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诱敌深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玻军指挥官此刻如同困兽一样在火堆旁打转,他很清楚自己已经落入了中国人的圈套之中,四面八方的袭击就是想要累死自己的士兵,同时大量消耗武器弹药。

但是能够看清敌人的策略,不代表他能够解开这个死局,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他的兵源素质根本就跟不上,士兵完全没有过夜间作战的经验。

以现在的军事科技来看,夜战其实最后就是一场肉搏战,黑暗混乱中大炮很难定位,火枪也找不到集火射击的机会,战场秩序很容易崩溃而陷入乱战之中。

一旦陷入肉搏乱战,这些土著士兵就会第一个撑不住,四百年殖民统治早就阉割了他们身上的勇气,对付这种士兵就得用金钱激励。

玻军指挥官们真的是不愿意进行这样的冒险,他们太清楚自己手下士兵的素质了,可是面对中国人无休止的骚扰,他们只能选择逆袭。

伊基克的战事一触即发,秘鲁守军迫切的希望他们尽快赶到,时间哪怕耽误一两个小时,也许伊基克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这座重要的港口城市事关整个战局,任何人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一个个装满金币的口袋被打开了,火把光芒映照下,这些铸造着西班牙君王头像的金币在闪闪发光。精选的士兵每人都分到了二十枚金币,而且指挥官还承诺战争结束后这些突击的勇士还能得到双倍于此的奖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白人军官的带领下一营的土著士兵跟打了鸡血一样嗷嗷乱叫,紧接着无数白人军官充入其中接替了基层的指挥权,这些白人统治者们终于下定决心要玩命了。

一水的雷明顿来复枪,刺刀擦的雪亮雪亮的,怀里揣着的金币带着体温熨烫的心里暖洋洋的,喉咙里哇啦哇啦的乱叫,一时间那气势也真如百战精锐一样光芒四射。

一个营的玻军从西南方向远处的火堆试探性的进攻,在这一营士兵的后面还有另外两个营的兵力在聚集准备随时接应这帮探路的小兵。

越来越近了,他们距离伏击的三连越来越近了,罗狗和马骏带着一百多兄弟只携带了太平刀,然后趴在沙地上一动不动,那一刻他们甚至能感受到敌人脚步带来的大地震动。

三连身后二百米远处半蹲着一百五十多名火枪手,上膛的恩菲尔德步枪已经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当突击的玻军火把光芒已经接近到潜伏三连跟前二十多米的距离之后,马梓建大吼一声“所有人都有……集火射击!放!”

轰轰轰……三段连射一百五十多把步枪把远方的玻军扫倒一大片,也同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发现敌人,开火还击……”玻军军官抽出指挥刀大声狂吼,紧接着玻军的火枪开始反击。

毕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士兵,这场对射打的白烟四起但是双方却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思,渐渐的人数不占优势的二连马梓建下达了且战且退的命令。

玻军万万没有想到二连其实就是一个诱饵真正的杀招就在他们鼻子底下,随着军阵慢慢向前移动,马骏和罗狗看准时机大吼一声“杀啊!太平!太平!”

小二百的死士就在玻军面前十五米处一跃而起,高举起的太平刀舞动的虎虎生风。

这么近的距离玻军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还没等军官下命令呢,最前头一排玻军就被太平刀砍翻了一大片。

战场上到处都是声嘶力竭的吼声,太平刀和刺刀格挡撞出的火花四射,无数刺刀发出清脆的断裂声落在地上,沉重的刀锋砍断骨头的闷响,再加上垂死玻军的惨烈嚎叫,让整个战场陷入死一样的沉寂。

马梓建一看敌人中计,回手丢掉自己手中的火枪,抄起埋在沙土里的太平刀大吼道“兄弟们,跟我上!杀出一个太平来……”

“杀……杀出一个天平来……”二连全体丢掉步枪,选择白刃格斗向敌人狂奔而去。

这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太平刀本来就是从古代朴刀演变的一种长兵器,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宋代好汉们最常用的就是这种长柄扑刀,那绝对是力大势沉,砍头割肉轻而易举。

再看看玻军手中的刺刀,一个个跟牙签一样细,还有那些白人指挥官的佩剑,说句不好听的在太平老兵眼里,那就是娘们玩的玩具。

三百多太平军和五百多玻军绞杀在一起,丝毫没有显示出颓势来,他们反而越战越勇,那些玻军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些中国人真的不是人,他们就是一群来自地狱的恶鬼。

后方的指挥官吓的浑身冒汗“后备队突击,接应友军,包抄这些该死的敌人……”另外两个营的玻军发起了冲锋,他们眼瞅着先头突击营已经支撑不住了,浓浓的血腥气随着夜风吹过来,无数人一边跑一边呕吐。

铁头陀长叹一声“胜之不武啊!真是胜之不武……我都有点可怜他们了,你说你们一群武装农民才杀过几个人?现在就想跟我们拼白刃格斗?哎……我们都已经杀了二十年的人了,你跟我们比?”

“敌人的突出部已经出现混乱,翁德容将军听令……命你带一千精锐从突出部的东侧切入务必造成敌人的混乱……”

“陈永禄将军听令……命你带两千精锐在突出部的西侧待命,等候敌人调动军队围攻翁将军的时候,你趁机突击……”

“剩下的所有人养精蓄锐准备天亮前的总突击……呵呵呵,这就开始乱起来了?真是一群白痴啊!”

战局果然如铁头陀判断的一样,现在敌军为了救援先头部队那一个营,紧接着后方军阵派出了三个营的兵力呈波浪状向前突进。

从远方看就好像一只不规则的鹅卵石突然长出了一只大象鼻子一样,如果铁头陀他们抓不住这个战机,那么可真的对不起这二十多年刀口舔血的生涯了。

“太平军!冲啊!”翁德容一马当先带着一千多士兵向突出部快速狂奔而去,所有人都撒丫子拼了老命向前狂奔,就如同野牛群一样撞入敌阵。

被惊吓的五内俱焚的玻军高官们,现在除了喊几句‘给我顶住’之外的屁话其他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玻军两万五千大军的西南区域已经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