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 伊基克之虐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场被后世军迷们称为‘伊基克之虐杀’的海战,被史学家定义为铁甲舰走上历史舞台的首秀。

以一艘战舰单挑二十艘战舰,看似不可思议的胜利,但是在军事专家的眼里,却是一种必然。

首先双方的铁甲就不是一种规格的,秘鲁方面刨除几艘木壳战舰不算,剩下的战舰铁甲平均厚度还没有超过三厘米,铁甲里面就是普通的橡木船体。

而致远号属于纯铁甲战舰,钢板厚度达到四英寸也就是100毫米以上,三倍的差距让致远号在这场海战中拥有了无敌的盾牌。

其次就是动力系统了,2座卧式3缸往复蒸汽机和4座高式燃煤锅炉都是普鲁士数十名工程师设计并集合了数不清的高级工匠精心打造而成,不夸张的说这已经代表了当时轮机工艺的顶级水准。

更逆天的是,致远号还拥有强风加压的设计理念,理论上最强动力能够达到7500马力,如此强劲的心脏让致远号的速度可以提高到逆天的18节,都快逼近飞剪船的航速了。

再看火炮的口径,210火炮和148火炮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的,致远号挨上一炮两炮就跟没事儿人一样,而敌人薄皮大馅饺子让210炮弹一戳就是一个窟窿。

剩下的那就是兵源的素质了,在十九世纪火炮手尤其是海军火炮手,那已经算的上高科技兵种了。

首先你得懂弹道学、三角函数、初级的空气动力学、数学水平最好能达到微积分,只有这样你才能拥有操纵战舰主炮的资格。

拥有这些基础知识还不够,你还得有大量的实弹射击训练,这话说来很简单可是210主炮一发炮弹成本就要小两千两纹银,你还别嫌贵这种一体弹眼下根本就没有成型的流水线,完全是半手工生产,价格高你也得忍着。

没看秘鲁海军那边的主炮发射前还得计算药包量吗?他们的火炮发射都是弹头和发射药分离的,火炮手计算好距离角度然后再测算需要多少磅的火药,最后才进行装填。这种发射模式想快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致远号主炮则无比烧包的选择了一体弹药,好用是真好用,可是这玩意真贵啊!也只有肖乐天这个穿越客知道未来的潮流在哪里,才硬着头皮去挥金如土。

从大西洋来到太平洋,现在致远号光消耗的各种型号炮弹、机枪弹的价格就已经逼近了五十万两白银,要不是在达喀尔抢了法国人一些钱,否则这趟回国之旅可就真成了败家之旅了。

综合种种因素共同分析,那么致远号的胜利也就不足为奇了,二十年的时代差真不是吹牛啊。

大海上炮声隆隆,致远号S形机动,始终保持着和敌人形成T字射击态势,而且舰队之间的距离也一直保持在四千米到三千米之间,在这个距离上致远号还能保持很高的射击精度,但是秘鲁海军的火炮就只能碰运气了。

项英知道最后的胜利必定属于自己,他故意让致远号从西南海域想西北海域移动,防备的就是这支舰队逃窜,他要一口吃掉这支舰队,一艘都不剩。

轰轰轰……大海上炸翻了天,一艘又一艘的秘鲁海军战舰被炸成了火炬,甚至有的战舰内部火药库发生连锁反应而直接爆炸解体。

一个小时的苦战,秘鲁海军居然只剩下了十五艘战舰,再看看远方的致远号居然一直生龙活虎没有丝毫的疲态。

旗舰利马号绝望了,指挥官泪如雨下,今天的整场战役实在是大起大落让人心脏无法承受。他看着一艘艘的战舰被击沉,却无可奈何,最后恍惚间他掏出手枪就要饮弹自尽。

“不……将军不能啊!”一群人扑上去抢走了手枪“这不是您的错,那艘战舰完全在咱们的意料之外,应该是欧洲某国出手干涉了,这是外交的失败,不是我们军人的失败啊!”

“那种战舰不是咱们能够对付的,下令突围吧……分散突围不能再犹豫了!”

说话间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又一艘小型铁甲舰中弹燃起了大火,直到此刻秘鲁海军只能认清现实了,分散突围的命令下达,撤退的旗帜缓缓升起。

但是此刻致远号已经压住了战场的西北角,秘鲁舰队根本不敢向北方突围,他们只能向西南方向进行大迂回,而且还得是分散航行。

但是没想到那些早就逃走的智利海军残余军舰居然又一次出现在了南方的海面上,正快速向他们逼近。

万般无奈的秘鲁海军只能向西南一个方向冲,而致远号和智利海军则呈南北夹击的态势对这群丧家之犬疯狂的扫射。

一艘又一艘战舰中弹起火,数不清的水兵落入水中痛苦挣扎,战场上到最后只有一个声音“那究竟是什么船?到底那是哪个国家的战舰?不弄明白了,我们死不瞑目!”

可惜到最后致远号也没有打出任何一面带有标志的旗帜,甲板上的水兵也模模糊糊不可分辨相貌,只有一个记忆让战后的幸存者毕生难忘。

“那艘战舰,舰首有两只非常古怪的舰首像,金光闪闪霸气十足,我们以为是飞龙但是却没有翅膀,我们以为是海蛇可是却有鳞甲金光……直到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那就是中国人的图腾,那叫做龙!”

大海上的屠杀震惊了陆地上的士兵们,天国老兵黑压压的向伊基克城区扑去,他们绕开最后三座堡垒的火力范围,从安全区域向码头炮台处发起进攻。

伊基克炮台守军一共就两千人,在之前的战斗中又被炸死了五六百,剩下这点士兵根本就不够塞牙缝的,仅仅一次冲锋炮台就沦陷了。

凡是不投降的士兵都被砍掉了脑袋,投降的跪在角落里被绳子死死的捆起来关在空房子里面。紧接着老兵们开始操纵小口径火炮对堡垒进行炮击。

铁头陀握着望远镜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他哽咽的对陈永禄说道“看看吧,你看看吧!那是丞相派来的战舰,那是我们中国人的战舰……无敌!”

码头处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一样的吼声“无敌!我们的无敌战舰!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