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间谍胡老二/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热闹的大戏连看三天也就会慢慢的淡忘了,四九城的百姓兴奋了半个多月随后又慢慢回复到了平静的生活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今年最后几批漕船运来的粮食,还有天气渐渐寒冷后操心的过冬棉衣。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总是平淡无奇的,万里之遥的战争还有那些活不下去的天朝遗民,虽然可怜但也仅剩下可怜了。

白露节气一过,四九城的百姓就得把精力放在过冬上面,家家户户都得想办法准备点钱了,因为一天冷过一天,入冬后的煤炭钱、冬菜钱、过年钱都要提前准备出来。

都说年关不好过,其实那只是针对于不会经营的人家来说的,真正精打细算的人家那个不是夏天量棉衣,冬天做单袄,吃不穷穿不穷计算不到就受穷,老祖宗的留下的至理名言那是绝对不会让人吃亏的。

住在北新桥附近十条胡同的胡老二胡爷显然就是精明会算计的代表人物,三年前还是京师破落户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婆孩子天天跟他吵架的胡同串子,仅仅三年的时间就摇身一变陡然而富。

胡老二先是咬牙狠心入了俄国大教堂当了一个众人戳脊梁骨的教民,紧接着没用半年的时间就通过教会的关系找到了一个俄国使馆杂役的差事。

要说这外国公使馆也得雇佣大量的本地人,毕竟蔬菜粮食各种生活的杂货都得在四九城当地采购,有本地人的帮着打理至少不会吃大亏。

胡老二就是俄国公使馆里的一名采办杂役,每天的工作就是满四九城去给俄国大爷们买东西。

俄国老毛子虽然性格粗狂但也不是傻子,有时候也会派人调查这些中国采办是不是黑了他们的银子,象胡老二的上一任就是贪了俄国人的银子被臭揍了一顿丢到大街上。

胡老二吸取了上任的经验教训,选择了老老实实的干活,不该拿的绝对不伸手,结果三次大使馆暗查都没有发现他有问题,这就得到了俄国人的信任一直干了三年多的时间。

今天胡老二办完差提前离开了俄国大使馆,去了一趟南城煤场预订了一批上好的过冬煤炭,又绕到天桥泡澡看了一会耍把戏,中午二仙居两菜一汤自斟自饮好不快活。

直到傍黑他才拎着半斤猪头肉摇摇晃晃的向家里走去,可是当天色刚刚渐黑才走过东四牌楼的时候,旁边小胡同突然冲出两个黑影,捂住胡老二的嘴就给拖了进去。

黑暗的小巷里七拐八拐的就进入到了一间破民居里面,当胡老二的眼睛被油灯光亮刺痛之后,他才长叹一声心有余悸的说道“你们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上劫道的呢……”

“为什么三天没有发电报消息?现在我们怀疑你已经被俄国人收买了,这是最后一次给你解释的机会……”油灯阴影处那名看不见脸的男人低沉的说道。

“别……别啊!”胡老二吓的汗出如浆“真的是三天电报房都没有动静了,我要是骗你我就是你孙子……”

阴影中的几名大汉没有一个搭理胡老二的玩笑,气氛越来越阴冷了到最后胡老二带着哭腔说道“你们别这样,俄国人真的是没动电报机,我祖上八辈情况你们都知道了,我敢骗你们吗?”

“再说了,后厨的柳嫂子还有值夜的张大哥不也是没消息吗?这一天十二个时辰,我们真的是把电报房给盯的死死的,一点纰漏都没有啊……”

可能是看胡老二那紧张的样子不像是做假,屋子里的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那名领头的男人低声问道“你觉得俄国人是不是开始怀疑你们了?他们暗中转移了电报机的位置?”

胡老二歪着头想了半天“不,应该不是怀疑我们,这三天我也偷着观察了一下乌兰葛利和那些当官的,确实不如过去那么紧张了,虽然表情还是很气愤但是比之前要缓和很多,甚至昨天还叫了一桌二仙居的席面……”

“乖乖啊!三十两的席面,那珍馐美味看着就眼馋……”

“说重点,别扯没用的!”来人呵斥了一句。

“是是是,我说的这就是重点啊……我觉得这几天安静,不是俄国人有什么阴谋,好像这群人是在等什么消息……没错就是在等消息,电报房内基本上全天都有人值班,咖啡的供应量这几天明显增多了……”

来人窃窃私语几句,随后丢下一卷红纸包裹的银币卷“拿去给你们三个分一分,这算加班费,一定要盯紧了不能出丝毫纰漏……尤其是你,最近这段时间少喝酒,别误事!”

“嗻……几位爷放心吧,干这活我最拿手了!几位爷有机会能在丞相面前提我一句,要是丞相能赏我一幅字儿,我就给您磕头了!“

“少耍贫嘴,赶紧回家!”几个人把胡老二赶出了院子,随后角落里闪出了萧何信的身影。

“看样子不是变节了,这个胡老二九族的性命都在咱们的掌握之中,他没那么大的胆子……他说的不错,俄国人就是在等候消息如果猜的没错就是俄国沙皇的指示!”

“也对啊!这么长时间,乌兰葛利他们能做的已经全都做过了,情报汇总上去莫斯科方面总要讨论分析然后再下达新命令的,也许现在就是等待期……”

“让兄弟们加把劲,这几天连轴转值班开三倍的加班费,一定不能错过最重要的情报!”

俄国使馆具体的位置就在东交民巷的最西头,紧挨着太医院和钦天监,南边隔街而望的就是美国大使馆。

这里的位置非常棒,向西也就四五百米的距离就是棋盘街、正阳门还有大清门,再往北就是紫禁皇城的天安门了。

任何人都想不到,就和俄国使馆一墙而隔的钦天监内,在东跨院的杂役房里那些给钦天监正们准备茶水饭食的小厨房里,一间储藏室早就被中情局改造成了监控俄国人的密室。

隐蔽在墙体内的电线偷偷的和俄国公馆的电报线挂在了一起,俄国人收发的所有电文这里都能同时复制一份。

一根铜管子埋在地下从钦天监的密室一直通向俄国公使馆的差役房,就藏在一口盛满面粉的陶缸下面。

正午时分,小厨房的柳嫂子和胡老二正在闲聊,今天给公使馆做的伙食是糖醋排骨、粉蒸肉、四喜丸子、椒盐鸡……反正一桌子都是肉,这群老毛子全都是肉食动物。

柳嫂子累的一身臭汗正用毛巾擦呢,突然胡老二眼睛一亮后脚跟踢了她一下低声说道“电报房有动静了!有人影晃动,快报信……”

果然在窗户缝隙内突然出现俄国人急匆匆的身影,还传来了一阵嘈杂的俄文吵闹声。柳嫂子好大的力气单手撬开面缸,然后用脚后跟猛力的蹬地面上的青石板。

咚咚咚……沉闷的声音顺着石板下的铜管就传到了钦天监的密室之中,监视的情报员顿时兴奋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