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 筹备/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肖乐天准备新年礼物的人可不仅仅是龙爷和尚泰王,几乎所有准备回琉球的高官都开始绞尽脑汁的筹备新年贺礼。

北京城的春十三娘,调动中情局北方分部的无数资源,从民间选购了二十四名年轻美貌的女子,以丞相府侍女人手不足的名义要送过去。

这段时间春十三娘没干别的,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二十四名女孩子的忠诚度考核上了,祖宗八辈都被调查清楚了,而且每天都要进行思想教育,说白了就是洗脑。

春十三娘也害怕这里面掺杂进几个细作,那样可就出大事了。

塘沽乐天洋行也动起来了,和洋行保持密切合作关系的附属商号也都疯了,就好比跟着肖乐天发了大财的四海商号牛掌柜,这两天因为筹备礼物已经上火上的牙床都肿了。

乐天洋行和乐天银行是丞相府幕下最重要的两个金融机构,牛掌柜通过这几年的鞍前马后奔波,已经换到了一个银行永久席位,这可是万金不换的金饭碗,他也算是肖乐天势力中的核心成员了。

“什么玩意?宣德炉!你丫的长的是猪脑子吗?宋以后的古玩能拿得出手吗?最次也得盛唐啊……再去找!”

“送美女?是我缺心眼还是你缺心眼?四九城的春十三娘都已经送了,我们再送还能显出我们的好吗?再说了,人家十三娘可以送,没问题,我要是送了就擎等着两位夫人回头收拾我吧!滚……”

“对了……我想起来了,大人的西行漫记到现在还没刊印过珍藏版呢!这是好机会啊,咱们重金挖北京还有江南的雕版师傅,给大人雕一套珍藏版啊!”

“没错,来人啊!提前从分号汇集二百万两银子,我要请全国的书法大家,请最好的雕工,最好的丹青妙手……不计成本的给我刻印!”

“先甭管来得及来不及,咱们在这两个月内好歹先刻出个五六万字啊!这钱花的才叫一个体面呢!”

牛掌柜觉得自己这个创意好的不得了,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两个月的时间还真让他抢先雕刻出了开头五万字的一册,据懂行的人说其精美程度不亚于乾隆爷所刊印的武英殿四库全书。

动心思的人多得很,江南也乱起来了,胡雪岩精明的很,他知道肖乐天手上虽然有钱但是乐天洋行一个软肋就是白银储存过多而黄金储量过少。

在亚洲围绕清国的贸易圈内,白银是很重要的货币,但是想在欧洲进行大宗交易,白银可就不好用了,因为欧洲主流货币还是黄金,你用黄金和白银进行结算价格是不一样的。

甚至有时候欧洲国家都懒得要白银,他们更愿意要同等价值的亚洲实物商品。

三千两的金锭看起来俗不俗?可是这俗物正是肖乐天金融帝国里急需的储备货币,而且胡雪岩的阜康钱庄还承诺在三年内,帮乐天洋行从江南兑换至少五万两黄金。

这份大礼可就更珍贵了!

派驻到西北的情报局高官准备了一份高精度的西北军事地图,南洋的琉球使节带来了最新的东南亚海图,派驻到印度的外交官搜集了最优质的斯里兰卡宝石。

当然少不了扶桑方面,坂本龙马和伊藤博文这些扶桑情报局的高官,甚至秘密鼓动天皇把珍藏在东大寺内的兰奢待沉香切下一块来送给肖乐天。

这兰奢待可不一般,属于日本顶级国宝,历史上凡是接受过兰奢待沉香的全都是日本的实际统治者。

历史上足利义满、足利义教、足利义政、土岐赖武、织田信长、明治天皇等都曾使用过。

这次新年宴会规模之大,已经震惊了东亚,江南的曾国藩、曾国荃、西北的左宗棠都表示希望派遣代表前去参加宴会,也准备了很多名贵的礼物。

但是肖乐天都回绝了,口气非常委婉他说这只是一次琉球内部的新年酒会,婉谢其他人的观礼,凡是有礼物送上的到时候琉球都有一份回礼。

曾国藩送了一幅字,九帅曾国荃送了一口宝刀,西北的左宗棠画了一幅画,这都算是普通应景的礼物,到最后就连满清朝廷都下旨赏赐了肖乐天一件黄马褂和巴图鲁的称号。

让人感到惊讶的是,旨意下了但是黄马褂却没人往琉球送,满清也没拿这件事当回事,琉球更不当回事,反正双方要的就是这个态度。

我是君,你是臣,我赏赐你,你接受赏赐,这个面子戏演好了就行,但是给载淳的新年礼物却足足拉了一船,提前一个月就送到了琉球。

新年一天天的临近了,从天南海北陆续赶来的人群汇集到了那霸港,几乎每天港口都有高官下船,迎接的大人物川流不息。

一船又一船的珍品货物被送往首里城和丞相府,光是为了宴会而准备的各种食材就堆积如山,清点的库管满的24小时连轴转。

一片热闹的气氛中,只有一个人无比落寞,那就是大清的同治帝爱新觉罗载淳。

小载淳这是刚刚从福州回来,他的三百侍卫已经送到了福建,哪里是左宗棠这位大忠臣的势力范围,三百侍卫初步计划要在哪里训练三千忠于载淳的新军。

阜康钱庄提供了三百多万两的军费和武器装备,小载淳的侍卫已经全部摇身一变成为班排长,和新兵同吃同住,他们拿出在琉球学的全套本领开始复刻琉球新军的模式,希望也能练出一支强军。

能不能超过琉球海军陆战队,载淳心里没有底儿,但是能不能超过西山大营,这问题毫无悬念,唯一让人担忧的只有人数的差距了。

载淳很矛盾,这场新年宴会自己究竟应该以什么身份出席呢?大清皇帝还是丞相的学生?琉球已经明确表态这是丞相幕下百官内部的聚会,婉拒外交祝贺也不收国礼,到现在四九城的黄马褂也没人送过来。

至于曾国藩、左宗棠等人都是以私人名义所给的新年贺礼罢了,跟这次大宴会毫无关系。

“二毛啊!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身份好尴尬啊!”

二毛站在载淳的身后平静的说道“尴尬不过 就是一种心态,看你的心怎么选了……不过奴才有句话还是要说的,没有丞相可真没有陛下您的今天啊!”

载淳闭上眼睛感受着夜风拂面,他双拳紧攥脑海中的场景如同走马灯一样来回旋转。监牢一样的紫禁城,每天之乎者也的文华殿读书,表面恭敬但内心无视自己的百官……那一幅幅的场景如昨日之梦。

现如今,载淳卧房内挂满了世界名枪,每天他所打出的子弹足有上百发,现在载淳的枪法就连叶秋他们也都挑大拇哥。

还有那三百侍卫,一个个让自己练的跟虎一样,福州左季高调动了所有资源为自己选兵,都是赤贫良善人家的孩子,都是朴实的庄稼汉,按照丞相所说的这都是顶顶好的兵苗子。

这一切是谁给予的?都是自己的师傅啊!

“恩重于天,无以为报!顾不了那么多了,二毛准备笔墨纸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