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 一个时代的终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镰的声音在大殿内淡淡的响起,没人敢对这位毫无官爵的老者不敬,不仅因为他是肖乐天的岳父,更因为他还控制着整个琉球的财政命脉。

“人老了,有时候说话就没有了什么顾忌,爱听不爱听大家多包涵!我为什么不要这个爵位,原因之一是因为这个爵位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用处!”

“是的,我已经老了,没有几年好活了,而且我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她过的比我好我相信姑爷也会好好的对待他,你们说我要爵位还有什么用?将来传给外孙吗!”

“既然对我是无用之物,我又何必在意!”

“第二点,也是我想用我的退让给在场的各位提个醒!”范镰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

“人心易变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老祖宗几千年就摸透的规律!丞相为什么要出台华族法典,为什么要弄六爵十八等?目的就是要酬功,就是要让华族万民有一个人生的奔头,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过上好日子,贵族就是人们心中所追求的崇高目标!”

“有了这样的目标,人心才不会乱,不会光想钱和女人,不会出现更多如杨智那样的叛逆!那种人很多啊,自认为功劳大,希望得到的奖赏多,一旦没有达到他的心理预期,背叛也就是难免的了!”

“现在华族法典给大家立下了规矩,也针对大伙的功劳给予了贵族爵位的赏赐,在场诸位一个个喜气洋洋的,老朽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替你们欢喜,但是……”

“但是自古兴一利生一弊,阴阳相生相克都是纠缠不清的!今天的欢喜也许半年后就会变味,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大殿内鸦雀无声,估计掉根针都能听见响声,有些聪明的已经知道老掌柜要说什么,一个个陷入了沉思。

“也许半年后,你们的欢喜心就会变味,有些人就会生出攀比心来,你们会琢磨我的功劳为什么是个男爵,他的功劳为什么是个子爵?”

“为啥同样的爵位,我是三等别人是一等呢?我那点功劳不如他呢?”

“呵呵……这不是笑话,更不是我危言耸听,这就是人心,只要你心中还有攀比之心,那么这种心思就无法避免!”

“不要否认,因为你不是圣人也不是神仙!今天,丞相封我为公爵,真可谓是高官显贵了,请问在场的人谁反对呢?”

没有人吭声,范镰点了点头“既然没人反对,那么就代表我范镰有这个公爵的资格……我有这个资格但是我不要,我放弃掉这个公爵之位,我就是想让在场的人,让后世的人记住!”

“曾经有那么一个傻老头,都得到公爵的册封了,居然不要!有这个傻老头的例子在前面,你们的攀比心都可以随便用到我的身上!当你们有所不服不忿的时候,想一想范镰那个傻老头,也许你们的心情就能平和好多了!”

范镰突然眼泪滚滚而流“如果再想我的同时,能想一想那些死在华族法典之前,已经供奉在战神庙内的烈士们,那你们还攀比什么?心中还不公什么?咱们至少还活着得到了册封,他们呢?”

一番话说的大殿内彻底冷场了,所有人心中都好像被压上了一块沉重的石头,所有人嘴都是苦的。

肖乐天手下四天王第一个走到老掌柜的面前,先军礼然后九十度鞠躬,他们齐声喝道“长者的教训,后辈毕生不忘!”

在场所有人几乎同时向范镰鞠躬致意“长者之训,后辈毕生不敢遗忘!”

范镰笑了,他走到老哥哥范儒的身边,看着抽足了大烟的亲哥哥,淡淡的说道“老哥啊,别生气了,这个公爵我不要了,我送你回家吧!咱们都这个岁数了,还争什么啊!”

几名范家的家丁小心的搀扶着半梦半醒的范儒,在无数人的注目中走出了大殿,范镰在旁边小心的护持着。

范儒送回山西后,没过半年就因病去世享年78岁,在晚清那个时代这已经算是高寿了。而范镰在哥哥去世之后,居然放弃了在琉球的所有职责,选择了回乡养老。

范镰曾经跟女儿密谈过“华族法典没有出台之前,姑爷的事业就算是无根的浮萍,而华族法典一旦深入人心得到万民的拥戴,那就说明乐天的事业已经深深的扎根在大地之中了!”

“这时候,我是不是继续工作,已经不重要了!也到了我该享福的时候了,一个时代终于结束了!”

就在琉球新年宴会进入到封爵的尾声之时,在遥远的普鲁士,翼王石达开站在窗边面相东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和范镰一样也是肖乐天的贵人,他在之前已经收到了肖乐天的加密电报,在电报里肖乐天也透露了要封他为华族一等公爵的意思。

但是电报中肖乐天的口气仅仅是咨询而不是传达,也就是说在这件事上肖乐天只能和他商量而绝对不敢下命令。

“肖乐天啊!我已经看过你的华族令了,如果真的按照你的想法去实施华族令,那么你这个一等公爵的含金量可比我这个翼王高得多了!”

“太平天国算什么?见识过这个世界之后,我才明白那个天国屁都不算一个,说他是一场梦都是一场噩梦,连美梦都算不上!”

“连半壁江山都没有拿下的天国,册封的王爵又有什么含金量?再看看你的华族令,一点血腥味都没有却已经尽收天下中国人心,我都不敢想象了,这份华族令传到天下汉人族群中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啊!”

“呵呵,你能封我为公爵,这真的是爱我之深了!可是,我不能接受只能拒绝!”

翼王双拳紧握“我不属于你的这个时代,我不能加入到你们未来的事业之中,因为我的身上背负着天国的法理传承,如果我融入其中,那就说明天国的一缕幽魂已经缠绕在华族的身上了!”

“萧何信他们好不容易洗白了自己,好不容易用全新的身份在世界面前亮相,我又怎能去拆台捣乱呢?如果我出现在亚洲的天空下,请问那些老兵又应该如何抉择?他们怎么面对我这个旧主呢?”

想到这里翼王颤抖着嘴唇低语道“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只能放弃,而且我发誓,我的后半生将永远不会亚洲,请把我放逐在这个世界里吧!”

翼王石达开的誓言到死都没有违背一直隐居在欧洲,死后葬在石桥高地上,墓碑面向东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