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 民族主义/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民族主义到底是什么?如果你翻动教科书你能找到大段大段晦涩难懂的文字,还有云山雾绕的各种名词。

但是肖乐天对民族主义的理解非常简单,也直指问题的内核。所谓的民族主义的兴起,其实也就是国家争霸用来集中人力物力统一人心的一种工具罢了。

人类本身就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人类需要融入社会各取所需抱团取暖,而另一方面人类又有趋利性,害怕集体会伤害到自己的财产利益。

举一个形象一点的例子,人类其实就是一群寒冬里的刺猬,需要彼此抱团取暖但是又害怕相互伤害。

但是随着人类历史的不断演进,社会逐步的发展,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大集体的存在,你都无法否认人多力量大,团结就是力量这个现实。

国土庞大,人口众多,齐心合力就会打造出一个强大的集体,而这个集体不仅能对全体人员提供保护和对外扩张,同时他也会强行剥夺群体内每一个个人的部分私有利益。

这就是矛盾,无法调和的矛盾,人们既需要大集体的安全感和对外拓展权,又想维持住自己的私利不受损失,就是这种冲突造成了社会中的很多乱象。

从人性的角度去分析,人类究竟什么时候会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的私利呢?其实无外乎以下几种情况。

私利的第一享有者当然是自己了,这是人类的动物本能不必多说,第二当然就是家庭,父母妻儿这些人分享自己的利益,绝大多数人也是很乐于付出的。

第三层就属于宗族了,血脉相通,姓氏相同,吃亏吃到宗族身上也可以接受。

第四层则是乡党,口音相同,生活习惯相同,守望相助,也不算外人。所谓的乡党其实就已经算是民族概念了。

再往上才是民族和国家呢,人们拥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语言、共同的价值观,因为共同性很多所以能勉强压制住私利受损的委屈心理,从而让这个大集体不至于出现崩溃。

以上只是很狭隘的民族观,而民族主义则是在这种观念的基础上的升华,一些思想家开始有意识的对民族观进行梳理、深挖、整理并形成一套理论,然后在同民族之内进行宣传让更多的人接受。

我们为什么需要民族主义?就是因为我们需要一种更高级的团结人类的手段。用家族宗族团结哪能有多少人?小一点的宗族一两百人,大一点的一两千也就到头了,在一县之地称霸或许有可能,再大的区域还能控制吗?

用乡党来团结人?你能团结几十万百万也就到头了,古代因为地域而形成的部落群体,其实就是这种模式的一种表现。

比宗族和乡党更高级的是什么呢?当然就是民族了,西方民族主义的兴起就是因为很多聪明人摸透了这里面的规律,深挖民族的共同性,从宗教、语言、生活习俗、历史渊源等多方面入手,最终能够团结的基数就可以达到数千万甚至上亿。

这样的人类集体规模所爆发出的战斗力,是相当恐怖的,对内可以镇压一切内耗,对外可以争夺更多的利益反哺本民族。

这就是十九世纪民族主义大兴的根本原因,谁提前塑造了民族性格,完成了民族主义的思想普及,谁就能在世界争霸的游戏中获得话语权。

甲午战争中的日本为什么能够战胜清国,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民族主义对抗落后的宗族乡党大联盟。

一个是万众一心捏成一个拳头去打人,一个是一盘散沙喊的人声鼎沸但是一动手就散的散沙,胜负自然不言而喻。

举个例子,在甲午战争期间,包括后期的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虽然有一部分民众积极的抵抗,但是更多的民众还是麻木的旁观。

甚至在战争期间,无数清国百姓给侵略军提供后勤补给,别说什么指路党了,只要有钱赚,征集粮草、搬运物资、甚至直接以雇佣军身份参战都不成问题。

不要以为那些人都是在敌人的屠刀下被逼无奈,其实真实的历史上大多说和侵略者配合的中国人要的只不过是利益而已,帮侵略者做工有钱赚而且还不少,帮大清朝做工非但没钱还要挨打受骂,傻子都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后世人无权去指责他们,因为那些人从来都没有接受过民族主义的教育,他们也不懂那些道理,他们的精神世界只能理解到宗族乡党这一环节,再往上更深层的问题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

没有民族观念,更没有国家观念,他们只是很朴实的接受习惯的控制,他们内心的潜台词只有一个“我,还有我的家族、宗族,甚至再大一点我的乡亲们别受委屈了就行,至于其他人跟我有屁的关系”

这就是那个时代人们的思维模式,先进打落后究竟是怎么打的?所谓开民智究竟开的是什么?真的就是加减乘除,认识一两千个汉子吗?

看看肖乐天眼前这些争抢船票的日本浪人野武士吧,他们其中三分之二都识字也懂得书写,甚至部分人还学过算学。

这些人并不是文盲,可是他们依然为了一张琉球船票而去拼命,只要肖乐天给他们立功的机会,给他们晋升的通道,他们完全可以对自己本民族的同胞挥舞太刀。

那位在房梁上给桂小五郎下毒的日本忍者,你认为他会有愧疚感吗?屠杀了自己民族的精英知识分子,他会有负罪感?

没有的,完全没有,这时候的日本就跟前世的清国一样愚昧,民族主义和国家观念并没有被推广,人们眼中只有主公和自己的私利,为主公杀人换取战功这又有什么负罪感呢?

肖乐天突然脚下一震,把他的意识从深深的思考中拉了回来,原来他所乘坐的商船已经缓缓的离开了舰桥向南方驶去。

“传令下去,Z字计划加速执行,新年之前名单上的所有人都不能留!如果这场罪恶需要有人下地狱的话……那就让我肖乐天来背吧!但是在我下地狱之前,我总要先建出一处人间天堂出来……”

“向琉球发电文,今年新年琉球丞相府会举行最盛大的宴会,我会有重要的事情向他们公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