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 谶语醉话/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是一种习惯性的生物,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幼年、童年、少年、青年……这些阶段走过之后,也就过了二十多岁了。

这二十年的时间,就是一个人思想的养成阶段,无论他的思想是先进还是落后,是智慧还是愚昧,惯性养成了就是养成了,除非后面的人生里发生重大事件让他的心灵遭到非常强烈的刺激,否则这种惯性是很难改变的。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古代,有时候确实如雾里看花一样朦朦胧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和古人之间的核心价值观,也就是心中的思想完全不同,这种差异性有时候是很难让人理解的。

古代人信奉头上三尺有神灵,现代人很多都抛弃这种思想了。古代人相信君权天授,相信秀才都是文曲星下凡,现代人看起来很好笑,但是那就是他们的思想,根深蒂固确信无疑。

庚子事变时候北方闹义和团,那些拳民就是相信喝符水吃香灰,能够挡子弹,还就是有成千上万的人那么去干了,反正法术失效了还能推诿到持戒不严的身上。

你昨晚肯定想女人了,所以符水香灰没效果,你也就挡不住子弹了。

很愚昧吗?你跳出事外会说他们很愚昧,可是当你亲身实地的在那个环境里,也许你就不那么认为了。

就算21世纪又怎么样,我们的近邻印度,到现在人们还笃信种姓制度,相信人生来不平等,相信血统论。

没有办法,那就是一种惯性,伴随他们一生很难改变的强大力量。

肖乐天为什么喝醉?最根本的原因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华族令的推出居然如此的顺利。

在之前的推演中,四天王包括肖乐天自己都对华族令的推出而惴惴不安,尤其是废除皇帝和君权天授的思想,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冲击力无疑是天崩地裂的。

再有一个就是取缔士农工商的分类,这一点注定会被全天下的儒生们所反对,这打破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朝代,而是中国数千年的文人治国理念啊!

最后需要担忧的就是异族如华族这一条,扶桑、朝鲜、南洋等地的民族申请入华族或许面对的非议还要小一些,可是黑人呢?欧洲人呢?包括一些其他地区中国所不熟悉的其他宗教徒呢?

这些人加入华族肯定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莫说中国人没有种族歧视,其实自古以来以华夏正朔自居的中国人,才是种族歧视的老祖宗。

蛮夷、夷狄、生番、鞑虏、胡虏……一个个创意十足的歧视字眼,带着的就是中原王朝发自骨髓的傲慢。

预想的阻力非常大,但是肖乐天也别无退路了,因为他很清楚致远号的出现,远东义勇军的成立,这就相当于肖乐天向全世界宣誓,我要加入列强俱乐部了。

今天跟欧洲仲裁者俄罗斯狠狠的干一场,明天跟法兰西第二帝国玩命的掐一架,这就是象列强们证明,我肖乐天也有资格带着华族人加入到列强俱乐部里面去。

后面的战争冲突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攘外必须安内,如果前方拼命的打仗,后方出来一群如杨智一样的叛徒,那岂不是自绝死路?

yuwang如水,堵不如疏!肖乐天必须要正视手下文武百官心中的yuwang,立功并得到奖赏,牺牲奋斗最后得到等级特权,这才是大部分人跟肖乐天卖命的原动力。

爱国思想毕竟就是一碗鸡汤,开始喝很解馋但是不顶饱啊!到了分鸡肉吃的时候了,就算鸡肉暂时吃不到嘴里,也必须告诉人们分鸡肉的公平规则,让人们知道规则并愿意去执行,这才是整个华族凝聚力量的关键。

打破一批旧贵族,扶持一批新贵族,而这些新贵族上位的规则就是华族法典!

肖乐天还有王怀远等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次华族法典无论反对声音有多么高,都必须要强行通过。

军队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反对声音过大,如果真的有人敢跳出来作乱,新军则立刻进行镇压,并宣布琉球进入军事管制状态。

哪怕成立军政府也要让华族法典被万民接受!

爱新觉罗载淳的反应早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但是他的势力在大清暂时无法影响琉球的决策,最值得担心的就是尚泰王了。

这位年轻的王毕竟是琉球正朔,而且没有什么恶名传出,百姓还是很信服他的。如果尚泰王不同意这次改革,那么就算军队强行压制着通过了,未来也会有很大的隐患。

万万没有想到尚泰王居然如此开明,他居然一眼就看明白了华族法典对他的有利之处,看来这位王真的是顿悟了,他已经吃透了欧洲君主立宪制的核心精髓。

正是因为有尚泰王的表率作用,这次华族法典推广的才如此顺利,捎带把琉球本来就不多的儒臣也给压制住了。

肖乐天没想到开局如此顺利,心情极度放松的情况下他居然多贪了几杯酒,也就是因为这几杯酒让他说出了那句差点把罗火吓死的话。

书房内就他们三个,罗火和王怀远守着熟睡的肖乐天表情古怪,两人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肖乐天刚刚的那句酒话。

真的要杀几名皇帝,一批王公贵胄吗?这是真心话还是酒话?难道丞相一直都是把载淳当猪养的?

难道丞相就是想精心雕刻出一件绝美的艺术品,然后在整个大清万民面前砸碎?这可太变态了……

王怀远咕咚咽了一口唾沫“你……你别乱想啊!丞相那就是醉话!”

“可是丞相越是说醉话,这醉话不就越有可能变成现实吗?要不你搞那个小组有什么用?丞相的谶语可不是只说过一次啊!”

“我……我是说,丞相怎么可能害载淳呢?丞相要对付的应该是四九城里那些敌对的王公贵胄……丞相就是一个比喻啊!”

“我说你怎么了?罗火你好好当你的猛将不就行了,操心这个干什么?我们都是丞相手中的一把刀,让你砍谁就砍谁去,废话真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