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 伊基克总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奥萨卡之战最后的数据统计,玻军一共阵亡五千余人,伤残人数也接近五千,整整一万人的战斗减员,这在南美战争史上已经算是空前绝后了。

南美洲自从有历史以来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单次战争能有这么多伤亡的,遥远的古代已经不可考了,在玛雅文明和印加文明统治时期,那些身穿兽皮的战士能打一场千人左右的混战就已经可以载入传世诗歌中了,获胜者都是传说中的英雄人物。

而西班牙殖民时代,数百或者上千手持火枪的殖民者,就已经可以统治一个行省甚至更广阔的土地,那时候的战争烈度也基本上集中在千八百人左右。

这里的人们没有见识过数十万人绞杀在一起的大场面,跟没有见过整座城市几十万人被屠戮一空的惨剧,在他们的心目中战争甚至带有几分浪漫主义色彩。

战场上敌我双方狂呼喊站,然后排队放几排火枪射一些弩箭,最后勇敢的英雄冲上去用不可一世的气概震慑住敌人,看着敌人丧胆逃窜或者跪在地上唱征服,这才是他们想要的战争。

但是今天这些地狱来的杀神给他们上了一课,战争从来都不浪漫更不是一份可以混日子的工作,站在死神的左右你就别幻想自己是什么幸运儿。

死生之地,非生即死,你想混恐怕最后混掉的就是你的性命。

整片沙漠到处都是尸体,还有那些重伤跑不动的可怜虫,远方逃窜的一万多溃兵最终会成为一万多释放恐惧的病毒,他们会把中国人不可战争,中国人都是魔鬼的消息到处扩散。

先是玻利维亚,然后就是巴西、秘鲁、哥伦比亚……最后整个南美都会被这种恐怖的病毒所感染。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未来这些天国老兵还有他们的后裔想要过的好,适当的恐惧气氛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万士兵直接战斗减员,剩下一万五的士兵短期也再难上战场了,这场杀戮已经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战争后遗症算是逃不掉了,就算有一部分能够勉强上战场,但是这些人也再也不敢和中国军队对抗。

这场沙漠中的战役结束后,智利和中国方面都称呼他为奥萨卡绿洲大捷,而麋鹿和玻利维亚方面则愤怒的称之为奥萨卡大屠杀。

至于那些当地的民众,则直接把那片绿洲改名为血池,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奥萨科绿洲的水没有任何人敢喝。

二十五公里的距离对于快马来说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对于徒步急行军的士兵来说两个半小时足够翁德容的先头部队抵达伊基克了。

报信的骑兵和翁德容带走的五千精锐几乎是同一时间从绿洲出发,铁头陀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正好是早上七点此刻伊基克的炮战应该持续一段时间了。

“老翁啊!骑兵把胜利的消息送到伊基克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小时后,也就是说八点钟伊基克的总攻就要开始了……告诉兄弟们千万别怕累,快一点再快一点,唐磊那边的兄弟需要支援,战斗力最强的老兵都在咱们这边,他们那边实力太薄弱了!”

“放心吧将军!给我两个小时,九点钟我肯定抵达战场!今天晚上咱们就在伊基克城里吃海鲜喝美酒!”

“兄弟们出发……”说完翁德容策马向西方奔去,后面五千太平军撒丫子跟着狂奔而去。

陈永禄万分羡慕的看着老翁离开,回头冲着手下大吼道“赶紧救治伤员,打扫战场……动作快点我们还能分到点汤喝,再晚了可什么都吃不着了!”

这时候的伊基克城炮战正处在最激烈的时刻,敌我双方为了备战都储存了大量的弹药,双方指挥官根本就不用考虑弹药消耗的问题,大地和城市已经被爆炸的火光和烟尘所覆盖,天空都已经变成了灰暗色。

秘鲁方面仗着堡垒坚固物资充足,抵抗的非常勇敢,而智利方面仗着海军的优势也打的想当顽强。

敌我双方不停都有受伤的士兵被抬下战场,后方军医们已经忙的脚不沾地了,惨叫声震耳欲聋。

西拉皮佐紧紧的捏着佩剑的剑柄焦虑万分的说道“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会不会出意外?我是不是太轻敌了,一万伏击两万五,这么大的豪赌我怎么就能答应呢……”

“上帝保佑!仁慈的上帝请保佑我们胜利!”

和西拉皮佐相对的是秘鲁方面的守军指挥官,他们更虔诚站在堡垒的瞭望台上,你远看他好像在观察敌情,可是走进一看绝对让你大吃一惊。

这家伙正面朝东方双手合十握着胸口的十字架祈祷呢“上帝保佑,保佑援军赶紧来到,上帝保佑!”

谁都求上帝赐予胜利,到底上帝会帮助谁呢?

就在西拉皮佐紧张的手心全是汗的时候,从后方跑来了一队快马,周围的智利军队没人敢阻拦,马队直冲到将军的面前。

“报告将军!奥萨卡大胜!绿洲大捷!两万五千玻军已经彻底溃退,伊基克的援军被我们吃掉了!”

那一刻好像整个战场都死寂了下来,西拉皮佐耳朵里一片寂静,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磊嘴里喃喃自语“大胜?玻军全面溃退?我们赢了?”

唐磊冲上去握住西拉皮佐的手拼命摇晃“胜了,这是一场狂胜!杀伤过万,剩下的全部丧胆而逃,连建制都丢了……我们彻底胜利了,我们的侧翼安全了!”

“万岁!”智利中军突然爆发出疯狂的呐喊声,军心士气顿时如满月时候的海潮一样鼓荡起来。

西拉皮佐长出一口气豪气万丈的喊道“我宣布……总攻开始!勇敢的士兵们,咱们杀进城去!”

上午八点一刻,智利军的总攻正式开始,海潮一样的士兵狂喊着向前冲锋,七座堡垒同时遭遇到了巨大的压力。

整个战场上全都是西班牙语的嘶吼“投降吧!玻利维亚援军已经被褐衣军击败……你们没有援军了……”

“奥萨卡绿洲大捷……两万五玻军全都被击毙……投降吧,你们输定了!”

如雷一样的吼声,惊的秘鲁军面白如土,他们不敢不信,因为褐衣军的骑兵已经带来了一面染血的战旗,那就是玻军的战旗,这就是铁一样的证据。

看着那面残破染血的玻军战旗在每一座堡垒面前耀武扬威的挥动,所有秘鲁士兵都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可是就在这时候,大海上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