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4 宣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脱裤子放屁是一种什么感觉?现在肖乐天办的事情就是典型的脱裤子放屁!明明整个琉球重臣们都已经认可了华族令了,不论是肖乐天一手提拔的嫡系还是得到华族令保护的尚泰王势力,都已经无比兴奋的准备接受这份近乎于完美的制度。

反对的人不是没有,同治帝载淳还有庆三爷等人就不赞同这份狗屁的华族令,还有那些其他国家来观礼的使节们,也对这份制度保持警惕。

但是警惕又有什么用,他们只不过是观礼的贵宾而已,又不是琉球臣民自然没有投票的权利。

其实就算超过六成的人反对,肖乐天凭借新军的威压也一样可以强行通过这份法令,因为无论任何一个时代,军队永远是控制政权的最有效手段。

明明已经毫无阻力了,可是肖乐天非要脱裤子放屁搞这么一个投票表决的过程,很多人不理解但是不理解也要执行。

事后很多年肖乐天曾经在回忆录里写到,脱裤子放屁看似多此一举,但是换个角度看问题,脱了裤子再放屁至少臭味不会染到衣服上。

衣服是什么?衣服就是一个政权的门面,是制度的遮羞布,是各民族相互竞争所看见的第一眼印象。

华族法典对于华族万民来说,确实是一件非常合体非常舒适的小棉袄,但是我们不仅需要这件小棉袄的舒适性,有时候也得注意一下这件棉袄的外表光鲜啊!

我肖乐天装装样子,目的就是不希望放屁的臭味熏染在衣料上面,最后让其他民族背后指指点点的笑话我们华族历史上第一份法典出炉时候不干净。

有了这么一次形式上的投票表决宣誓仪式!至少我们对历史对后人就有了一个交代,这个交代就会让华族法典更得民心。

丞相的命令,理解要执行,不理解那就在执行中加深理解吧!尚泰王第一个走到了大殿正中,紫檀木桌子上摆放着那份文件,周围银烛台点燃数十根蜡烛照的大殿一片雪亮。

“琉球王尚泰!以我祖先之血脉向琉球法典宣誓,我自愿加入华族,接受华族令之约束,享受华族令赋予的权力,遵从华族令为华族根本宪法……”

肖乐天点了点头,旁边的自然有侍从用照相机记录下了这庄严的一幕,紧接着是尚泰王身边的那些琉球高官,这些人虽然权力没有丞相幕下的官员大,但是他们的身份高啊!

尚泰王的亲戚,琉球的老臣,一个个走到华族令的面前,手按文件庄严的宣誓!也许那一刻他们并没有想到什么华族的荣耀,但是他们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

“丞相总算是做出承诺了,总算是有一份规矩了,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琉球群臣提心吊胆几年的担忧,此刻终于烟消云散。

其实尚泰王早就想明白了,琉球的权力他早就已经拿不回来了,从丞相扬威欧罗巴,力战满清的那一刻起,尚泰王就知道自己和尚父完全不是一级别的对手。

而且当尚泰王对西学研究越来越深之后,他才明白自己小时候的理想是多么的自大。

世界上任何一个强国,无不是拥有众多人口、资源、科技还有强大的军队和先进的制度,而琉球太小了,人口没多少,战略资源更什么都没有,强大的军队在丞相的手里,科技只能依赖别人施舍。

这样的弱国未来的下场只有被吞并这一条路,唯一不同的就是吞并的方法了,象尚父这样的吞并简直就是中了头奖,能够保留自己的王位,能够提供保护,宗庙得以维系,这要是还不知足,那可是要遭报应的。

尚泰王从此刻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又凤凰涅槃了,在华族法典正式实施之后,尚泰王抛下所有包袱轻装上阵带着二十多名随从,以王爵的身份在全球旅行。

他这一生过的是丰富多彩,在英国牛津和剑桥大学当过几年旁听生,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过半年的亚洲贵族礼仪,去阿拉斯加投资过金矿,在加拿大和爱斯基摩人一起吃过生鱼肉。

南美丛林的太阳神庙有他的身影,尼罗河畔的埃及古墓中有他的脚步!

尚泰王最后成为了华族的一位非常著名的汉学家、东亚历史学家、旅行家、探险家、美食家……他一生出版过数十本畅销书籍,被各国学术界奉为经典,但是纵观尚泰一生却没有写过一本关于政治的书籍,甚至连话题都没有提起过。

在尚泰八十大寿的时候,曾经有西方记者问过这个问题,那时候肖乐天早已经不在了,尚泰老泪纵横的哭诉道“有尚父在,我这个做儿子的怎敢比肩,尚父如骄阳当空,我只是一只卑微的萤火虫,我怎敢开口,我又有什么资格开口!”

终尚泰王一声,不敢对肖乐天有半句怨言,相反越到晚年尚泰越念尚父的好,因为他很清楚没有丞相的华族法典,自己是不可能有如此后福的。

琉球君臣宣誓完毕,丞相幕府内的大小重臣也排队开始宣誓,四天王打头然后龙爷、春十三娘等人也纷纷走上前去宣誓,很快宣誓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六成。

琉球令终于生效了,从此刻起这就是华族的根本宪法《琉球法典》以后所有衍伸出来的附属法典,都要遵循不可违背此根本宪法的精神。

法典生效了,但是仪式并没有生效,宣誓依然继续,当琉球的官员们集体宣誓完毕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

所有人都忘记了饥渴和疲累,每个人眼睛里都放出各种异样的光,就在肖乐天即将宣布宣誓结束的那一刻,突然贵宾席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能不能宣誓?丞相您不能不要我啊……”人们扭头一看喊出声的居然是四海商行的牛掌柜。

牛掌柜满脸涨红他壮着胆子说道“这不公平,为什么宣誓的都是官员?我们商人难道被抛弃在外了?还有工匠呢?塘沽难道不是丞相的治下?”

“牛掌柜啊!塘沽……塘沽可是大清国的治下,你的身份可是清国人啊!”肖乐天反问道。

“双重国籍呢?大人您不是承认双重国籍吗?别欺负我老牛不懂法,您之前说过琉球承认双重国籍!凭什么不要我们……”

肖乐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华族法典颁布后,将在十天内组织出临时贵族议会和公民议会,只有当公民议会正式成立之后,你们才能有地方去递交申请啊!不要着急,耐心等几天好不好!”

“不!”牛掌柜大吼一声“凭什么要我们等!我们一天都等不了了!这么荣耀的时刻,我既然在场了就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