兰葛利双手抱头跪在地上高声求饶,只闻到屋子里一片尿骚之气,原来这个老毛子都尿了裤子了……”

哈哈哈……酒馆里的人们哄堂大笑,围着说书人一把把的铜子儿就丢了过去跟下雨一样,原来半天的时间都不到,四九城的说书人就已经察觉到商机了,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场热闹的谈判改编成一个小段,说白了就是评书加单口相声的结合体,然后在京师各大酒楼轮番上场。

真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尤其是春十三娘,她甚至通过地下渠道放出话去,京师所有说书和相声艺人们,谁把这次事件改编的好,改编的妙,改编的最让老百姓喜欢,她就自掏腰包打赏他们。

探花奖励龙纹银币五百枚,榜眼奖励银币八百枚,至于说第一名状元,两千枚银币的巨额赏银更是晃花了人眼。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混天桥、茶馆、酒楼的各类跑江湖吃开口饭的手艺人全都疯了,他们知道想要得到这笔重赏,就看谁能得到更多的百姓支持,说到底也就是在那些有名号的酒楼、茶馆内,看谁得到的打赏最多,谁得到的叫好声最高。

结果就是当天晚上的说书人大转场活动,同一件事不同的手艺人说出来可是不一样的,水平差的才两三句被别人哄下了场,而那些精彩的名角每说一次就能得到如雷一样的叫好声,还有雨点一样的铜钱。

春十三娘冷静的从这些版本中,跳出了三个最出色的,然后抄录在纸上用中情局的电报渠道开始扩散。

这真是晚清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信息传递方式,第二天一早帝国所有通了电报线的城市都已经收到了谈判的最新消息,同时还有三份京师最热门的评书小段。

直隶、山东、江苏、浙江、上海、南京、武汉……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大清国最繁华的都市全都炸开了锅。

开始人们的思考还仅仅停留在对这单一事件的情绪释放上,人们为俄国人的无耻而愤怒,为萧何信的能言善辩而鼓掌,更为了那一场凶狠的殴斗个兴奋的狂舞。

但是当兴奋劲过去之后,人们就会进行更深入的思考。为什么?为什么整个事件中朝廷的声音微乎其微?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对那些远东遗民的悲惨遭遇而做出任何反应?为什么连一份声明都没有?

朝廷究竟是怎么了?难道真的要放弃那些国朝的子民?那些就算土地被割让走了,但是还在坚持抗争的远东遗民们,难道就不值得朝廷支持一下吗?哪怕仅仅是口头上的鼓励。

“哎……假如有一天我们的家乡也沦落到敌人的手上,国朝是不是也会不闻不问呢?”无数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

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战争,当民间已经产生了无数怀疑的时候,四九城内的高官显贵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种疑问的产生,漫长的反射弧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迅速多变的舆情。

当人类信息传递的速度达到电报化的时代后,满清的那些大脑里还在装着快马、驿站和层层叠叠的书信,这是一个完全被时代所淘汰的群体,面对巨变的人类社会而束手无策。

随后的几天内,琉球和俄国果然终止了一切的谈判,英美法三国多次登门进行调节,其中萧何信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表示谈判大门从没有关闭,也希望继续进行谈判。

但是乌兰葛利已经彻底失控了,他几乎一天要给海参崴发三次电报,从北京城一直发送到朝鲜的清津地区,然后通过快船和快马直奔海参崴,这已经是北京和远东之间沟通的最快捷方式了。

在这几天的电报中,远东最高军事指挥官季亚琴科无奈的向大使表示,目前义勇军的行动虽然数量在减少,但是依然有零星的哨卡遭到袭击,平均每天都有三四名俄国士兵遭到猎杀。

是的就是如同猎物一样被猎杀,但是那些卑鄙的敌人却完全找不到踪影。

乌兰葛利愤怒的向英美法三国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再相信中国人了,俄国要备战,要倾国之力向东方开战,绝对不能放过这些卑鄙的罪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