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3 礼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68年,戊辰龙年,清同治七年。肖乐天要在琉球丞相府开盛大新年宴会的消息一传开,整个丞相幕下所有高官全都轰动了。

一份的电报向亚洲各地发去,此刻距离新年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看似充裕但是19世纪的交通还是非常落后的,很多在南洋、印度、大清的中西部工作的琉球官员,都要提前安排回国计划。

这次宴会肖乐天的态度非常明确,只要能来的负责人全都召集回来,从1865年肖乐天在琉球任丞相开始,已经整整三年没有召开全体高层的聚会了,这次新年大宴会顿时轰动了整个琉球势力。

尚泰王已经连着三天在首里城库房里跟耗子一样乱钻,旁边管库房的总管大臣一脸哭丧的跪着说道“陛下啊,老臣已经都招供了,我就贪了二十两的金器啊!我明天就还回来,您就看在老臣一辈子伺候您的份上,饶了我吧,别查账了……呜呜呜!”说完总管大臣就拼命哭。

“闭嘴!你给我闭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这是要给尚父的大宴会寻找新年贺礼呢!怎么跟查账勾搭到一起了……”

跪着的老臣一听“啊?陛下您是要找礼物啊?早说啊您,可吓死我了……这活儿老臣熟,这珍宝库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宝贝!”

七扭八拐的,总管大臣带着尚泰王来到一个角落,从尘封的一口乌木鲨鱼皮护角的箱子里,捧出一个明黄绸缎包裹的物体出来。

看那绸缎都已经褪色,边缘甚至干枯好像都有风化的迹象,打开绸缎结果里面露出一只明黄色的玉环,同心圆环上雕刻着两条行云布雨的龍。

“陛下,这是当年琉球向大明洪武皇帝投献国书后,洪武皇帝赏赐礼品中的一件,黄玉双龙环,咱们琉球已经珍藏了四百多年了,据说这块玉本来是宋朝大内流出来的宝贝,珍贵异常……”

“您瞧,在玉环的内圈还有宋神宗六年的字号呢!这里还有洪武八年的字号……这样的宝贝当然配得上丞相的功劳了!”

尚泰王闻言大喜“好好好……此物甚好,没有尚父也就没有琉球的国祚了,我们现在恐怕早就让日本人给灭了,尚父对琉球意义不亚于洪武皇帝册封琉球,此物送给尚父最好……”

尚泰王捧着玉环走出了内库,就在总管大臣长出一口气认为闯关成功后,没想到尚泰王头也不回的来了一句。

“这个内库也确实该盘一盘了,回头记得把金器送回来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可是尚父的教诲……”

“啊?”总管大臣脚一软就坐在门框上了“还要盘库啊!”

跟尚泰王一样准备礼物的可不止他一个,肖乐天麾下的各方负责大员们都动起来了,就连在白山黑水猫冬的龙爷也离开了藏身之地,准备返回琉球参加这次极其重要的宴会。

漫天鹅毛暴雪中,三百多身穿白色伪装衣的士兵潜伏在森林边缘,龙爷望远镜内一座原木城寨就矗立在封冻的小河边。

老参头趴在龙爷身边低声说道“就是这里,狼窝棚营,里面驻扎着一个连的罗刹鬼,领头的叫什么别列夫斯基……呸,就是这只死鸡,夏天时候劫了我的一个村子,我珍藏的一株最好的人参就被他抢走了……”

“大人!咱们拔了这个钉子,我要这只死鸡的脑袋,人参您带去琉球给丞相当新年贺礼!回头我们关外的爷们还有孝敬……”

“丞相带着咱们报仇雪恨,还给了这么多洋枪,我们也得有一份心意不是!”

龙爷笑了笑“听说你那根参王可是千年老参啊,你舍得?”

“嗨……大人您这不是开玩笑吗?那千年老参早就成精了,我能挖到?其实也就四百年左右,不过在这白山黑水里四百年的老参绝对算参王了,不是我吹啊您还真找不到这么好的品相……”

“行,老参我要了,我也不跟你客气,有你这份心意,将来有你笑的时候……所有人潜伏,吃巧克力补充体力,晚上咱们动手!”

远东到底有多冷不亲自去转转你是无法体会的,白天零下二十多度,到了晚上就能到零下四十多度,这样的恶劣气候就连当地人也都不会出门的,所以哨卡中的一连俄军压根就想不到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来偷袭。

熊皮、狼皮、羊羔皮、皮靴内还塞满了乌拉草,口袋里有大量高热量的巧克力,每人还配有一瓶烧酒。

脸上蒙着厚厚的狗皮帽子,就露出两只眼睛,任何暴露在外的皮肤都要抹上貉子油防冻,最后外面还要蒙上纯白的伪装斗篷。

饶是如此严密的防护,最后这三百士兵还是有五十多人严重冻伤,但那都是战斗过后才关注的事情了,此刻任何一名士兵都没有退缩的表情。

跟随而来的鄂伦春猎手还有野女真们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些南方来的汉人居然这么硬气,这种下白毛雪的天气居然真的潜伏到了天黑?不都说南人软弱吗?怎么我见到的一个个都是纯爷们,真汉子!

时针过了七点黑暗笼罩大地,潜伏者开始行动了,他们匍匐在大地上慢慢的向城寨爬去,为了防止积雪发出声音,他们的速度非常的慢每挪动一步都需要一分钟的时间。

爬几米停一停,确认没有危险了再继续前进,整整用了一个小时先头部队这才靠近了营寨,本来士兵们想用炸药轰开城墙,可是抬头一看全乐了。

这么冷的天气,俄国人也知道偷懒,寨墙上居然一名哨兵都没有,只有瞭望的木塔上还有矿灯的光亮,再看执勤的俄军不知道偷喝了多少伏特加,正抱着步枪打瞌睡呢。

炸药还是剩着点用吧,狙击手们用飞爪攀上原木,几个身影灵活的就跟狸猫一样翻进了寨墙,当营寨内的猎犬开始狂吠之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寨门早已经被打开,外面的义勇军风一样冲了进来。

两个小时结束战斗,三百义勇军迅速解决掉了一百多俄军,那名穿着睡衣晕头转向的死鸡,被拽到雪地里冻的瑟瑟发抖。

老参头哭了一个稀里哗啦抽出刀子砍在了他的肩膀上“我日你妈的,抢我的粮食,抢我的人参……糟蹋我儿媳妇!你想死个痛快吗?做梦……”

龙爷叹息着摇了摇头没有管老参头,营地里全是死鸡的惨叫,也不知道割了一百刀还是两百刀,反正老参头足足折磨了他一个半钟头,惨叫声才算停止。

这时候龙爷已经搜到了那支参王,红绸子包裹装在漂亮的木盒子里,长长的根须真的象老寿星的胡子一样。

“好好好,这下给丞相的新年礼物总算拿得出手了!兄弟们打扫战场,放火烧了这座营寨……”

“我们统计战功去,功劳最大的十名兄弟,回头跟我一起回琉球,给丞相拜年!”

注:微信昵称:码字机心净 微信号:mzjxj666

QQ书友群:116253076

请书友加微信号,我会随时在朋友圈中发布一些隐龙创作的幕后花絮,和一些历史小故事,精彩不容错过。

这段时间,我会用每天一句话的时间,在朋友圈里连载德法数百年仇恨历史,相信看完之后大家对即将到来的普法战争就有更清楚的认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