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 军阀是一种文化/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拔刀营今天的这场营啸,说到底反应的就是扶桑武士心中只有主公而没有民族国家的老问题。

在长时间的战斗生活中,野平太、兵太郎两人已经慢慢的带出了一批用习惯的士兵,而且也和这群士兵建立起了情谊,这一点非常关键。

当然这种情谊或者说恩义,在肖乐天面前肯定是脆弱的,因为肖乐天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神话了,他说的话没有任何人敢反驳,就算肖乐天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但是问题来了,肖乐天可以压住他们,别的继承人能压制住吗?如果肖乐天去世了或者说下台了,那么后续者还能压制的住这些士兵?这些士兵是会忠诚于野平太、兵太郎呢?还是那个不熟悉的继承者呢?

军阀文化的根本就在这里,士卒和军官之间的这种恩怨纠葛,就是军阀文化的土壤,小团体集合在一起,向大团体争取更多的利益,是军阀文化盛行的主因。

对于外人来看,这不过就是一场普通的军营打架斗殴,根本就没必要上心,但是在肖乐天、萧何信这些精通历史,精通政治,精通人心的政客眼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也许就是四五十年后,腥风血雨的内战,刀光剑影的宫斗罢了。

肖乐天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选择了和赵匡胤一样的处理手段,一只手死死的压住这些打架的武士,惩罚一定要让他们痛彻心扉。

另一只手把野平太他们架起来,高高的架起来继续享受贵族的特殊待遇去,享福越大越好。

只要制造出这种心理落差出来,军阀思想的萌芽就能在最初的时候被掐死!

肖乐天不顾那三人的苦苦哀求,策马扬长而去“好好的活着,如果你们敢刨腹或者自残,那我就认定这是整个扶桑武士阶层对我的不忠和抗议……我会立刻解散你们的军队,从今往后再也不会给你们任何的机会!”

“想当千古罪人,你们就接着刷小聪明吧!”

萧何信无奈的叹息摇头,他知道肖乐天的处理是对的,虽然残酷但是别无选择。如果今天野平太他们刨腹几个,用自己的生命带走了这场罪过,那么就会给这些扶桑武士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榜样。

以后就会有更多,更加疯狂,更加悍不畏死的武士,用死亡来威胁高层。

比如说肖乐天不想进攻北京城,那么这些武士就会脑子一热的自己动手,几百人杀入京师,然后制造几起耸人听闻的血腥屠杀,从而逼迫政府不得不进入战争状态。

成功了,这些武士自然有功劳分到手上,失败了也不必怕,大不了剖腹谢罪,用自己的命来平复敌人的愤怒,反正他们自己也不会在乎这条烂命的。

嗯!萧何信狠狠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没错的,他们一定能干的出来,这群疯子也许会偷偷进攻盛京,秘密攻打四九城,甚至还会发了疯一样的血腥屠杀……”

“他们所做的一切,目的只有一个……绑架所有人,绑架所有人都跟着他们的道路向前走!让任何人都别无选择……”

肖乐天没有理会后面野平太等人的绝望吼声,他任由项英牵着战马在道路上悠闲的散步,并不时对身边的萧何信传达一些指令。

“致远号三天内必须完成表面的修缮工作,随后在琉球群岛进行一次巡航为期三天……随后就要进行大规模的修缮……”

“多和普鲁士工程师凯文沟通一下,咱们的干船坞不是已经建成了吗?把致远号拖上去,船底要刮一刮,不然那些贝壳牡蛎之类的会影响船速的,致远号其实最大的优势就是航速……”

“我让你们去滦州还有山西探矿的人都有结果了吗?必须要找到高精度的无烟煤,我就一个标准,煤块用火柴就能点燃……找不到就别回来见我!”

“致远号还剩多少弹药?咱们的兵工厂现在能生产几种型号的?抓紧的吧,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最新情报显示俄国远征舰队已经进入印度洋,都快到斯里兰卡了……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说到这里,萧何信无比忧虑的说道“能行么?我承认致远号确实性能卓著,但是毕竟只有一艘啊?就算对方都是一群蚂蚁,太多了也能咬死大象的!”

“这个问题,我觉得项英最有发言权,不是么?”肖乐天冲着牵马坠蹬的项英点了点头。

项英一愣“我?可是我现在手头上并没有俄国舰队的具体情报啊……”就在萧何信准备对项英介绍情况的时候,肖乐天突然抬手阻止住了他。

“萧何信你不要告诉他!没有情报就不能打仗了?你小子炮轰达喀尔的时候,有没有详细情报?伊基克大海战的时候,你手上有多少情报?”

“明明是一个胆大包天的货,结果在我面前还要装小绵羊吗?战局瞬息万变,实战中哪有那么多推敲的机会,很多时候考验的就是指挥官的一点天赋……”

项英眼睛亮了起来,他放慢脚步缓缓的走着“我觉得,如果把海军的指挥权彻底交给我……我有八成的把握取海战的胜利!但是这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让致远号无损失的情况下,取得这场胜利!”

“哦?你的野心不小啊!”萧何信也来兴趣了。

项英脸色异常的严肃“不是我的野心大,而是事态逼着我必须要野心大!如您所说,致远号只有一艘,其他的海军战舰都是最老旧即将淘汰的型号,如果我们是惨胜俄国海军,那么之后致远号必定会进行一次大修!”

“到那时候,琉球就会出现一段时间……我想大概是半年左右的海洋防御真空期,在这段时期内,我们将没有任何海军战舰对本岛提供掩护,我害怕英国人和法国人趁机而上啊!”

“有道理,你能站在战略角度考虑问题,我很欣慰……那么计将安出呢?”肖乐天追问道。

项英眨了眨眼“俄国老毛子,贪婪而且残暴,如果我们给他们设下一个大大的陷阱,在里面放入最甜美的馅饼,您说他们会不会去吃呢?”

“致远号上,我可带回来1500公斤的黄金啊!而且还有大量的钻石和象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