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 崭新的一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老板的一番话让大街上的人都动容了,很多财富级别和他差不多的巨商,现在一个个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行善积德有好报这思想天下人都知道,但是知道归知道又有多少人会去做呢?或者说真的做的无怨无悔呢?

王掌柜他们之前也不是没做过善事,也不是没有资助过军资,救助过百姓,他们只不过是做的没有米老板那么彻底罢了。

米老板真的是有善缘啊!当年肖乐天初次来琉球带着十万华人起义的那一夜,米老板全家的命就是丞相给救的。

那时候日本的浪人已经追上了他们全家,老婆、女儿即将遭到侮辱,儿子小命差点就要丢掉,就在那时候肖乐天的残血旗突然出现在街头,一片明晃晃的长刀砍翻了那群恶鬼浪人。

米家的命是肖乐天救的,从那一刻开始米老板就下定决心要一辈子还丞相的救命之恩!

法国远征军打过来了,米老板开仓放粮,新军作战缺少军资了,他破家供应!米芾所做的一切其实行善积德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报恩。

而其他那些巨商,做善事的时候心态可就没有那么纯粹了。象王掌柜这类人,也确实布施出了不少的钱财,但是那个心量可就小多了。

一方面是想给自己积点德,而另一方面也是亚洲商人几千年的生存潜规则,花钱免灾尤其是免公门里的灾。

亚洲受到中原文化的影响实在是太深了,尤其这种抑商的思想更是严重,士农工商四民分野真不是一句玩笑话,商人虽然有钱但是在最高一层的士人眼中那就是一群肥羊。

在古代县令就已经是白里侯了,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这些古代俗语里面透露出的都是森森的血腥气,对于百姓尤其是有钱的商人来说都是相当恐怖的。

士农工商,其实官员阶层对下面农、工、商三民的欺压一直都存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最能感受到危机感的并不是赤贫农工,而是那些巨商。

道理很简单啊!商人多有钱啊,吃一口就能肥一年,而那些赤贫的农民和工匠,得吃多少才能比得上商人这一口啊?再说了,穷人数量多,偶尔还得需要靠他们来刷口碑呢。

所以在中国历代,地方官欺负商人从来都不算重罪,就算闹的凶了上面也都是申饬一下而已,相反的对于地方官虐小民,朝廷却非常看重。

甚至历史上有部分清官遇到打官司的,先看看原告被告谁家有钱,打官司永远都是穷的那一方胜诉。现在我们看着跟笑话一样,但是在古代这种行为确确实实有很多人在追捧夸赞。

商人在这种环境中生存,自然就练出了一身适应环境的好本领,尤其是巨商他们都懂得善财难舍是不可以的,花钱有时候就是免灾。

所以王掌柜还有一众商人们,也都主动的加入到各种义捐活动里面去,嘴上对丞相府的各种政策也都是万分崇敬,鼓掌欢迎。

但是对于老官僚油子们来说,这种虚情假意的花钱那是一眼就能看穿的。

但是看穿并不说穿,这是成熟官员的基本素质,肖乐天最后选择的还是用六爵十八等来打他们的耳光,而不是如大清官僚那样进行私下的报复。

今天,当王掌柜等人亲眼看见了丞相的气魄,亲眼看见了真心行善道的米老板、牛掌柜是多么的荣耀之后,他们真的是悔青了肠子。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早知道有这一手为什么总要被动的等人家去劝捐而不是主动发起呢?早知道有爵位在后面等着,他们照样也有破家筹粮饷的气魄。

直到此刻,他们才真正的明白天已经变了,真的是变了,过去的老经验已经完全没用,一个新的时代终于要来了。

有所顿悟的不仅仅是这些商人,更有无数异族人,在日本移民的聚集区内,有一个地方叫做半山坡,这里一直以来都是日本小商户们聚集的地方,后来经过大量日本移民的扩建,这里已经成为了琉球日本人最集中的商业街道。

在半山坡最繁华的大街有一条小胡同和主街道相连,和整洁的主街相比这里阴暗、狭窄,人们走在其中感觉非常的憋屈。

在胡同的深处有一间破败的小酒馆,一名只有一只手的老板和两名腿脚不太好的伙计在维持着,可能是因为他们太不苟言笑了,所以这酒馆生意一直不太好。

和主街上热闹的气氛相比胡同里则非常的清冷,只有偶尔孩子跑过的脚步声证明这条小路还和人间相连。

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多,东方天际露出了鱼肚白,可惜最早的一缕阳光被前面的商铺挡住了,小酒馆内只有朦朦胧胧的光亮,角落里依然点着蜡烛。

周围的邻居很意外的发现,往常客人很少的酒馆居然门口有两名陆战队员在站岗,彪悍的气质但是身材却稍显矮小,而且腰间还带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这已经说明了两人的身份。

他们就是陆战队中白刃突击队的核心成员,扶桑拔刀队!

“嘶……”邻居们倒吸一口冷气“有拔刀队员站岗啊?看样子里面有军官在喝酒……可是军官们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小破酒馆呢?他们不是应该去依山傍海的美食街去喝酒吗?哪里风景多漂亮啊!”

邻居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交头接耳的说道。

酒馆里还真的有贵客,在昏暗的烛光下,一名身穿将军服的武将正盘膝坐在榻榻米上,面前的矮几摆放着小酒馆内能拿出的最好酒菜。

单手的老板和那两个伙计,跪在将军面前一言不发。

将军手里捏着清酒壶,那只砍下百人头颅都不会颤抖的手,此刻却微微的颤动了起来,原本咬住酒盏的酒液平面,一下子被这震动给破坏,酒水顺着酒盏流了下来。

一杯不值几个钱的劣质清酒,却让那名将军一下子情绪崩溃,眼泪如泉涌一般滚落,紧接着就是狼嚎一样的哭声,震慑人心。

注:微信昵称:码字机心净 微信号:mzjxj666

微信群名称:码字机心净的书友群

QQ书友群:11625307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