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 意想不到的混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新年宴会,参加者基本上都已经熬了24个小时没有休息,可是华族法典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所有亲历者的精神高度兴奋,他们宁可用浓茶、咖啡、烈酒来刺激神经,也不愿意躺下休息。

每一个人都想多多的品尝这种喜悦的滋味。

可是这人一旦超过24小时不休息,连轴转的脑力劳动,就会让人的思维产生各种混乱,其实也不算是混乱那就是一种难以明说的奇妙感觉。

人在这种精神状态下,感性会占据主动而理性却渐渐退散,就好比酒喝多了之后的微酣一样,说出来的话往往是不经过思考的。

窗口的坂本龙马和野平太显然就已经进入这种如痴如醉的状态了,两人看了看兵太郎没说什么又把目光投向了军营,投向了那些兴奋的扶桑拔刀队武士。

坂本龙马抓起面前的酒杯深深的喝了一口长叹道“华族法典一出,亚洲恐怕再无其他民族出头之日了!我曾研究过西方民族主义精髓,这种以民族血脉为纽带的精神主题一旦形成,那恐怖的爆发力,不是过去那些政客们所能想象的……”

野平太点头道“是的,信奉民族主义的国家,民众的精神凝聚力,和社会资源的调拨能力都是中古架构国家所难以想象的……让民众在小家的概念上多了一个民族大家庭的概念,让人们知道自己的牺牲奉献是有意义的……”

“把万民对个人家庭的私心,提高到对本民族的私心上,这才是凝聚一个国家核心精神的本源力量……”

兵太郎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酒杯走过去,想要加入他俩的聊天,可是刚一迈步就被坂本龙马随口的一句话给惊呆了。

“日本已经没有希望了,丞相的华族令对日本底层民众的吸引力太大了,看看这些士兵吧,再看看那霸那些移民!他们现在都以进入华族为荣,恐怕用不了三天所有日本人都会上缴申请了……”

野平太也摇了摇头“是啊,华族令虽然要求所有申请者都必须会说中文,会写汉字……但是这难不倒我们日本人,本来日本字就源自于汉字,日本的民众接受汉语汉字根本就没有什么太高的门槛……”

“用不了一两年,日本那些无法出头的低层精英人才,恐怕都会投向华族的怀抱……还有朝鲜、南洋等地,恐怕都会出现一股申请的热潮!”

“日本再无未来!东亚的棋局上,晚一步就是天壤之别,先机没了,先机啊……”

无限惋惜的语气激怒了兵太郎,坂本龙马二人只听身后仓啷一声太刀出鞘,森冷的寒意直逼二人而去,扭头一看赤红双眼的兵太郎手持太刀破口大骂。

“八嘎!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混蛋!胆敢背叛丞相吗?不要忘记你们的身份,你们现在也是华族,也是丞相封的爵位……”

这时候兵太郎也是经过24小时的高强度脑力运动,再加上半山坡所遇到的一点刺激,让他非常冲动易怒,不经大脑思考刀子就已经砍了过去。

“八嘎!兵太郎你疯了吗?”野平太剑客出身一身武技早就成了下意识的举动,身形一闪未出鞘的太刀就架住了兵太郎的刀刃,右脚向前一冲别住了兵太的下盘,一个轻巧的擒拿手就把他掀翻在地。

坂本龙马也愣住了“兵太……你要干什么?”

从地上翻滚而起的兵太郎又一次持刀向前冲了过去“你们两个胆敢背叛丞相!你们就是杨智第二……你们敢背后攻击干爹!受死吧!”

这时候野平太和坂本龙马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所说的话让兵太郎产生了歧义,两人赶紧解释“不!兵太你不要想错了,我们没有背叛丞相的意思……我们只是单纯的发感慨,感慨我们的故乡错过了这次三千年未有的大变革而已!”

“我们绝对不是背叛丞相,你冷静一点……”

人一旦气势弱了,那么手上的功夫也就会变弱,野平太其实就是兵太郎的剑道启蒙师傅,还是这小子的姐夫,按说不应该被他压住气势。

但是当野平太回想到刚刚自己和龙马君的对话之后,他后背也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些话确实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坂本龙马也是江户著名剑道馆的学生,剑术远超兵太郎,可是他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瞬间气势被夺,在交手中瞬间落了下风。

乒乓叮当!整个指挥部里一片大乱,兵太郎如发疯的一场旋风一样向那二位爵爷冲去,太刀舞动生风,屋子里杀气腾腾。

打斗声惊动了外面的士兵,冲进门的警卫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们没想到三位最先封爵的日本贵族居然在此刻内讧了起来。

发呆只有三秒钟,紧接着日本武士天生的主公情节就出现了,三人的警卫员二话不说抽出刀子就去护主,根本就没人分析是非对错。

这下可乱套了,三个人的械斗顿时变成了十五人的大混战,这群日本武士骨子里的臭毛病又犯了。

武士道讲究的是绝对忠君,忠诚于主公但没有国家和民族意识,虽然肖乐天一直在军中给他们洗脑,这情况在拔刀队员身上已经不太明显了,但是有的习惯是根深蒂固的,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抹杀掉。

警卫员们一看自家将军要吃亏,顿时忘记了平日里的战友情,更忘记了丞相这几年的谆谆教诲,下意识的就拔刀互砍,还没五分钟呢就重伤了两人,轻伤无数。

这下整个军营都乱套了,吃饭的士兵一看三名长官居然乱起来了,一愣之间居然炸营了!这可真是让人无法想象的离奇事件,华族法典刚刚颁布还没有半天,扶桑军团居然炸营了。

坂本龙马无所谓,他工作主要是负责扶桑的情报和部分文政工作,在军营里只有二十多名警卫员跟随着他,这点力量想闹出乱子也闹不大。

但是野平太和兵太郎不一样,他俩是拔刀队的核心元老,基本上平分了拔刀队的所有势力,眼下军营休息的士兵足有五百多人,很快这群人就分出了阵营,嗷嗷的冲上去企图保护自己的将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